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j9f都市异能小說 魔臨討論-第五百三十六章 該當何罪推薦-575zs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寨外战场的局面,再次呈现出了一边倒;
只不过,这次是倒向了忠诚于屈培骆这边的人。
燕军骑兵的加入,直接起到了明显的催化效果,而梁程,其实并未选择将麾下的骑兵投入到战场,而是如同一阵风一般,从现在正在交战的主战场外围缓缓掠过,带着整序的节奏径直压制向了那边将要进来的楚军军阵。
楚军军阵马上变阵,同等数目之下,步兵打骑兵,而且面对的还是当世一等一的精锐铁骑,除非对方主将脑子进水……
不,就算是对方脑子进水,也很难打赢。
就比如李富胜当初逢大战就喜欢身先士卒,领着陷阵营冲锋,但其麾下各部也依旧打得井然有序,当素质提升到一定程度后,为帅为将者,真的很省心。
楚军后阵改前阵,前阵改后阵,马上就开始了战场撤出。
很现实,很直接,也很果断。
而梁程的骑兵,则像是老友相送一样,保持着一个固定的距离,“亦步亦趋”。
如果对方速度慢了,则是一轮骑射抛射进行催促,以表达“挽留”之热情。
军寨外,本就是一大团乌合之众分成了两股乌合之众而拼杀,先前,一方援兵来了,另一方马上气馁,而现在,燕军来了,气馁的一方马上压倒回去。
严格意义上来说,一年前刚刚在镇南关前揍过楚人还烧了楚人国都的燕军,在给友军的气势加成上,确实是比楚军强得不是一点点。
没多久,军寨外的厮杀就分出了胜负,同时,也有余力进入到了军寨内,屈培骆得以逐渐掌握住局面,且又经过一阵鏖战后,斩杀了自己这个团体里的“叛逆”。
最后,
一身是血的屈培骆带着那个人的人头,来到了寨墙下。
向着公主,
跪伏下来。
这场面,像是王子刚刚浴血搏杀了巨龙,回来向公主……求表扬。
“屈将军辛苦了。”
公主开口道。
“为公主杀敌,不辛苦。”屈培骆擦了擦脸上的血渍,笑容绽放,露出一口白牙。
公主没有再说话,她人是来了,丈夫,也同意她来,同意她玩,但真没必要去对屈培骆做出太多的热情。
一个屈培骆,比不得自家丈夫对自己的一指长的柔情。
苟莫离则开口对下面道:
“屈将军,将这儿收整清扫一下吧,可别让血腥气惊扰到了我们夫人。”
“是,末将明白!”
刚刚经历过杀戮的军寨,马上就开始了清扫,伤员,则被安置在了寨外;
但伤员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怨气,而且这些厮杀过后筋疲力竭的士卒拿起扫帚和水盆打扫时,也没任何的不满。
他们这是在心甘情愿地为公主服务。
一定程度上,他们已经在今日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而这个选择,可以在法理上以及在实际支持上,都能给他们带来极大的保障。
也因此,公主的形象,被进一步地拔高。
当公主在众人簇拥之下走下了寨墙,四周的寨中人都极为恭顺地弯下腰行礼,可谓,虔诚,没有丝毫地被胁迫,完全是发自内心。
寰宇至尊
早些年刚领兵时,靖南王曾教导过郑凡,待兵如子就能无往不利,只是文人的一种想当然。
而当公主回到屋舍内时,
她也忍不住开口问苟莫离:
“苟先生,我有一不解。”
“夫人请问。”
“外头那些人敬畏我,不似作假,可我也并未嘘寒问暖,甚至,还嫌弃他们留在地上的血脏。”
“夫人,这世上有一些人,您越是作践他们如畜生,他们就越是奉您为神祇。”
公主似懂非懂。
“您越是尊贵,您越是高高在上,意味着他们的期望就越是能成真,他们的未来,也就越是能得到保障。”
别离宿命 傲苒
“继续,和我说话,不用藏着掖着。”
“是,您越是目空一切越是高雅,就证明您在侯府的位置越高,证明主上以及整个侯府,甚至包括大燕,对您越看重。
相对的,也就对他们越看重。
他们实际上已经算是抛弃了楚人的国格,抛弃了祖宗家业,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他们已经是离家之犬。
新主人的家境越是殷实,
他们,
就越是开颜。”
驭下之术,野人王,曾做到过极致。
“这么一说,我就懂了。”
“夫人是聪慧的,只不过一些事情,需要在底层摸爬滚打后才能懂。”
“你的意思是,我出身高贵,所以看事情看不透?”
“未曾经历过,自然无法感同身受,既然无法感同身受,自然无法设身处地;
再者,
您有主上保护,自是不需要去体验这些,您有想问的,属下来答就是。”
“是了,苟先生是吃过苦的,不容易。”
“谢夫人体谅,不过,属下已经苦尽甘来了。”
“那就好。”
苟莫离微微欠身,
道:
“夫人在此先行休息,属下去代您赐予恩典。”
“有劳苟先生了。”
“属下惶恐。”
苟莫离从怀中取出了檀香,点上,同时,对两个一路伺候公主的婢女道:
“在屋子的角落洒上醒神露。”
“是。”
“是。”
吩咐完这些,苟莫离才退出了屋子。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而此时,范家押解来的草药、财货、酒肉见这边战事平息也到了。
刚刚厮杀过后的人们看着这些东西进了寨,眼睛里都流露出了光泽。
其实,这些东西早就到了,但一直在外围等着。
因为得将野狗赶走,才能喂自家的狗;
而且狗饿了,啃起骨头来才香;
“这些,都是公主赐予你们的。”
“多谢公主。”
“公主千岁。”
大家发出了欢呼,先前的疲惫几乎一扫而空。
屈培骆此时走了过来,对苟莫离行礼,然后道:
“外面需不需要我带人去策应?”
“不用了,不会出问题的。”
梁程亲自领兵,怎么可能会在这种阴沟里翻船?
事实,也的确如此。
绔少宠妻上瘾 蝶乱飞
梁程所率的骑兵,就是一直跟在楚军后头,催促着楚军赶紧后撤,这已经不是楚人怕不怕燕人这么简单的问题了,纯粹是就这般被骑兵吊着,压根就没法打。
对面楚将也是有经验的,几次三番地想要找山坡或者找河面尝试依靠一下阵形,但对面的燕军将领往往能够提前预测到,强行对其军阵进行驱赶。
双方互相试探过几手之后,楚将很无奈地发现,对面的那支燕军素质之高,超乎想象,这绝不是什么偏师,虽然也就三千骑,但必然是燕军的主力。
如果是遇到一支普通的骑兵,强行结阵,边打边退,边打边转移,或者干脆立阵于此,等待友军支援,都没问题;
但楚将清楚,面对这样子的一支精锐铁骑,自己的任何阵势,都是徒劳,所能做的,无非就是争取多给对方造成一些杀伤而已。
再加上,对面燕军骑士几乎人人双马,追击时还会呈梯队分层次,相当于是在轮班驱赶,也就是说,自己这边会越来越疲敝,而对面的燕军,能够一直保持着极好的战前状态,这完全是牧民在放羊,还有心思唱着民歌。
欺负人,
欺负人啊……
这时,燕军军阵之中出现一名持旗者冲向楚军军阵。
“压!”
楚将马上下令军阵中的弓弩手下压,禁制射杀。
“对面的楚将听着,我家将军说了,愿以楚国贵族之礼,投旗便可纳你们认输。”
大楚曾是贵族制鼎盛的国家,贵族之间交战的礼仪很是复杂,但本质理念是:
我们是贵族,我们的命很宝贵。
最经典的,就是两军交战,俘虏贵族后,得好吃好喝地供着,可以换赎金,但绝不能杀他们。
这投旗认输,意思是两军对垒时,一方觉得没赢的希望,就交出自己的一面旗帜给对方,对方愿意接纳的话,就会任由他们撤军而不会追击。
緣魚新生 材材
楚将犹豫了,因为很明显的是,自大楚国都被燕人南王烧了、燕人平西侯掘了不知多少贵族祖坟后,大楚的贵族体制,已经崩坏了。
有些东西,连楚人自己都不信了,更何况是对燕人?
但这名楚将最终还是同意了,他只能猜测,猜测对面的燕军将领和自己一样,不愿意就此引发燕楚两国新一轮的国战。
楚军中出一百夫长,将旗帜交出。
随后,那名百夫长回来传话,说燕人还有一个要求,就是让自己让出附近的两座小军寨。
楚将同意了,派人去通知;
随后,
紧张的氛围终于缓和下来。
燕军停止了追逐游戏,楚人开始更为放松地后撤。
最终,双方脱离了接触。
梁程见差不多后,留下一队哨骑负责监控,随即,领这一部主力折返了回去。
曾经,他曾陪着主上数次以少量兵力南下乾国,可谓是“以下克上”的典范;
开战,不打也得打,赶紧给爷打!
因为那会儿,自家主上只是个小小的守备,需要用战功来升迁,什么大局啊国政啊,都他娘的一边去。
现在,不一样了,晋东之地的开发才过去一年,战争的储备,军队的素质,甚至连整体的换装都还没完成,真大打起来,不划算。
同时,燕国国都的皇权过渡也没有完成。
地位不同,身份不同,需求,自然也就不同了。
折返之后,梁程率军回到了屈培骆的军寨。
重生抗战之军工强国
清洗过自己后的屈培骆,原本还想再去求见一下公主,却被带兵回来的梁程,直接叫了过去。
以范城为起点,向南的这块区域,包括一小半原先屈氏的势力范围,现如今,最好还是以“楚人”为主的兵马进行厮杀和角逐。
在屈培骆显现出其能力后,侯府的决议,其实也就是留守的瞎子和梁程二人商讨出的决议,就是让屈培骆继续发展下去。
一是可以为范家继续撑开缓冲带,日后要是燕楚大战,范家只要不被一下子灭掉,就能在蒙山一带,帮燕军开辟出除镇南关一线的第二战场;
二则是范家以前毕竟是屈氏家奴,家奴背主,又反制成新主,屈培骆势力强盛起来,也能制衡住范家。
制衡之道,向来不是用在自家人身上的,用得好,沾沾自喜,实则是自家的内耗,正确的用法,应该是“以夷制夷”。
在侯府的视线里,范家和屈培骆,都是“夷”。
提点了屈培骆几句,吩咐其需要拿下的村镇以及需要确立的据点,同时,点明了接下来的势力发展轨迹后,梁程就去见了公主。
此时,屈培骆自然就不好跟着。
感谢上帝派你来到我身边
公主接见了梁程,有些人,看似是家奴,但你真的不能把他们当作家奴。
哪怕作为平西侯爷的女人,公主也能清晰地感知到,这座侯府里,有一些人,他们的身份地位,其实比自己是要高的。
“参见夫人。”
“梁将军辛苦了。”
大清第壹嫡福晉
“不辛苦。”
然后,沉默了。
沉默了之后,当公主打算说些什么缓和这种沉默的尴尬时,梁程拱手:
“末将告退。”
“………”熊丽箐。
来见见公主,
只是来见见而已。
作为一头僵尸,他前两年一直在主上身边学,学着交流,学着不要那么冰冷,其实,是很有进步了。
但仅限于和主上、魔王以及一些他瞧得上的那些人,比如侯府保卫科的虞科长。
其余人,他懒得去热情。
出发之前,瞎子叮嘱过他,要对公主多照看一点,不管怎样,她都是主上的女人。
梁程照做了,
每天都来“参见夫人”,
边城 沈从文
然后“末将告退”。
好在,
熊丽箐也习惯了,
她也清楚,人家不是故意的,人家就是很单纯地……不愿意搭理自己,嗯,是的。
翌日上午,
公主的马车就在军队护卫之下,向范城返回。
范府,
不,
整个范城,都喜气洋洋。
这种欢喜,已经远远超过了南边打了个胜仗。
进入范府后,柳如卿赶忙过来嘘寒问暖。
公主一边抓着柳如卿的手一边看着走进来的苟莫离。
“出什么事了?”公主问道,“瞧着他们全城上下,这么个兴奋劲儿。”
苟莫离卖了个关子,
道:
“夫人您可以猜猜。”
对郑凡,苟莫离不会这般说话的,因为主上会马上回一句:直接说人话。
但对别人,苟莫离清楚,绝大部分上位者,是喜欢在手下人面前表现的。
这时,
范家的侍女上来奉茶。
公主接过茶,用茶杯盖轻轻抚着茶面,
道;
“燕京城,来消息了?”
“夫人英明。”
“燕皇驾崩了,继位的,是六皇子?”
“属下佩服。”
“呵呵呵。”
公主看着苟莫离笑了起来。
燕京的消息,传递到了范家,范城。
早些时候,范正文以范家之主的强横决断,硬生生地拉着有百年传承的范家,毫不犹豫地上了燕人的船。
对此,范家上下,其实是颇有怨言的。
当奴才,当狗,有什么不好的?平平安安的锦衣玉食,它不香么?
就算是现在,范家立起来了,城也建了,下面,也像当年楚国那些大贵族一样,有了自己的范氏私兵。
可问题是,明摆着处于燕楚之间的角逐点上,啥时候再起个国战,范家第一个得遭波及。
现在,好了。
自家主母,是当朝大燕皇帝的亲小姨。
自家少主子,是当朝大燕皇帝的亲表弟。
早些时候,有怨言的人,现在都不得不佩服范正文的深谋远虑。
得益于大燕先皇帝在时灭了闵氏之举,使得如今的范家,反而成了新君的第一外戚。
鸡犬升天了呀,鸡犬升天了啊!
这幸福,就稳稳地落了下来,怎能不欢庆,怎能不鼓舞?
大燕,知根知底的人清楚,现在是一头极为疲敝的凶兽,但外人看起来,它仍然无比的凶横强大。
“苟先生,那接下来,该如何做?”熊丽箐问道,“想来,有些事,北先生应该早就预料到了,是吧?”
“夫人明鉴,应该是心里有数了。”
“是有些数,但不知对不对。”
“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不会有错的。”
柳如卿在旁边听着,淡淡含蓄微笑,她就是个花瓶,也没想过去摆脱成为花瓶的命运,而是想做一个……更精致更让那个男人喜欢的花瓶。
鬥羅之諸天升級
这一点上,她和公主,是不一样的,当然了,这并不意味着柳如卿不聪明。
“早年,饲养自己的妖兽时,我就清楚,养妖兽,不能一味地只对它好,得时不时地敲打几下,让它清醒清醒脑子,记得谁才是它真正的主子。”
说着,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公子糖糖
公主看向柳如卿,道:
“妹妹,你觉得对么?”
“姐姐的意思是,要在此时敲打一下范家,让范家清醒,到底是谁在真正保着它?”
“对,就是这么个意思。”
“可是,该寻找什么由头来敲打范家呢?”柳如卿疑惑道。
范家上上下下,对自己这一行人,可是极为客气,也伺候周到的。
“这个嘛……好办。”
熊丽箐坐直了身子,
低着头,
看向被自己拿在手上说了很久话的茶杯,举起,轻轻抿了一口,
随即皱眉道:
“茶凉了。”
随即,
公主将茶杯直接摔在了地上,
“砰!”
茶杯碎裂的声音引得外面的婢女们赶紧过来;
公主则气定神闲,
极为平静道:
“故意奉以凉茶,范氏如此怠慢本宫,这是不把平西侯府放在眼里啊,当治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