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徐姨,吴叔,你们先坐……我去给你们倒杯水过来……”
“……不用麻烦了,要喝水我们自己倒就行了。”
“……没事儿,徐姨,你们坐……小善,过来照看着下你奶奶。”
院子里,几个老人佝着腰,笑着同那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打着招呼,说了几声过后,
中年男人再笑着,推着轮椅,领着路走到廉歌这侧的圆桌旁,招呼着几个老人坐了下来,再对着旁边不远坐着的那男孩招呼了声,
“……看着下你奶奶,陪着你徐奶奶他们说会儿话。”
賽爾號之時空旅行 殘瑩雪傲
那男孩见中年男人转过头喊他,直直盯着那侧的目光收回,头缓缓再低了下来。
埋着头,男孩起身挪着脚缓缓走到了中年男人身侧,中年男人揉了揉男孩的肩膀,脸上笑着再对着男孩说了句。
男孩依旧埋着头,只是在旁边站着,沉默着。
中年男人脸上笑着,转过了身,再朝着堂屋里走了回去。
……
“……小善,今天怎么这么无精打采,怎么,对你徐奶奶有意见啊,平日里看到我,可是一口一个徐奶奶的叫着呢。”
几个老人各自坐下,其中那徐姨转过头,再看向在轮椅旁边站着的,埋着头的男孩,笑呵呵着说了声,
“……真生病了啊,吃药了没?”
那徐姨再关切着,出声对着男孩问了句。
男孩缓缓抬起头ꓹ 看了看这徐姨,再转过头ꓹ 望了望旁边轮椅上瘫坐的老太太,
这时候,那老太太有些浑浊的眼底ꓹ 目光缓缓转动着,转到了那男孩身上ꓹ 一如之前,愣愣着望着ꓹ 只是嘴唇愈加颤抖着厉害ꓹ 搭在轮椅上的手不断颤抖着。
“……没事儿,小善就是有些感冒。”
这时候,那中年男人再从屋里走了出来,拿着些一次性纸杯,一袋茶,提着个水壶,似乎听到那徐姨的话ꓹ 笑呵呵应了声,
那男孩听到声音ꓹ 缓缓再低下头ꓹ 那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ꓹ 还愣愣着望着自己孙子。
重生之修真科技 秦塒月
“……妈ꓹ 你是关心小善吧,你放心吧ꓹ 他没事儿。”
将手里些东西放到了桌上ꓹ 那中年男人再转过头ꓹ 对着那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笑呵呵着出声说了句。
那老太太似乎是听懂了,望着那男孩的目光缓缓挪了开ꓹ 手上,嘴唇上的颤抖也轻微了些,只是如之前一样,愣愣着,望着身前。
“……着凉了吧?这几天天时凉了,可得再穿厚点才成。”
徐姨转过头,望着男孩,出声关心了句。
極品校花的貼身保鏢 金曦夕
男孩沉默着,还是在旁边站着,埋着头。
“……徐姨,吴叔,来,喝茶……”
男人往着一个个纸杯里放了些茶叶,倒上了水,脸上笑着,再招呼了声。
“……好,好……你去忙你的吧,不用招呼我们。”
都市逍遙狂仙 創極速光輪
“……那行,那徐姨,吴叔,有什么事情你们就叫一声啊……小善,照看下你奶奶啊。”
几个老人笑呵呵着应了声,中年男人再说了句,便笑着,转过身,再往旁边走开。
一吻成癮:總裁大人,矜持點! 墨子悠
……
“……小善,要是身体不舒服,就到旁边坐着吧,回屋休息都行,不用站在那儿,你奶奶我们帮你照看着呢。”
中年男人走开,那男孩依旧沉默着,埋着头站在原地,先前那徐姨转过头,对着男孩笑呵呵着出声说了句。
男孩抬起头,看了看这徐姨,再转过头,望了望瘫坐在轮椅上,愣愣着望着身前的老太太,男孩沉默着,转过身,重新回到了先前的位置坐了下来。
……
看了眼那在院子边忙活着的中年男人,在旁边再埋头坐下来,不时抬起头望望那老太太的男孩,
廉歌转过目光,再看了眼旁边几个老人和那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也没出声说什么,
只是静静听着,几个老人的话语声。
……
“……这程老婆子也是个没福气的哪……”
几人中的那徐姨,看了看那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转过视线,叹了口气出声说了句,
“……这儿子是孝顺,给她这么花钱做寿。不过她现在这副某样,痴痴呆呆的,活着都是遭罪,都不知道心里边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听着这话,旁边几个老人都摇了摇头,有些沉默。
“……她大儿子有心,她心里边肯定还是能知道的。”
沉默了下,旁边个老太太那柳姨回头望了望那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出声说了句,
“……不过,她现在这副模样其实还好,总比前些年的时候好。那疯疯癫癫的,那才是折腾人,不光自己遭罪,还折腾别人……要不是她大儿子心善……你换成别家,谁还管你程老婆子啊。”
“……这位老太太疯过?”
旁侧,听着耳边几个老人的话语声,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那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再看向几个老人,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何止是疯过啊,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疯疯癫癫的……”
几个老人闻声转过头,其中个老人出声应了句,再看向了廉歌,
“……小伙子,你不经常来我们这边吧?”
看着廉歌,老人出声问了句。
廉歌点了点头,
千與千尋
“……那难怪你不知道了。这我们村子里的都知道,这程老婆子一直都是疯疯癫癫,估摸着从十几二十几年前,这常家大儿子都还年轻那会儿就开始了……也就这几年了,这老太婆岁数大了,这样病那样病积攒到一块,瘫了不能不动了,痴呆了,才好些……不过,也就成现在这副模样了。”
说着话,那老人叹了口气,看了看旁边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摇了摇头。
那老太太似乎浑然不觉周围人的话语声,只是依旧愣愣着,望着身前。
“……前些年,疯得厉害的时候……小善他妈,都是被这老太婆给气走的。”
老人说着话,抬起头,望了望旁边那埋着头坐着的男孩,身子往前佝了些,声音低了些,
“……那会儿,小善这孩子,都才一两岁大……这常家大儿子,真得是又当爹,又当妈,还得照看这疯疯癫癫的老太婆,那才真是遭罪。
要不怎么说这孝德心善……不然这换了哪家,你程老太婆这模样,谁受得了啊,谁管你啊,还不得恨不得你死在外边。还照顾你程老太婆吃,照顾你程老太婆喝,你发起疯来,还把我媳妇儿给气走了,说不定连着我都打一顿,臭骂一顿……
……就是苦了这常家大儿子,又是照顾自己孩子,又是伺候这老太婆,估摸着没少遭罪,受累……这么多年啊,也没给谁抱怨啊,我们一个村子里都看着眼底边。”
老人说着,摇了摇头,没再接着说下去。
“……其实,说起来也是这程老太婆也是可怜……”
旁边,那徐姨看了看那老太太,出声接过了话,再说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