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大队长,有一队蒙古骑兵想要逃走。”谭再旺身边的一名骑兵用手指着远处的蒙古甲骑说道。
谭再旺拿起单筒望远镜看向逃走的那些蒙古骑兵,眼前忽然一亮,喊道:“卜石兔就在前面,传令下去,追过去。”
學院傳說之青春之歌 災星老妖
護花司機
收起单筒望远镜,他一甩手里的缰绳,催动胯下战马疾驰,追向正往远处逃走的卜石兔等人。
然而,他们刚追出一里多地,前方蒙古人的车队周围又分出一支队伍。
从蒙古人车队分出来的一众蒙古骑兵,反向朝谭再旺他们迎了上来。
见到这种情况,谭再旺知道想要去追卜石兔已经不现实,不解决眼前这些蒙古甲骑,他们不可能有机会去追逃走的卜石兔。
“传我命令,面向前方敌人,进攻。”谭再旺抽出马刀指向迎面而来的蒙古甲骑。
在谭再旺的命令下,众多铁甲骑兵改变了追击的方向,开始朝迎面来的那些蒙古甲骑出击。
奔驰中的马速极快,双方很快拉近了相互间的距离。
嗖!嗖!嗖!
箭雨凭空而现,密密麻麻一片,遮盖了大半个天空,使得箭雨下方的光线暗淡了不少。
蒙古人率先射出骑弓上的箭矢。
这些使用骑弓的蒙牛人都是土默特部最精锐的战士,甚至在整个漠南蒙古的蒙古人里面,也算得上是精锐甲骑。
他们使用的箭矢更是全蒙古最高好箭矢。
和那些由牧民临时拉去上战场的蒙古甲骑不同,他们不会做出那种敌人离着很远就射出手里的箭矢。
当他们射出箭矢的时候,敌人必定已经进入骑弓的射程。
箭矢像骤然出现的雨滴一样纷纷从天而降,近半数箭矢落在了一众铁甲骑兵中间,其中不少箭矢更是射中了虎字旗的铁甲骑兵身上。
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声音在众多铁甲骑兵身上响起。
蒙古人手中的骑弓全部都是软弓,射程一远力量就不是很足,加上虎字旗的骑兵人人身上都穿有胸甲,头戴铁盔,身上要害的地方几乎全部护住。
绝大部分射中目标的箭矢在胸甲和铁盔的面前,成了毫无威胁的玩具,甚至连一到深一些的划痕都没有在胸甲上面留下。
蒙古人的一轮箭雨过后。
策马疾驰冲锋的众多铁甲骑兵居然只减员了一人,剩下的人里面也只有几个人受了些轻伤,并不影响继续战斗。
双方的距离也不允许蒙古人射出第二支箭矢。
双方只剩下二三十步左右的时候,谭再旺一方的铁甲骑兵纷纷投掷出短斧和短枪一类的东西。
貼身高手 明日復明日
一些使用骑铳的骑兵也纷纷打响了手里的骑铳。
二三十步的距离对于骑铳来说,都不需要瞄准敌人,只要不把铳口指向天上ꓹ 几乎没有放空铳的可能。
那些使用短斧和短枪的铁甲骑兵就更厉害了。
手中的短兵器往对面的蒙古人身上一丢,保准能够打中自己盯上的目标。
在马速的加持下ꓹ 被丢出去的短斧和短枪比平地里力量更大。
挨上短斧和短枪的蒙古人很多当场毙命,就算命大没死,也是骨断筋折ꓹ 无力再战,很多干脆连马都骑不稳ꓹ 从马背上坠落下来。
包括谭再旺在内的铁甲骑兵在打放完骑铳,或是投掷完短兵刃后ꓹ 纷纷抽出自己的马刀ꓹ 迎向对面的蒙古甲骑冲了过去。
他與微光皆傾城
雲動九空 起風學齡
因为短斧短枪死伤不少的蒙古人还震惊在之前的伤亡中,虎字旗的铁甲骑兵就这么冲到了近前。
双方几乎刚一交汇,连十个呼吸都没有结束,蒙古人一方立时大溃,四散而逃。
铁甲骑兵营是虎字旗的精锐骑兵营,很多铁甲骑兵更是在草原上生活多年的马匪。
见到蒙古人溃败,众多铁甲骑兵士气大振ꓹ 纷纷追击那些溃逃的蒙古甲骑。
这个时候不得不说蒙古人的骑术确实厉害。
在众多铁甲骑兵追击下,仍然让不少溃败下来的蒙古甲骑逃走了。
只剩下一支孤零零的车队ꓹ 被丢在了原地。
“抓紧打扫战场!不留俘虏。”谭再旺命令道。
不留俘虏的命令决定了那些被擒获的蒙古甲骑即将的下场。
战场上本就是你死我忘ꓹ 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有妇人之仁ꓹ 而且虎字旗于土默特蒙古正在开战ꓹ 双方本就是敌对关系。
一具具蒙古人的尸首被丢在了草原上,完全用不着费心费力去掩埋。
草原上多的是狼群ꓹ 随着这里的血腥气味飘散ꓹ 用不了多久ꓹ 就会引来无数生活在草原上的狼群吞咬这些尸体,根本不用担心尸体腐烂后会出现瘟疫这样的问题。
看着完好的战马被归拢到了一起ꓹ 一些已经无法用来赶路的战马直接被杀掉,充做干粮带走。
“大队长快看,蒙古人还真他娘的有钱,眼睛都快给老子晃瞎了。”屠沙大声喊谭再旺。
这会儿他已经开始查看大车上携带的东西。
挑出其中一辆大车上的几个木箱子打开,里面是一锭锭白澄澄的银元宝。
谭再旺骑马来到屠沙所在的那辆大车跟前,看着木箱里的银元宝,下意识的用舌头舔了舔嘴唇。
一品嫡妃 公子斂
这么多的银子,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这只是眼前这几个箱子里装的银子,像这样得木箱,几辆大车上面都不止一箱。
这么多木箱里面都装的是眼前这样得银锭,几辆大车得银子加起来恐怕有几十万两。
“大队长你看,全都是上好的船型官银,上面还刻有官府的标记。”屠沙拿起一锭银子,递向谭再旺。
谭再旺接过银锭,翻过来看向底部,上面刻有户部督造的字样。
“还真他娘的是官银。”看到上面得字样,谭再旺哪怕没有见过官银,也知道手里的这个银锭是大明户部督造的官银。
“我知道了。”屠沙忽然说道。
谭再旺看向屠沙,问道:“你知道什么了?”
“这些银子应该是朝廷给土默特部的市赏,没想到落到了咱们手里。”屠沙看着眼前的这些银锭说道。
大明为了保证边地与蒙古各部之间的和平,每一年都会经由宣府总督之手,送给蒙古人一批银子作为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