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非洲酋長 ptt-第四百九十四章 奎科妥思(二)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迪贡有着极其复杂、尖锐的族群矛盾,这是其比周边国家更为动荡、落后的根源。
从六十年代初反殖民|运动风起云涌以来,迪贡大大小小动/乱都没有消停过,也使得整个国家对动|乱充满了厌倦乃至憎恨的情绪,族群和解、融合的呼声渐成主流,各大族群的温和派或者和解派陆续被推到台面之上,也是迪贡当前不争的事实。
要不然的话,曹沫能耐再大,也不可能在奎科妥思新一轮的地区选举中,策划令全是跟天悦建立合作关系的温和派人物上台。
说到底,曹沫所做的,也只是将影响力较大、能力较强的温和派人物,挑选出来与之建立合作关系而已。
这些温和派人物能在地方上最终得势,主要还是迪贡的时势所致。
曹沫即便在幕后做了一些事,那也只是推波助澜而已。
与地区的地方势力,曹沫亲自操刀从无到有建立密切关系,最初还是隆塔。
那时他一无所有,所有的事自然都需要他亲力亲为。
而在德雷克以及达荷美,即便很多事情谈不上亲力亲为,但他也投入极大的精力,有选择的跟一些地方势力及代表人物进行沟通交流,建立密切的私交。
那也是为了乌桑河铜金矿的巨大利益,在阿克瓦建立足够宽的护城河。
赛维义家族在阿克瓦权势滔天,但暂时还拿天悦没辙,主要也是赛维义家族轻易不敢推翻地方与中央相互制衡的民选制度;而德雷克的地方势力几乎都站在天悦这边。
倘若德雷克地方上有较为强势的家族、部落,站在伊波古矿业的对立面,或者说甘心被赛维义家族及埃文思基金会当枪使,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的棘手。
至少乌桑河铜金矿的正常生产很难正常保持下去。
现在乌桑河铜金矿还能保持正常的生产,而赛维义家族又不便公开站出来对伊波古矿业加以打击,这也迷惑了阿克瓦国内的很多人,以为传闻仅仅是传闻而已。
贝宁在天悦的整盘棋中地位及作用极其突出,但贝宁再小也是一个国家。
曹沫虽说有心,但还没有狂妄到直接的、明目张胆的去把持一个国家的政局。
因此在科托努-波多诺夫,跟贝宁当局的政要权贵建立关系,主要还是由小塔布曼他们出面,也没有刻意的去扶持哪方势力上台。
他们要是在贝宁表现得太跳,欧美哪个国家认为天悦的存在,影响到他们在几内亚湾的整体利益,从而进行干涉,曹沫那时就哭都来不及了。
曹沫在奎科妥思亲力亲为的从无到有跟地方势力建立联系,甚至一定程度上影响地区选举,主要还是奎科妥思在天悦的西非产业投资版图上地位太重要了。
而此时奎科妥思在迪贡这个国家,乃至在整个几内亚湾区,还远远谈不上举足轻重了。
不过,奎科妥思在朗化石油高层心目中的地位,无疑是不容忽视的。
天悦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是内,跟奎科妥思新一届市政委员会的所有成员都成功建立起合作关系,在朗化石油的高层眼里也算得上一个不小的奇迹。
不仅雅克.塞泽尔,朗化石油其他高层后续在反思奎科妥思打击海盗、对油田进行开采计划遭受挫败,都意识到轻视对手、对地方势力过度忽视等问题。
朗化石油这几年来也不是没有想过重启奎科妥思油田的开采作业。
事实上即便权衡利弊,一直拖延着没有行动,但他们内心深处非常想、年年想,还为此制定大量的计划、方案。
第一季度洽谈合作时,包括雅克.塞泽尔在内,朗化石油高层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开放性态度,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新买家的努力。
到九月份,雅克.塞泽尔的报告递交到朗化石油其他高层的案头乃至董事会上,谁都无法否认,天悦在奎科妥思不到四个多月的工作,实际上就是他们这些年来所一直设想却未能付诸实施的、最完美的重启开局。
一定要说有什么缺陷,那就是弗尔科夫油服公司的技术力量以及装备薄弱了一些。
不过,在朗化石油派出的工程师,以及弗尔科夫油服外聘的中海石油专家及工程团队的协助下,一号钻井平台出油的时间,比乐观预计早了三个多月,预计年前能实现多井同时作业。
而二号、三号钻井平台的大修也都已经同时展开,极有可能在年底之前都实现出油;到明年三月份实现多井同时作业。
情况乐观估算,奎科妥思油田到明年年中,日开采量就能回到三万桶的高点。
因此雅克.塞泽尔在报告里,强烈建议集团放弃出售奎科妥思油田的计划。
朗化石油正式收购奎科妥思油田的前夕,世界经济受亚洲金融危机需求下挫以及OPEC不适时宜的增产影响,布伦特原油价格从九七年二十四美元一路下挫到九八年底的九美元。
而到九九年三月份,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开始反弹,但直到朗化石油正式签约收购奎科妥思油田,布伦特原油价格都没有突破每桶三十美元。
在这一背景之下,奎科妥思油田开采权以及三座综合型半潜式钻井平台等附属设施,以总报价二十亿美元为朗化石油收入囊中。
奎科妥思钻井大劫案,给朗化石油带来巨大、难以弥补的损失,更主要是负面舆论所带来的压力,令朗化石油在零七、零八年原油价格高涨巅峰时都没能下决定重启奎科妥思油田——这主要也是油价巅峰期太短了。
要是国际原油期货在每桶一百二十到一百五十美元期间多维持三五个月,可能也就已经重新启动了。
至少零八年上半年,是最接近重新启动的时刻。
即便到今天,国际经济还没有彻底从次贷危机的阴影里走出来,但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已经稳稳的反弹到每桶八十美元以上,远远高过两千零零年之前的五年平均价格。
奎科妥思油田位于迪贡湾,占地面积超过两万平方公里,虽然不算超级大油田,目前探明的经济开采储量约八亿多桶,但水域浅、风浪平、成油富集区完整,一座综合型半潜式钻井平台可以同时进行多井作业,产量高,开采成本相比较陆域(包括陆路运输在内)高不了多少,经济价值非常大。
奎科妥思油田除了还有进一步勘探的很大潜力外,目前仅投入三座综合型半潜式钻井平台,后续还可以追加投入更多新的钻井平台,将年开采规模从当前一千万桶提高到二千五百万桶。
倘若跟弗尔科夫油服公司合作完美开端能持续下去,同时国际经济形势又能保持稳定,理论上朗化石油每年能从奎科妥思油田获得十亿美元以上、授权年限内总计能获得二百到二百五十亿美元甚至更高的超额利润。
当然,朗化石油现在想要将报价从四十亿美元提高到八十亿美元以上,为奎科妥思油田找到买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倘若油田作价低于八十亿美元又太吃亏。
那朗化石油为何不跟弗尔科夫石化集团更加紧密的合作下去,令当前的完美开端继续保持住,使奎科妥思油田能源源不断的为朗化石油创造令人砰然心动的超额利润?
更加紧密的合作,就是将奎科妥思油田的勘探、开采、维护、运输、销售以及后续的新增钻井建设,都彻底的交给弗尔科夫油服公司——朗化石油不从法国本土直接派遣员工到危险地区进行作业,也就无需承担来自国际舆论的压力。
歡喜 冤家 小說
当然,前提是朗化石油彻底放弃出售奎科妥思油田计划,或者说即便还想着出售,也要将弗尔科夫油服公司的开采合作协议捆绑进去,保证弗尔科夫油服公司的利益。
唯有如此,才能说服天悦进一步加强弗尔科夫油服公司的技术队伍建设、采购更先进的海工装备。
假如还想通过弗尔科夫油服公司,对油田其余区域加强勘探,增添新的钻井平台提高开采规模,那投入就更高了。
也就是说,弗尔科夫油服公司综合技术以及装备实力提高了,奎科妥思油田的开采规模才会进一步提高,朗化石油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并进一步放大。
普通的海工修维船还好,但一座综合型半潜式钻井平台,售价高达一亿五千万到两亿美元。
在没有更进一步的捆绑,或者说没有签署更长年限、不可撤消的合作协议前,怎么可能指望天悦进一步追加对弗尔科夫油服公司的投资呢?
更不要说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在几内亚湾南翼的武装力量,还需要进一步加强,需要进一步游说各国政要,携起手来打击海盗,这都需要天悦将这些年在几内亚湾所经营的资源,都往湾区南翼倾斜。
雅克.塞泽尔将报告提交给集团,同时也跟曹沫坦诚的明示这点,希望天悦自身也能努力促成后续更紧密的合作。
曹沫的目的,就是要将朗化石油重新拉回到几内亚湾的战船上。
倘若说曾经的奎科妥思钻井大劫案,令朗化石油派遣其国内雇工直接到钻井平台上工作心存顾忌,但朗化石油可以将更多的新增资本投进来。
曹沫让斯特金全权代表他赶往法国,到朗化石油总部,跟朗化石油高层以及幕后的大投资人接触谈判。
曹沫的合作方案相对简单,就是弗尔科夫石化作价十五亿美元、弗尔科夫油服作价二十亿美元,总计作价三十五亿美元进行合并,然后接受朗化石油最低不低于10%、最高不高于20%的注资。
朗化石油内部对奎科妥思油田,这些年始终都在出售与重启之间摇摆不定。
天悦的出现,不仅令他们看到第三种选择。
而这第三种选择,比他们之前摇摆不定的两种方案更令人期待,利益更能得到最大化的保证。
经过大半年的接触,也足以令朗化石油高层对天悦投资在几内亚湾的产业布局以及深厚的影响力,有一个更为全面而深入的了解。
至少在几内亚湾区域内,选择跟天悦投资作为战略投资伙伴,朗化石油绝对不会丢脸。
朗化石油创建的历史要比埃文思基金久远得多,这也导致郎化的股权以及董事会及最高管理层之间的决策结构,也更为错综复杂。
总体来说,管理层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而站在最高管理层的角度,朗化石油实际经营的业务规模越庞大,他们的权力越大、影响力越大,倘若资产更趋于货币化,最高管理层所能发挥的作用跟影响力,其实是被削弱的——特别是朗化石油的投资人,主要以财阀家族管理基金会为主,他们对货币资产的管理都极精通,奎科妥思油田倘若成功出售,投资人必然会敦促红利分发,而不是任由巨量的资金留在集团的账户里。
所以,高级管理层都普遍倾向支持重启方案。
接到雅克.塞泽尔的报告,朗化石油决策委会员很快就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两派人员也很快达成一致,倾向对弗尔科夫石化集团进行注资,以保障奎科妥思油田的重启能进一步推进去。
不过,注资不主张直接拿现金进行。
朗化石油在欧洲很早就进行海洋石油开采,十多年前朗化石油在欧洲以西的海上油田,产量就有所萎缩,这才想着在欧洲之前进行新一轮的扩张。
又是十年时间过去,朗化石油在欧洲的原油产量已经不足巅峰时的一半,就有一批钻井平台、海工船舶富余出来。
朗化石油之前有大量的设备设施都是高价出租出去的,但次贷危机席卷全球,而欧洲复苏的步伐却又远远慢过亚洲、北美,以致有相当一批设备设施闲置在那里。
朗化石油就想着用一批闲置的设备设施,折价五亿美元注入弗尔科夫石化集团,换取12.5%的股份。
对朗化石油,这相当于是激活奎科妥思油田之余,顺带对现有固定资产进行一次整理,发挥更大的效益。
曹沫对此并不拒绝,毕竟弗尔科夫石化在业内还没有什么地位,真有意想采购大型海工设备设施,并不容易。
而目前朗化石油的最高管理层都倾向保留奎科妥思油田,那在这些二手海工设备设施的估值上,就有可能会乐意做出更大的让步。
之前的合作,朗化石油是将奎科妥思油田这匹死马当活马医,合作条件对双方都极宽松、又具备开放性,所以推进非常快——这一次双方虽然都有积极的意愿,但要进行正式的捆绑式密切合作,朗化石油作为欧洲老牌企业的尿性就暴露出来了。
说得好听是严谨,说得不好听就是繁琐、拖沓。
斯特金代表弗尔科夫石化集团董事长,跟朗化石油高层进行谈过,双方原则上同意进行合作,但前期一份没有什么法律约束力的会谈备忘录,朗化石油的律师团队就审查了三天,才得以正式签署;较为正式的框架协议,朗化石油方面则希望曹沫能亲自出面,在协议进行背书。
考虑到后续谈判的复杂性跟繁冗,曹沫考虑以弗尔科夫石化或天悦投资的名义,在巴黎正式设立一个办公室,专门负责跟朗化石油的沟通跟联络。
要不然的话,曹沫感觉谈判拖上一两年,双方都未必能坐下来签署正式的合作协议。
虽说这么大规模的跨国合作,谈一两年再正式签约,在国际上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节奏,但曹沫没有这个耐心。
他同时也不清楚一两年之内,几内亚湾的局势会不会出现出人意料的巨大变化——尽早促成合作,将朗化石油拉上几内亚湾的战船,他们最终的胜算就能多一分。
然而设立办公室容易,但谁来负责这个办公室,代表弗尔科夫石化或天悦投资跟朗化石油高层及时保持联络沟通?
斯特金主要负责大西洋银行的事务,黄鹤斌身上的担子更重,谢思鹏、杨德山等人更不可能脱得开身。
曹沫原本想着调陈锋或者谁暂时负责一下,等协议谈成后就撤消或安排一名普通经理负责。
却是宋雨晴想着亲自过来负责这个办公室。
宋雨晴的母亲心脏不好,做过手术也没有彻底恢复过来,这几年新海雾霾严重,宋雨晴她母亲到冬天时身体就会有明显的不适。
医生的建议,是送到气候适宜以及环境较好的地区休养。
宋雨晴以前离不开新海,她妈也不可能独自一人离开新海,到另一座陌生的城市居住——既然巴黎这边设立办公室需要有人负责,宋雨晴就想着带她妈过来休养一段时间。
另外,从巴黎到德古拉摩有国际航班,六个多小时的航程,宋雨晴想着她人在巴黎,到德古拉摩跟曹沫见面要方便多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