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不少来自非魔法界的学生在刚接触到魔药时或许会问,在魔法药剂的配方和制作方式正确无误的情况下,一个没有魔法才能的麻瓜是否可以成功地制造出一剂魔法药剂。
答案是:绝无可能。
因为真正有效的魔法药剂在炼制过程之中,一定会用到魔杖(或者别的魔法媒介)施展魔法来配合的。
仅仅把死苍蝇、生姜和水仙根粉末之类的魔法材料放在炉火上的坩埚熬煮,无论搅拌的次数对不对,加热时间的长短是否正确,在没有魔法的辅助之下,最终也只能得到满屋子的恶臭,或者一锅有毒的汤汁。
調教壞壞老公 落月兒
有些魔法药剂的效果能够与成功施展魔咒后的效果相差无几。
当然,还有一小部分魔法药剂的效果非常独特,这些魔法药剂的效果除了药剂可以达到之外,无论用其他的何种方式都无法进行复制。
譬如说福灵剂、永恒药剂、长生不老药就都属于这一类——虽然在绝大部分情况下,他们也不那么容易接触到。
总而言之,在魔法界的普遍观念中,魔药学实际上是一种等同于魔咒的代替品。
巫师们会在魔药和魔咒中选择他们觉得最简单或者最有效的方法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由于魔药学掌握着许多极端危险的物质,有着相当程度的神秘色彩,因此但凡是魔药学领域有些名气的大师,在魔法世界中大多十分有地位。
并不是所有巫师都能熟练地运用魔咒去解决问题,而在这种情况下,魔药的存在就变得格外重要了。
只不过,对于极少部分魔力强大的巫师而言,魔药的存在相对就有些鸡肋了。
或许在寻常巫师眼中,斯拉格霍恩是个让人尊敬的魔药大师。
可是在不少屹立于魔法界顶端的巫师,譬如说诸如魔法部长、副部长、司长,以及那些有名望的魔法界老牌贵族们眼里,他不过就是一个在霍格沃茨教魔药课的普通教授而已。
哪怕同是研究物质构成的巫师,魔药大师的地位也明显要远低于炼金术师。
这也是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后来逐渐把心思从魔药课程上移开,开始在霍格沃茨里交结小巫师们,组建“鼻涕虫俱乐部”的原因。
魔药学在社会地位方面的提升是有极限的,与其耗费时间去研究什么未知的新魔药,还不如多交好几名有潜力的学生。
事实证明,但凡是被他看重的巫师,在从学校毕业后无一不成就了一番大事业。
不管怎么说,哪怕后来与他断开了联系的汤姆·里德尔,最后也没有辜负斯拉格霍恩此前对于这位学生的喜爱,震撼了整个魔法界——尽管有些可怕,但依然算是大事。
“像,真是太像了……”
斯拉格霍恩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艾琳娜,在心里轻声感叹着。
相比起几十年前的汤姆,这位二年级学生所展现出来的得体、智慧更加让人喜欢。
倘若说当年的里德尔不过是折服了一个斯莱特林学院,那么这位艾琳娜·卡斯兰娜小姐则差不多迷倒了整个霍格沃茨,他早就隐约听说过不少关于她的故事。
洛杉磯的女人們 歐文·華萊士
唯一有些不同的是ꓹ 不同于当年孑然一身,孤儿院出身的汤姆·里德尔。
如果斯拉格霍恩猜测的没错ꓹ 从邓布利多的暗示,以及现有的一些信息来推断,这位卡斯兰娜小姐有着让人羡慕到极点的显赫身世……
作为魔法石的继承者ꓹ 帕拉塞尔苏斯在魔法界的后裔,无论从什么角度来想ꓹ 她都没有理由会走歪到那条可怕的魔王道路上。
更重要的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相信这个孩子。
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ꓹ 斯拉格霍恩早已不再质疑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判断ꓹ 既然邓布利多没有对他发出警示,那就说明一切依然在这位霍格沃茨校长的掌控下。
甚至于……
神級攝影師
斯拉格霍恩瞥了一眼那枚别在艾琳娜胸口的古怪“级长徽记”。
四个学院的底色交织在一起,在正中间点缀着一个银色的字母A——这是霍格沃茨学院长的标志。
今天早上的时候,邓布利多特意向他解释过一次这个新职位。
介于级长和学生会主席之间,可以在四个学院之间自由通行,主要职责是协调、平息各个学院之间的纷争,协助正式教授们开展课程ꓹ 作为霍格沃茨的学生代表……或许在权利方面甚至还不如一名正常的级长,但是其背后的象征意义甚至超过了男女学生会主席。
阿不思ꓹ 你开始在寻找接班人了吗?
左邊的愛Ⅱ
斯拉格霍恩有些好奇地看了眼那位个子小小的ꓹ 可能还没有讲台高的银发小女巫。
相比起已经开始发育的同龄人而言ꓹ 艾琳娜实在是太稚嫩了一些ꓹ 哪怕脚下踩着厚厚的松糕鞋,女孩看起来也宛若一个精致的人偶少女般ꓹ 就仿佛是从童话里走出的小仙女。
只不过ꓹ 在霍格沃茨之中ꓹ 外形从来不是决定一名巫师优秀与否的因素。
“那么现在,安静ꓹ 谢谢——”
艾琳娜站起身走上讲台,不紧不慢地环视着教室里的同学们,轻声说道。
女孩的声音并不大,在有些嘈杂的教室之中,倘若不认真听可能很容易就会漏掉,但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教室里面绝大部分小巫师瞬间停下了交谈,抬起头看向艾琳娜。
经过了一年多的相处,霍格沃茨这批与艾琳娜同级的学生,差不多已经成了她的形状。
斯拉格霍恩眉毛轻轻挑动了一下。
这种程度的课堂掌控力,哪怕是一些年轻点的教授可能都做不到。
看样子,还是他有些低估了这位“魔药课助教”在学校里面的影响力,如果真是单纯的应急救助的魔药课治疗师,学生们并不会表现得这样的听话乖巧。
“肿胀药剂会用到的魔药材料,总共分为三种,河豚眼睛、荨麻、蝙蝠肝脏。”
艾琳娜说道,“根据《魔法药剂与药水》以及常见的初级魔药书籍,在完整的配制过程中并不会涉及到物质的变化、合成,主要是以研磨压碎、加温、搅拌等方式——当然,魔法的配合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让这份药剂拥有魔力、祛除毒性的重要步骤。”
她一边说着,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斯拉格霍恩。
“在霍格沃茨之中,魔药学习的目的从来不是简单的技术、流程学习……”
艾琳娜声音微微提高了几分,看着下方的学生们,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
“事实上,河豚眼睛、荨麻、蝙蝠肝脏,它们在未经处理时极大概率是有毒的,我们在配制肿胀药剂的过程中,就是在学习魔法移除毒性的案例,是这样的吗?教授。”
“非常正确的描述,卡斯兰娜小姐。”
老巫师颇为赞许地点了点头,微胖的脸颊上流露着满意的神色,微笑着做了个手势,示意艾琳娜继续讲下去,眼神之中也愈发地和蔼和好奇。
升官 閑聊
不论一件事还是一个行业,只要真正知道内涵的人,会在最短时间内辨别真伪好恶。
作为在霍格沃茨教了几十年魔药课的教授,仅凭这段开场白,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就能觉察到女孩的与众不同,以及女孩在魔药学领域、教育领域敏锐的角度。
正如同艾琳娜口中所推断的那样,霍格沃茨之所以会将肿胀药剂安排在二年级学生们的头几节课堂上,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这种药剂在魔药性质转化上的独特——倘若仅仅只是为了让学生掌握几种魔药的配方,完全有更多实用性更强的药剂可供选择和学习。
在斯拉格霍恩看来,看到这一点的可贵之处,已经胜于女孩自身还未展现的魔药潜力。
魔药学从来不缺乏有天赋、有创造力的巫师。
但是那些巫师大部分性格都有些乖戾、孤僻、冰冷,天资卓越同时也难以交流,奇妙的魔药灵感在肆意喷薄的时候,很少会循规蹈矩地遵循基础的逻辑。
另一方面,这也是魔法社会对于魔药学专家的普遍印象——沉闷、傲慢、神秘。
譬如说西弗勒斯·斯内普、达摩克利斯就完全符合这一刻板印象。
只不过,这种性格显然并不完全适合在一所面向11-18岁孩子的学校里任教。
至少在霍格沃茨的课堂之上,在面对那些年龄较低的小巫师时,清晰、简洁、准确的表述与充满趣味性、活力的教学语言艺术,才是优先级最高的魔药教学能力。
高深晦涩精妙的魔药知识,在低学龄的教育阶段,反而没有那么的必不可少。
仅仅听了这一段话,斯拉格霍恩就能理解为什么她可以成为首位“学生助教”了。
虽然没有亲身体验过斯内普的课程,不过以斯拉格霍恩对于这位曾经的学生、如今的霍格沃茨魔药学科带头人的了解,两人在或许教学方式上会有区别,但惯有思维是一致的。
相比起讲课和梳理内容,斯内普显然也会更倾向于让小巫师们直接上手操作。
毕竟,无论是他亦或者是斯内普,其实都没有太多耐烦心去解释什么来龙去脉,这也是过去绝大部分魔药大师的通病,苍白的言语永远没有一次成功的魔药变色有力。
或许是性格使然,许多年以来,魔药学的教学过程更倾向于让学生们在实践里领悟。
当然,类似于一些极为基础的知识向解答,有人代劳自然也是再好不过的。
“荨麻茎叶上的蜇毛有毒,它与生物体的裸露表皮接触后会立刻引起刺激性皮炎,产生如同被蜂蜇般的疼痛,根据体质不同可能会导致严重红肿、瘙痒、乃至于溃烂——”
艾琳娜一边轻声解释着,目光有意无意地在教室右后方停顿了几秒。
原本还在用手指弯着荨麻茎叶玩耍的潘西·帕金森如同被什么东西蜇了了一下,飞快地把手中那个可怜的草环戒指丢掉,有些后怕地用魔杖把那堆荨麻草推到课桌边上。
艾琳娜笑着摇了摇头,视线移开,抽出魔杖在黑板上敲了一下。
下一刻,一株荨麻草的分解图迅速地浮现了出来。
荨麻从古希腊罗马时期以来就作为药用,是欧洲最风行的植物用药之一,同时也是霍格沃茨的学生们在低年级阶段,使用最为频繁的植物类魔药材料之一。
“……不过,比较幸运的是,我们在课堂上使用的是干荨麻。茎叶上的毒毛此前已经经过了一次简单的处理,哪怕真的出现了刺激性反应,充其量也就稍微有些发痒而已——因此当我们在对角巷药店中购买时,还需要注意买到的是否是已经处理过的荨麻。”
艾琳娜忽然顿了顿,有些无奈地皱了皱眉,停住了话头看向前方。
在她刚才坐着的座位边上,一条手臂笔直地举了起来,就像是要戳到天花板一样。
“唔……格兰杰同学,请问您有什么问题吗?”
“我有一个问题,卡斯兰娜小姐。我记得在《初级魔药大全》中提到过,提升肿胀药剂药效最有效的方式,并不是使用干荨麻,而是直接利用新鲜的荨麻进行配制……”
赫敏·格兰杰站起身,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本书,语气认真地说道。
“嗯?《初级魔药大全》?”艾琳娜微微一愣。
这是什么状况?
魔药课此前得参考列表上应该没有这个吧?
而且昨天晚上在床上和浴室的时候,她们也没有排练过这个环节啊?
不过,说起来……
这只小妮子现在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噢,我假期在对角巷的药店采购时,听那位赫奇帕奇毕业店长先生说的。”
还没等艾琳娜完全反应过来,只见赫敏微微一笑,用一种似曾相识语调甜甜地说道。
“不好意思,卡斯兰娜小姐,关于魔药学我不是很懂。只是正好看到了,你又说起了这件事,所以就随便问问。毕竟您是魔药课的助教,在这方面应该有不少了解……据说在巫师社会中,对外供应的常见魔药配方与学校之中其实有一些差别——”
————
————
不好耶~最后一次咕咕的机会被用掉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