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22kh精华玄幻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笔趣-第五百六十一章 越境(中四)熱推-fufs3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眼前陨石天降的一幕,对于德罗鲁来说,是如此的…印象深刻。
那是曾经折磨了他和两个兽人兄弟整整十多年的噩梦。
不过后来随着他自身逐渐变得强大,来自妻子葛丽娜与孩子们的慰藉,都让德罗鲁午夜惊醒的梦魇渐渐消散。
可他心中一直有一个遗憾。
那就是他自泽兰迪亚的矿洞中修成一身武技返回世界之脊大雪山、返回自己的霜狼部落、终于战胜了那个他曾经无数次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酋长父亲…
却唯独没能如同他当年离开部落时所承诺的那样…
救赎她的母亲…
他终究还是回来晚了,他后来从一个族人那里得知:
在德罗鲁当年带着那批兽人兄弟们远赴幽暗地域后,那个曾经和他相依为命的女人,就已经于次年的严冬里…死去了。
可让德罗鲁几欲疯狂的是,她的母亲,不是病死的,也不是老死的,而是…
在她默默付出了一辈子的部落里,活活饿死的!
只因为她在产下了德罗鲁后,就因为落下病根失去了生育能力。
她对于部落来说,已经失去了价值…死后还被兽人分食…
连一座墓碑都没有留下…
这就是兽人所谓的风俗!
这就是兽人荣耀的部落!
这就是兽神…所谓的庇护?
域绝
“我要你们这样的神,有什么用!!!”
德罗鲁望着缓缓向着世界之脊、朝着至高冰川坠来的神国碎片,仰天咆哮道。
就在他陷入无边的悔恨与狂怒时,身后的葛丽娜就伸出两只小麦色的手臂紧紧的抱住了他,却没有说话,周遭正与慌乱兽人们对峙的孩子与族人们也齐齐看向了他。
似乎都在无声的等待他的决定与命令。
无论这位剑圣剑指着何方,他们也会义无反顾的追随下去。
哪怕,他的剑锋所向,是神!
可感受着来自身后的温暖,这名陷入狂怒的兽人剑圣却是渐渐冷静了下来,开口道:
“葛丽娜,还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吗?”
身后娇小的躯体微微一颤,道:
“一定要这样做吗?为什么…一定是你。”
德罗鲁望着天上坠来的流星,似乎渐渐回忆起了当年的那个梦魇,笑着道:
“是啊,我曾经也为此犹豫过,但现在看来…我的心中,我手中的剑锋,已经有了答案。
“也许,这就是属于我们兽人的‘浩劫’,也是属于我德罗鲁所谓的命运。
“它让我在这一刻,终究无法释怀。
“葛丽娜,我走之后,孩子们,还有部落,就交给你了。
“我相信,只要你们还在,只要挺过了这场劫难,属于我们兽人的世界,就一定能够迎来新生与改变。
“就像塞纳瑞安说的那样,今天种下一片种子,未来,定能收获一片葱郁的森林。
“葛丽娜,你和孩子们,就是我德罗鲁种下的未来。
“而这未来,也由我德罗鲁来守护!”
似乎感受到了自己丈夫那仿佛欲将苍穹都为之点燃的决心与对那美好未来的憧憬。
神鬼競技
葛丽娜紧紧的抱着他,将看不见神情的面颊埋入他温暖的后背,这才缓缓的松开了束缚着对方的双手,将对方身后的那只霜狼战旗接过手中。
望着自己丈夫顶天立地的挺拔背影,道:
“去吧,德罗鲁,我的丈夫,我永远…在背后支持着你一切的决定。”
德罗鲁露出一个洒然的笑容:
“我当年果然没有看错女人。”
接着肃然举起手中的剑刃道:
“全军后撤!抛下所有辎重,向埃斯考城后撤!”
又于心中默默道:
‘我来…给你们断后。’
葛丽娜缓缓转过身,背过德罗鲁对着全军高喊道:
“全军后撤!抛下所有辎重,向埃斯考城后撤!”
三界转干坤
“哈!”全军轰然应喏,只是所有孩子与兽人的目光,都不愿离开那个兽人酋长的背影。
而德罗鲁则仰头看向缓缓朝着这里砸落的陨石雨,无数尘封的记忆画面有如沉渣泛起。
那一刻,他想起了幼年时与母亲于漏风的帐篷里一同偷偷分享烤雪兔的温暖。
想起了和矿工兄弟们每日听着钟声上工的充实。
想起了自己当年抱着属于他德罗鲁名下第一个孩子初为人父的喜悦。
想起了自己和泽兰迪亚兄弟们一同征战的荣耀。
想起了在自己和葛丽娜以及孩子们的带领下,霜狼氏族这些年的一点点改变…
这一切的一切,都如同他手中的泛着寒芒的利刃,将往日的梦魇一剑剑砍碎!
神又如何!
命运又怎么样?
我德罗鲁·霜狼·兰德瑞索·地狱咆哮!
绝不向这样的冷血的神俯首!
也绝不向着狗屁的命运屈服!
“Lok’tar ogar!!!
“吼!!!!!”
伴随着德罗鲁一声仰天长啸,无边的战意与杀意,都仿佛化作实质,有如狂风般横扫四周。
与此同时,无数如游龙般的青筋自他体表浮现,到了最后,他的整个皮肤,都变得赤红如血!
不!是血液都化作实质的血雾自毛孔中渗透了出来,让他整个人都有如狂乱的神魔一般。
然后,他睁开了那双犹如炼狱血海般的双眼,一步踏出!
双手拖拽着那把大剑一路在邪兽人大军中撞出一条血色的长龙,朝着那自天际洒落的、最耀眼的一颗星辰狂冲而去。
“啊哈!德罗鲁老哥!我也来了!
“还有我!”
就见正在有组织缓缓后撤的霜狼部落中,接连冲出两名同样有着血色皮肤的兽人战士,随着德罗鲁留下的血色征途,朝着天际征战而去!
正是当初和德罗鲁一同自部落出走前往幽暗地域、又被同一个梦魇所折磨的两名兽人。
而命运…也由此分叉。
就在大军刚刚撤离不久,兽人神国碎片化作的陨石雨就砸落了下来。
轰!轰!
轰!轰!轰!
一时间,到处都是冰川炸裂的轰鸣与邪兽人们的哀嚎。
轰的一声巨响,一颗碎片径直砸在了霜狼部落原本堆积的辎重上,产自幽暗地域的蕈人蘑菇洒落一地。
接着在神国破碎所扭曲的规则与混乱的神力催化下…竟是再次活化成一只只长出手脚的绿色蕈人蘑菇,然后朝着最近的邪兽人们扑去,不顾一切的啃食着。
只不过这惊悚而可怖的一幕,德罗鲁他们注定是看不到了。
他们此刻正冲锋在抗拒既定命运的道路上。
最前方的兽人剑圣,因为急速的奔行,让德罗鲁整个人影都随着他的步伐不断扭曲变形,混着那股冲天的血焰,仿佛燃烧。
然后就在那颗陨落的星辰即将坠落时,他脚下重重一踏,整个人挥舞着锋利的剑刃宛如回旋舞般急速旋转起来。
于是这座至高冰川上,瞬间风起、云涌、电闪、雷鸣!
【剑刃风暴】!起!
“啊!不!兽神救我!”
离的最近的邪兽人们就发现自己竟是突然无故的飞了起来,即便他们极力挣扎,两条腿跟在半空中漫步似的,却离地面越来越远。
然后越来越多的邪兽人和杂物被抽离到了天上,融入那狂暴的龙卷之中。
而在远方已经撤出陨石雨范围、并继续朝着山川下的埃斯考撤离的葛丽娜、她的孩子们以及族人们,俱是目光坚毅的看着那道朝着坠空星辰席卷而去的剑刃风暴,恨不得自己也追随着自己的丈夫、父亲、酋长一同发起冲锋。
但德罗鲁给他们留下了更加重要的任务…
活下来,改变兽人部落,改变这个世界…
几分钟后,伴随着那道血色龙卷撞上那颗陨落的星辰,
一声轰鸣声于风暴中响彻。
风暴消散,无数碎尸和石块与断刃如雨而下。
德罗鲁也挟着一把断刃轰然落在那座石山之上,以剑杵地。
噗嗤!
一捧血雾自他的胸膛喷溅而出,然后一道几乎将他的躯体斜着刨成两半的可怕伤口隐现而出。
而这位兽人剑圣却对这区区致命伤毫不在意似的,反而缓缓抬起头,看向落在冰峰上的一名独眼兽人,喃喃道:
“这一剑…实在是砍的太他娘的…爽了…”
紧接着这名兽人剑圣就再次喷出一滩血,挺立笔直的身躯,轰然倒下。
兽神格乌什死死的盯着这名的兽人,这名竟然胆敢朝祂挥剑的兽人,脸色无比难看。
迎面一阵带着腥气的寒风吹来。
呲。
兽神的脸颊突然像是被风吹裂出一道口子,一缕猩红的血滴刚刚流淌而下,就被北风吹飞而去。
格乌什眼瞳微缩,抬起手抹向自己的脸颊,原本就铁青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他堂堂兽人主神,竟然伤在了一名兽人手中!
他格乌什!竟然成了整个科瑞尔第二个在凡人手中负伤的神!
简直就是耻辱!
就在这位陷入狂怒中的兽神准备将这名叛逆的兽人之魂拖入自己的神国好好炮制招待一番时。
就愕然看到一道金色的身影自那剑圣尸体上缓缓站起,朝着自己不屑一笑,仰头化作一道金色光柱,归天而去。
而在远方的战场中,还有两道金色的流光尾随而去。
格乌什刚要抬手阻止,却愕然发现:
这个兽人并不信仰自己…
自己的神国已经没了…
对方的英灵上有着一道同样强大的契约羁绊…
这一切的一切都导致,他堂堂一位兽人主神,竟是对一个反叛自己又离自己而去的兽人之魂…
无能为力…
“啊!!!
“我一定…要抓住你这个卑贱的兽人!”
至高冰川之上,响彻起兽神格乌什的一道无能狂怒。
……
卡琳珊,行进山脉。
‘弥赛尔’,杵着法杖的夏恩七世克伦维尔仰头望着眼前这座庞大的巢穴,面露复杂之色。
因为眼前这座蓝龙巢穴,正是曾经于千年前将他们夏恩王朝覆灭的元凶!
迫害他女儿沙阿妮的罪魁!
也是每隔百年就在整个卡琳珊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祸首!
太古蓝龙———艾薇柯拉萨格兰!
可仇敌明明就在眼前,这位夏恩曾经的亡国皇帝却犹豫了。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是在这最后的几十年里,将整个卡琳珊都给重新打下来,纳入珍妮萨尔的版图。
然后举国之力,讨伐这头已经在这里盘踞了千年也为祸了千年的邪恶之龙!这头让他恨不得吃她的肉,啃食她的骨的…死敌!
可珍妮萨尔的基础还是太薄弱了,而忽如其来的亡灵天灾又让原本进展的不算完美的计划朝着原本的方向越偏越远。
網遊之最強神壕 巢已傾
好在随着瘟疫女神的死亡,汹涌的亡灵天灾骤然覆灭。
于是他只能在征求了野蛮人战士潘托斯的意见,最终定下了眼前的这条屠龙行动。
除了他自己,还有潘托斯率领的三百龙眷骑士,他们此行没有带任何人。
千年前的三次交锋与惨败,让他至少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太古蓝龙面前,普通的军队只能徒增伤亡。
原本他是打算自己来的,他实在不想为了自己注定徒劳的复仇,再添无畏的牺牲。
可潘托斯他们还是跟了过来,他对自己说:
“我们泽兰迪亚的归零计划已经开始了,就让我们在离开前,索性为了这片大地,为了珍妮萨尔,为了那些饱受苦难的民众,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吧。”
并没有资格参与当年那场眷属会议的夏恩七世并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计划,但有了潘托斯这位传奇与这只精锐骑士团的帮助,的确让他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于是他就稀里糊涂的签下了那份让他一头雾水的契约,和他们一起来到了这里,来到了自己的仇敌前。
“决定好了吗?我已经能够感觉到,那帮老伙计们…在呼唤着我…”
夏恩七世:“你们真的是…何苦跟着我一起做这么疯狂的事情呢。”
潘托斯却是笑了起来:
“啊哈,这…也算疯狂?
“那你一定不了解我们的领主,也不了解我们泽兰迪亚人!”
说道这里,潘托斯的眼瞳中仿佛积蓄起雷暴,无比认真道:
“也无法了解我们泽兰迪亚人,为了共同的信念,会拼搏到什么程度!”
夏恩七世一想到自己被对方那改的面目全非的作战计划,当即一阵汗颜。
论疯狂…泽兰迪亚人,的确令人望尘莫及…
“况且,就算我们什么也不做,等对方苏醒后,难道就不会对我们,对珍妮萨尔,对我们共同建设了半个世纪的领地做些什么吗?
“你难道想让那么可爱的柯妮和玛莉亚小姐她们从月影岛回来后,却发现自己无家可归吗?”
夏恩七世摇头苦笑道:
“是啊,其实我的心中,早就有了选择吗?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这时候潘托斯抬头仰望这座龙巢,咧开嘴角道:
“那就让这里,就让这一战,成为我潘托斯、成为我们泽兰迪亚第七战团、于这片大陆之上,传奇生涯中的谢幕吧!
“来,给我炸了这玩意儿,我早些年就看它很不顺眼了。”
“您的意志!”
他的副官行礼道,然后转身传达命令道:
“准备爆破龙巢!”
“三!”
“二!”
“一!”
然后一名工兵将那枚炼金装置猛的按下。
一阵短暂的延迟寂静后,一连串的沉闷轰鸣自这座山脉上炸响!
接着成千上万方的泥沙与尘烟就在夏恩七世惊叹而又快意的目光中腾空而起,无数隶属于那头蓝龙的怪物和眷属们于哀嚎中化作血雾与肉渣。
“吼!!!
“是谁!胆敢打扰我的长眠!”
就见已经被削平了一个山头的破碎龙巢中,狼狈的伸出一颗大的惊人龙首,似乎还没完全从梦中适应过来。
这也是包括李维在内都会遇到的问题,巨龙的长眠,很忌讳被外物骤然惊醒,那段时间,也是他们身体机能尚未恢复,思绪也尚未完全清醒的时刻!
但这段时间很短,就像是一台已经开始急速发生反应的核反应堆。
不过对于潘托斯来说已经足够了。
就在夏恩七世腾空而起以亡灵法术牵制对方时,
潘托斯高举起手中的长枪对着手中的圆盾高喊道:
“为了珍妮萨尔!”
“为了泽兰迪亚!”
“为了泽兰迪亚!!!”
三百龙眷骑士齐齐敲打着盾牌发出战吼。
“哈!”然后就在艾薇柯拉萨格兰惊怒的目光中将手中的炼金长枪投射而出。
这些本属于泽兰迪亚狮鹫军团专们用于对付战舰与掩体目标的风暴穿甲投枪在自他们手中投射而出后,就在半空中展开了电风扇般的锋利叶片,然后急速旋转射出。
咄!咄!咄!
咄!咄!咄!咄!咄!
艾薇柯拉萨格兰那足有三尺厚的鳞片竟是被一穿而过,在她身上扎出无数血花,也将她刚刚自破碎山脉中挣脱而出欲要展开的翅膀全部钉在了山岩上。
“吼!!!!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随着山脉上掀起的狂风,一道可怕的雷暴于这头太古蓝龙的喉中积蓄,猛地冲天而去,灌入云层,原本的白云瞬间成了一团旋转的雷暴云,无数可怕的雷柱轰然而下,将山脉上的一切都化作灰烬。
那些扔出投枪正准备发出冲锋的龙眷骑士们也在这雷暴中一个个化作飞灰。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仿佛腾空起了一道血色星辰。
唰的一声破空声响起。
就见又一道投枪竟是径直射入了蓝龙的咽喉。
噗的自她的后颈洒出漫天血雨。
可这只让艾薇柯拉萨格兰眼中的怒意更甚,径直将嘴巴对准了如同陨石般朝着自己砸来的人影。
【大荒星陨】!
这名眼中沉浸着痛苦与疯狂的野蛮人战团长竟是硬顶着无数奔腾的雷霆,轰进了这头太古蓝龙的口中。
嘭的一声巨响。
“吼!!!”
伴随着漫天破碎飞溅的碎牙与血瀑,那名浑身几乎已成熔岩焦炭般的野蛮人狂战士,竟是以一己之力强撑着这头巨龙正欲闭合的嘴巴,扭头朝着半空中的夏恩七世道:
“克伦维尔!”
被叫破身份的夏恩七世目光颤动着望着化作飞灰的第七龙眷顾骑士团和浑身开始崩碎的潘托斯,眼角当即崩裂,发出一声疯狂的吼叫:
“艾薇柯拉萨格兰!!!”
这名夏恩的亡国皇帝,竟是也跟潘托斯一样,在对方错愕的目光中,径直冲进了这头太古蓝龙的口中。
“剩下的,就交给你自己了…”
看着冲进恶龙腹中的末代皇帝,潘托斯洒然一笑,就此在恶龙痛苦的咬合中,化作飞灰。
与自己麾下们一同化作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
艾薇柯拉萨格兰感受着不断朝着自己腹中深入而去的感觉,眼中终于渐渐升起恐惧:
“克伦维尔!居然是你!
“你究竟要做什么!快给我停下来!”
已经一路冲进恶龙满是消化液胃部的夏恩七世,面无表情道:
碎空戰神
克拉艾爾
“当然是…为了夏恩王朝!
“为了王朝三千万死去的人民!
“为了我的女儿沙阿妮…
“复仇了!!!
“艾薇柯拉萨格兰!
“给我去死吧!!!”
随着这名末代皇帝的咆哮,艾薇柯拉萨格兰的躯体陡然不自然的扭动起来,然后陡然由体内穿刺出无数骨刺,目光陡然凝滞。
“提亚玛特…陛下…救…我…”
但这一次,不知为何,那位邪恶之鳞没有回应。
于是艾薇柯拉萨格兰眼中一恨,竟是抛去了自己已经注定陨灭的躯体,打开了一座传送门,想要以自己的方式冲进下层位面。
可就在她即将冲入大门时,一道道迷锁封禁腾空而起,传送门开始扭曲。
“居然…是你…”
辉煌之瑞赫姆纳萨尔!
当年于行进山脉中展开恩怨的三方,竟是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聚首。
艾薇柯拉萨格兰看了一眼出现的精灵,和她身后腾起的辉煌之龙,竟是依旧毅然冲进了已经被改变坐标的门里。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还是…让她给逃了吗?”
蓝龙尸体内的夏恩七世面露不甘,缓缓在宛如硫酸的胃液下化作皑皑白骨…珍妮萨尔感受着那道渐渐消逝的气息,发出一声叹息。
下层位面,深渊,深坑魔网。
刚刚冲出大门的艾薇柯拉萨格兰,就愕然发现自己竟是闯入了一座巍峨的神殿,血色王座之上,一名面无表情的女神凝望着她,然后眼中一点点仇恨积蓄而起:
“艾薇柯拉萨格兰!
“我…要复仇!!!”
伴随着一声可怕的女妖之嚎,艾薇柯拉萨格兰的眼瞳缓缓凝固,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不死复仇女神…齐雅温纱丽…”
“这…怎么可能…”她似乎怎么也无法相信,当初被她折磨后扔到下位面的那个王女…竟然会有这样的际遇!
而这位不死复仇女神突然自深渊仰望…淌下一缕清泪:
“爸爸…是你吗…”
“我已经…为你…为了夏恩,成功复仇了…
“你…看到了吗…”
PS:时间来不及了…写的有点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