神通不朽
小說推薦神通不朽
北冥深渊是北海的别名,因为洪荒四海之中,就属北海最深,北海的汪洋几有深不见底的架势,很少有人到达过北海海底。
也就鲲鹏老祖这等大能,有能力在北冥深渊的海底建立自己的老巢。
復仇寶寶:惹了娘親你死定了!
天劍絕刀 臥龍生
外人想要前往北海海底,首先就要承受北海那彻骨冰寒的海水,还要承受深不见底的海水镇压,在深深的北冥深渊底部,鲲鹏老祖经营了无数年,就连洪荒龙族在北海都得靠边站。
北海的龙族可以说是最惨的龙族,他们根本无法撼动鲲鹏老祖的地位,甚至北海海面上那无数仙岛,都处在鲲鹏老祖的统御之下。
这么多年下来,整个北海都被鲲鹏老祖经营的铁桶一样,成为他说一不二的大本营。
而且据张乾所知,鲲鹏老祖的老巢不只是在北海海底这么简单,他的老巢所在的位置,是北海的中心,那里是整个北海最深处,也是最寒冷的地方,有一个别名,唤作彻骨海。
而彻骨海仿佛汇聚了整个北冥深渊的所有寒意,是北海的寒意源头,那里的寒意比北冥冰原更甚,简直不是生灵可以生存的地方,乃是真正的绝地。
可鲲鹏老祖却在那里过的好好的,逍遥自在,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北方蛮荒跟北冥冰原交界处的黑色门户连接北方蛮荒跟北冥深渊,让无数妖族直接跨过险恶无比的北冥冰原,直接抵达北海。
想来鲲鹏老祖会将这无数妖族安置在北海海面上的无数仙岛之上,照这么下去,偌大的北海会成为妖族的地盘,外人根本无法插手。
张乾并没有阻止的想法,鲲鹏老祖既然此时此刻站出来接收北方莽荒的无数妖族,那就是在言明他的野望。
有强夷在,他根本不用过多插手,就能让鲲鹏老祖凝聚起来的洪荒妖族,跟巫族不死不休。
到时候巫妖大战必然会发生,由不得鲲鹏老祖退缩。
四大名捕震關東:亡命 溫瑞安
身在太吾山的张乾安排好一切之后ꓹ 转身就悄无声息的飞出太吾山,向北方莽荒深处飞去。
他要找一个合适的地点ꓹ 打开世界之门,将南极仙境中的万亿凶兽接引过来,让凶兽一族重返洪荒。
北方蛮荒到处都是林立的险峻山峰ꓹ 密布着原始无比的丛林,能在这里活下来的生灵都身负惊人的本事ꓹ 等闲的生灵在这里活不过三天。
飞出太吾山地界之后,张乾一路向北ꓹ 不断的向下俯瞰ꓹ 这一找就过去了半个多月。
没办法,北方莽荒实在太过广袤,这一天,他飞过一座万丈高下的神山,一眼望去登时停下了身形,就见这座万丈神山背后,赫然是一座千万里方圆的巨型盆地。
这座盆地浑圆无比ꓹ 好似是人为切割出来,盆地四周的悬崖光滑如镜ꓹ 直上直下ꓹ 在盆地之中ꓹ 弥漫着一层幽绿色的云海。
一般的云雾都是白色ꓹ 这盆地中的云海却是幽绿之色,也是诡异。
末世武神 資產暴增
劍陣
“这座盆地倒是不错ꓹ 完全可以将世界之门建立在盆地底部ꓹ 既能隐匿行迹ꓹ 这片地势也能让凶兽一族保护世界之门,就是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危险ꓹ 但愿不是一座绝地。”
这半个多月,他很是找到了不少险地绝地,那些险地绝地完全不适合生灵生存,凶险无比,他害怕这座盆地又是一座绝地。
落下身形,张乾出现在盆地边缘,低头一看,脚下的悬崖深不见底,而且还被幽绿的云海遮挡,根本看不到盆地底部的景象。
嗡!
强横的神念一扫,他露出一抹惊讶之色,因为他的神念居然被那层幽绿色的云海挡住,无法前进。
这层云海极为绵密,而且很是沉重,神念冲入其中,宛如陷入泥潭,动弹不得。
“不对!”
他突然低呼一声,忙不迭的收回自己的神念,却发现自己探出去的神念已经消失了大半。
那云海居然是活物,根本不是单纯的云雾凝聚,乃是亿万万渺小至极的虫子汇聚而成,这些细小的虫子居然可以吞噬他的神念之力!
“这是什么东西?”
张乾心生好奇,不等他仔细观察,盆地中本来平静无波的云海骤然翻腾起来。
嘶嘶嘶……!
密集无比的嘶嘶声响起,幽绿的蕴含冲起一道龙卷,向他扑来。
这道龙卷之中,全是一个个小小无比的幽绿色小虫。
每一个小虫都肉眼难见,它们能够聚集成一片云海,可以想象,这片云海中到底有多少虫子,根本无法计量。
“哼!”
冷哼一声,他念头一动,扬手就是汹涌的大日真火升腾,向无数虫子组成的龙卷烧去。
大日真火灼热无比,将虚空都烧灼的隐隐扭曲,然而化作火海将那龙卷淹没之中,张乾惊奇的发现,龙卷中的无数虫子居然毫发无损,根本不受大日真火影响。
“这怎么可能!”
这一下,张乾彻底惊讶了,他本来以为如此细小的虫子,遇到大日真火顷刻间就会被烧成灰烬,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的,那些细小的虫子在完全不受大日真火影响,继续组成龙卷向他扑来。
嗡!
玄元净水瓶浮现,无数种先后天神水凝聚,化遮天瀑布,向龙卷冲刷过去,既然真火不行,那就动用神水之力。
水火无情,可不是说说的,可惜让张乾没想到的是,这些虫子居然依旧不受影响!
完全不惧水火!
如此神奇的虫子,让他兴趣大起,不等龙卷到来,鸿蒙万化鼎浮现。
宝鼎横空,发出恐怖的吸力,登时摄住那无数虫子组成的龙卷,然后将其吞吸到宝鼎内部死死镇压起来。
然而他这个举动,好似捅了马蜂窝一样,盆地云海中更多的虫子全部被惊动,整个云海升腾而起,向他笼罩过来。
報告總統,我們不約不約 翠縷衣
“到底没有灵智,只是一些本能作祟。”
太虛化龍篇
沙漏裏的愛人 張小嫻
张乾暗暗摇头,动了动念头,鸿蒙万化鼎骤然化作万丈之巨,横亘在盆地上空,鼎口倾斜,发出恐怖的吸力,更有骇人的镇压大力播洒而出,将整个云海镇压。
继而无数虫子化作洪流,被鸿蒙万化鼎吞吸而去。
眨眼间无数虫子组成的云海就去了一半,也让张乾模模糊糊得可以看到盆地底部的景象。
轰隆隆……!
就在这时,盘底底部突然传来一声轰鸣,这轰鸣声让盆地底部的大地颤抖,好似有什么绝世凶物即将出世!
嘶嘶嘶……!
那些被鸿蒙万化鼎吞吸的虫子,骤然发出亢奋的嘶鸣,仿佛在迎接即将出世的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