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從和麪開始
小說推薦美食從和麪開始
浓汤变成清汤之后,味道却没有变化多少,依然保持哪种馥郁的程度。
徐拙把锅里那已经变色了的鸡肉茸全都捞出来之后,往锅里加了一小勺食盐,一小勺白糖以及一小勺白胡椒粉。
这类高端菜品,因为所有香味儿都在高汤里,所以调味的时候就非常简单。
食盐是给味道打底,白糖用来提鲜,而胡椒粉则是增加高汤的辣味,这样做出来的乌鱼蛋汤不仅喝起来更舒服。
而且白胡椒还有发汗驱寒等功效,特别适合初春乍暖还寒这个时节。
除了这三样之外,徐拙在厨房寻摸半天,没找到要用的酸黄瓜汁,不得已之下往锅里加了半勺白醋。
“这道菜里面加一点酸黄瓜汁,比加醋味道要好一些,就是酸黄瓜汁储存太麻烦,一开口就有腐败的危险。
就算密封着不开口,时间长了味道会更算,不容易掌握,所以我在家就没准备这些。”
倪长业的话打消了徐拙心中的疑虑,从这点就能看出,家庭烹饪和饭店烹饪的区别了。
在饭店里,追求的是效率和利润,只要能够增加利润和提升后厨效率,不管什么调料都会准备,酸黄瓜汁这类调味料自然也不会话下。
酸黄瓜汁就是黄瓜腌制后里面的汤汁,直接喝的话又酸又咸,甚至觉得发苦,很多人刚喝进嘴里就会吐出来。
但做菜的话,酸黄瓜汁却有很多妙用。
比如这道酸辣乌鱼蛋汤,假如放一些酸黄瓜汁的话,不仅酸味儿会被高汤中和得很淡,同时汤里面还会有淡淡的黄瓜味。
这让人喝起来,会增加一种清香的味道。
另外,酸黄瓜汁倒进锅里之后,因为锅里的汤水温度过高,结构极不稳定的酸黄瓜汁就会迅速挥发,剩下的酸味儿会非常温和。
而醋的结构因为相对来说更稳定一些,所以挥发效果并不好ꓹ 需要多煮一会儿,不然做出来的汤ꓹ 喝起来就有股醋的那种酸冲味儿,影响食客的整体感官。
B级技能的好处就是这样,不仅让人知道具体的做法ꓹ 甚至还能懂得一些横向的知识。
除了调料的对比之外,徐拙还知道酸黄瓜汁是一些运动员比较喜欢喝的饮品。
比如西方的一些足球比赛时候ꓹ 假如运动员出现腿抽筋的情况,酒会喝一口酸黄瓜汁ꓹ 这样能够有效降低腿抽筋的几率和抽筋的症状。
不过酸黄瓜汁那味道ꓹ 就连专业运动员也不一定能扛得住。
白醋倒进锅里之后,徐拙继续用勺子在锅里搅动着。
两分钟后,他把火关掉,然后把锅从灶上端起来,放在工作台上,用勺子把锅里的高汤盛入到盆里。
盆里那些控干水分原本有些干巴的乌鱼蛋片,顿时在水里开始上下浮动ꓹ 仿佛活过来了一般。
盛到八分满的时候,徐拙停了下来。
根本不用再做什么点缀ꓹ 这道菜的卖相就非常棒。
清冽的高汤散发着浓香ꓹ 一片片洁白的乌鱼蛋片在锅里上下沉浮。
赏心悦目之余ꓹ 那香味儿也勾人心魄。
“完美!太完美了!”
倪长业满脸都是激动ꓹ 这既有烹饪一道后继有人的欣慰,也有看到鲁菜中兴希望的那种兴奋。
同时ꓹ 还有种遇到对的人的那种雀跃。
他其实很早就决定要出山ꓹ 但寻摸来寻摸去ꓹ 也没找到合适的去处。
一直都有人邀请他出山,给的诚意也很足。
但那些人要么是用他国宴主厨的身份做文章搞噱头ꓹ 要么就是为了所谓的面子和排场,从没有人是为了厨艺,为了传承。
而今天,倪长业看到了希望,因为徐拙作为老板,本身的厨艺又这么高,这让倪长业觉得,接下来的工作应该会很有意思。
至少他之前在家没事琢磨的那些烹饪小技法什么的,有了切磋和传承的对象。
聯盟之從外援開始 HideZ
至尊狂妃:腹黑域主請接招 柒月狐妖
这挺好的。
看到徐拙做的乌鱼蛋汤,不光倪长业激动,贺国安也有些意外。
相对于倪长业来说,贺国安对徐拙多少有些知根知底了,他知道徐拙的手艺好,也知道徐拙的天赋高。
重生之佳妻來襲
但对徐拙能把乌鱼蛋汤做出来,甚至做这么完美,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因为这类中正平和的菜品,一般都是中年厨师甚至老年厨师的专利,却没想到,徐拙年纪轻轻就能做出来。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两人感慨过后,各自拿着一个小碗盛了一些,然后慢慢品尝。
越品尝,就越觉得徐拙在调味火候等方面的造诣高,因为这道酸辣乌鱼蛋汤,几乎没有可以指摘的地方。
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没用酸黄瓜汁调味了。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倪家厨房的调料都比较便宜一点,食盐是最普通的加碘盐,白胡椒粉也是普通的超市货。
而徐拙经营四方酒楼的时候,店里用的调味品就属于特供范畴了。
寵妻成 公子小
比如食盐,店里用的是青海茶卡盐湖出产的高档食盐,做出来的菜品味道更鲜美,滋味更诱人。
而白胡椒粉也是从产地采购成品的白胡椒,然后用磨粉机自己加工成白胡椒粉,这样能够完全杜绝商家掺假的情况。
“酸不见醋,辣不见椒,香不见油,这乌鱼蛋汤做得真够绝的。”
倪长业和贺国安的夸奖让徐拙也有好奇,随即盛了一碗品尝一番,味道确实挺不错的。
特别是那些乌鱼蛋片,在保持润滑的同时,还有一丝丝嚼劲,喝起来极其鲜美。
總裁大人,請放手 渝涵
品尝完这些美味之后,天色已晚,三人在厨房共同出手,把剩下的食材一一做成了菜品。
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倪家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整整一桌子的菜。
倪长业高兴的拿出一瓶包装泛黄的五粮液说道:“这是七十年代末出产的五粮液,今天高兴,咱们把这瓶酒给开了。”
高嫁 花裙子
酒好不好喝是次要的,主要是他想借机抒发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
倪大成有了投资人,翻身成了老板,以后的收入少说也要比以前翻两倍。
而自己也找到了发挥余热的工作,别的不说,光徐拙承诺的食材随便用,就让他很心动。
做了一辈子的菜,骨子里已经离不开厨房了,所以现在有这么好的地方让自己可劲儿琢磨菜品,还有钱拿。
这对倪长业来说,真是天大的好事儿。
倪长业高兴的时候,徐拙心里也很痛快,终于拿下一位国宴主厨了。
不过距离十五位还差一些,他趁着敬酒得时候,看着倪长业问道:“倪爷爷,跟您同一时期的那些老先生们,有没有跟您一样有出山想法的?
有的话,也一并邀请过来呗,或者说您提供线索,我登门拜访去。
我毕竟太年轻,多一些有经验的老爷爷保驾护航,我这心里啊,才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