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54i精品小說 上邪亂 線上看-第八十三章 她走了讀書-02wfn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我可能……”
“不用你保护。”岑乐瑾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病怏怏的样子还想着什么大男子主义,未免也太小气了。
“玄胤,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顶上的打斗声愈演愈烈,甚至还有浓浓的焦味。
末土纪元
但这秘道要怎么出去呢?
廢材棄女要逆天
岑乐瑾还想着另一处的机关在哪里,黑暗中突然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拽走。
“你不是被点了穴,怎么还可以……”
“幼稚!”南歌半带玩笑的语气,牵着她很小心地穿过一条又一条暗道,想了想又解释道,“只是被封了内力,不能带你飞了。走路什么的当然没有问题,如果你还想要别的,我考虑考虑。”
岑乐瑾忽然觉得满目通红,这人刚从鬼门关走一遭,嘴巴倒是没长记性。
“你要是敢有非分之想,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再把你剁成肉酱去卖了。”
她好多事情还没一一问清楚呢,怎么就反被人将了一军,趁他还不没用强前,赶紧先过个嘴瘾再说。
“夫人,舍得么?”
黑暗中的男子依旧言语轻狂不羁,甚至紧紧握住她的手不肯继续往前走。
“再不走,就来抓你了!”
岑乐瑾可不想看见娘亲拿命换的“东西”,不过几个时辰就撒手人寰了。
“不对劲。”
九尾尋情
南歌竖起耳朵仔细听辨外头的打斗声,从离开的地方到现在可以看的见出口的位置,居然一次也没消停过。
琉茉苑假山深处的三条秘道,一条朝东的小道通往凤鸣渊,一条朝南的小道通往皇宫,而这第三条却始终无人知晓最终通往何地。
南歌凭感觉走的是东面小道,眼看着就要到出口了,他却要立即掉头改道。
岑乐瑾不知道里头有这么多弯弯绕的东西,只是逃亡即将成功,怎能允许失败呢。
“那就是出口了,我看见了。”
岑乐瑾不理解南歌的临时改道,坚持要和他一道走到有光亮的出口。
南歌却是死活不肯,并试着说服她,“瑾儿,我们不能这样白白就去送死。”
“什么送死,你在这里不走才是真的等死。”
如何让一根筋的他乖乖就范,岑乐瑾只得端出母亲来增添他的愧疚。
“你可知,桃殀花要如何花开不谢,盛放不败?”
“人血。”
南歌低头迎上她的双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鼻子突然一酸。
覃芊在昆仑派多少年,岑乐瑾就失去母爱多少年。
从前这些事情他不愿意提,一是没想过要和她执子之手,二是先说了会引起诸多不必要的困扰。
下九莲妖都没掉眼泪,南歌有些心疼了。
人血,大抵是覃芊拿命换的吧。
神醫毒妃,廢物大小姐
網遊之名動天刀 綠若風
他想到自己捡回的命,竟是和岳母息息相关,便对岑乐瑾多了好几重亏欠。
“你知道?”岑乐瑾闻声讶然,南歌的反应太平静了,根本不需要她再做什么解释。
“嗯,我知道。”南歌点头道,“等事情办完了,我陪你一起去给娘上坟。”
他什么都知道,唯独对她守口如瓶。
岑乐瑾坚定的信念略有崩塌,原来他还是不能接受她的身世。
既然这样,不如江湖再见。
岑乐瑾果断挣开他的手,义无反顾地朝着光亮口走去。
四肢无力气血虚亏的南歌怎么加快脚步都追赶不及。
他不能叫喊,没有内力,不能留下最爱的人才是最深最痛的遗憾。
重生悍妃狠囂張 包二小姐
“何人!”
岑乐瑾钻出个脑袋从洞里出来,外头站着密密麻麻的几百号人。
“骆珏!”
为首的将领威风凛凛,戎装在身,岑乐瑾老远就认出了他。
“怎么是你?”
农女吉祥 誓言无忧
名門小妻子:老公,約麽
骆珏奉了密令在此处蹲伏朔王南歌,只等他朔王府的人一现身就取其首级。
只是骆珏感到意外的,会是儿时玩伴岑乐瑾冒头。
地獄戰場 十八泥犁
这个,要怎么处置。
好在今日随行的都是亲兵,但若向大伯如实禀告,怕也免不了一顿毒打。
“监军,大人有令,从这儿出来的不论男女老少都是杀无赦,您不可以…”身边的小跟班一眼就瞧出了异样。
什么可不可以,骆珏自认和岑乐瑾算得上半个红颜知己,岂会任由他人摆布。
“上来。”
骆珏对岑乐瑾伸出手,只要她在自己身边,手底下的这帮喽啰绝不会再多说一句废话。
要是换做以前,岑乐瑾还会犹豫;
可刚刚南歌才抛弃了她,岑乐瑾觉得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不相干的人身上了。
“好。”
二人共乘一马,墙头草们更是见机行事不断献殷勤。
“监军,还不能走吧?”
岑乐瑾刚被骆珏拉上马背,屁股都没坐热就被人扫了兴致。
骑马不走,她坐上来吹风么?
连着几日辛苦赶路,岑乐瑾哪还吃得消瑟瑟的初秋凉风。
骆珏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岑乐瑾,放声说道:“回去告诉大人,朔王没露头,今儿都是第三天了。”
“那您呢?”
总是有个马屁精不停干扰他的惬意时光。
骆珏不怀好意地笑道,“没看见我怀中的姑娘么?”
马屁精脸色顿时青一块白一块。
“驾!”
本以为是骆珏挥的鞭子,等他看清才知道是岑乐瑾揪了一下马耳朵,那马疼得跑的比谁都快。
骆珏并不知道,其实在走的路上,那唯一留守的马屁精被南歌一剑捅穿了心脏。
岑乐瑾快马加鞭地奔腾,下意识觉得南歌真的会来,好像她和他,纵然是一个喜欢另一个,一个又不喜欢另一个,那个人总是要绑她在一个地方才安心。
可岑乐瑾不愿,此生就这么守着个孤孤单单的空院子到白头。
她努力过了,但是结局不想说。
“小瑾,你怎么了?”
马儿跑着跑着就慢了下来,岑乐瑾渐行渐远也就难过了起来。
是因为听见有人要杀他难过么?
她不知道。
“小瑾!”
骆珏又叫了她一声,晕晕乎乎的岑乐瑾才回过神来“啊了”一句。
“你感觉像是丢了魂,整个人都是飘的。”
“现在回来了。”岑乐瑾释然道,“骆珏,带我去看看日落吧。”
她心情不好的时候,独爱躺在夕阳的怀中取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