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uw熱門都市小說 妖魔哪裏走討論-546.夜間行軍的隊伍閲讀-gyjij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向培虎确实挺会烤肉的,他两手有节奏的交换着被固定在竹架上的鹿腿,两面均匀翻烤,徐大往上刷油,粗大的鹿腿烤的油汪汪。
鹿肉香味浓郁,微风一吹整个水潭四周都是香气,令人垂涎欲滴。
但是王七麟才不吃鹿腿,这玩意儿看着好吃闻着香,吃起来绝对不怎么样。
全是肌肉,比健身房里炼出来的还要粗糙!
他吃了两口鹿里脊肉,这肉还是很嫩,然后绥绥娘子给他炖了个鹿鞭、酱爆了鹿宝,王七麟吃这东西也吃饱了。
吃饱喝足,太阳也要下山了。
群山浩渺,山外更有一山高,所以山里天黑的早,阳光会被高山给遮挡住。
撿個保姆是王爺
王七麟放出道法船,绥绥娘子第一次看到这件法宝,下意识的皱眉:“咦,你怎么会有这样一艘船?”
“你知道这是什么船?”王七麟问。
绥绥娘子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不过奴家能看出这船与道家阴司有关,它船头竟然是白泽,祥瑞开船,这船贵不可言。”
王七麟笑道:“道爷说这是道法船,确实很厉害,里面空间很大,咱们这些人挤一挤应当也能挤下去。”
看着阳光逐渐消失,他拉了把绥绥娘子说道:“走,咱们去追太阳。”
那个相貌气质与他有几分相像的杨过曾经做过类似的事,当然杨过是自己漫山遍野瞎跑,不断穿山越岭追逐太阳很心酸。
而他,美人在旁。
高下立判。
两人手拉手往山顶跑,跑上去后夕阳余晖已经几不可见,于是王七麟改成御剑,带着绥绥娘子爬上更高的山峰。
最终夕阳消失,满天繁星出现。
山里的星空格外透彻格外亮丽,于是他们又依偎在山巅欣赏了一会星罗棋布的美景。
当他们准备回去的时候才发现,跑的太远,迷路了!
山里就是这样,到处是茂密的林木,山与山之间很相像,可能有时候他们经过一片草地的时候踩倒下上面的草、留下痕迹,可是风一吹,这些草长起来,什么痕迹都没了。
王七麟努力的往四周看了看,说道:“好像连方向也搞完犊子了。”
绥绥娘子可怜兮兮的抓住衣襟,问道:“那怎么办?我们两个是不是只能露宿在山野里了?”
绣花大盗 古龙
说到后面,她有些含羞带怯起来。
王七麟的男子汉气概顿时浮上心头,他一拍胸膛说道:“没事,你看着,我肯定能找到回去的路。”
绥绥娘子眼前一黑。
王七麟御剑飞空寻找篝火,可是山林阻隔,他找了一阵也没有发现。
于是他只能带着绥绥娘子按照隐约的机会往回飞,飞一会在四周找找。
就这样,两人废了许多力气终于看到了熟悉的篝火。
王七麟在空中看,看到只有水潭边的火塘还有火光,山上营地竟然没有火光,而是有曈曈人影在摇晃。
他琢磨了一下,决定靠近去看看。
周老和一行军汉始终表现不太对劲。
他先安置下绥绥娘子,然后带着八喵和九六摸上了营地。
这营地门口有一条小路,小路没有修缮,就是人们挑坡度缓和的地方走出来的。
此时周老和一群军汉正在摸黑下山,走的很慢,小心翼翼的。
他们之所以这个样子,不光是因为天黑路难走,还因为军汉们有的挑着担子、有的一起扛着一口大箱子。
看这箱子的长宽高度与造型,王七麟猜测这是一口棺材。
不过上面覆盖着一面像是军旗的东西,夜里军旗隐隐往外散发着赤红光芒,八喵和九六似乎不敢去直视他。
这是个好东西。
走在队列前面是周老和一个瘦削精干的青年,青年脚步轻盈,一边走一边轻声说道:“周参军,咱们再往前走转过两道山口就是我们雨露寨了,我们寨里的雨露酒可有名了,到时候一定请你和弟兄们痛饮一番。”
周老微笑道:“好呀,这雨露酒老朽可是听你说过许多次了,早就想尝尝了,当年你与你四个兄长一起投军,是不是便带着这雨露酒?你们兄弟每逢战阵便饮一口酒,然后在沙场上无所畏惧,立下诸多功勋。”
青年咧嘴笑:“雨露酒在我们投军路上就喝光啦,就是一直没舍得扔掉那竹酒桶,于是卑职和哥哥们用它来装酒。”
他顿了顿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说道:“我们兄弟有几分胆量,但也没有立下什么功勋。”
周老说道:“立下许多功勋,否则桓帅岂会给你们这么些赏赐,让我们亲自陪你送回家来?”
听到这话青年难忍激动,说道:“桓帅赏罚分明、爱兵如子,对我们羊家兄弟恩同再造,我们兄弟为他、为朝廷冲锋陷阵是应当的,怎好意思得到如此多赏赐?”
周老说道:“应当的,桓帅说你们五羊在军中有赫赫之功,若非战事吃紧,早就该让你们还乡探亲的。”
极品家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若是能早一个月让你们兄弟还乡该多好。”
青年低下头,情绪黯然:“采石关之战,乃是咱们碧血军与百越、交趾的胜负手之战,桓帅与朝廷为了此战谋划两年,我等兄弟擅攀山爬墙,怎么能、怎么能在这场大战之前还乡?”
“我的四个哥哥是马革裹尸,死得其所!”
王七麟听到这里大约明白了怎么回事,情绪与这青年一样黯然。
周老说道:“这次回乡,你好好侍奉你娘,不要挂念军中之事。你若是受到欺侮不要怕,咱们碧血军忠心赤胆,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行无愧于人,止无愧于心——总之你在家乡不要受委屈。”
青年笑道:“嗯,卑职记得了。周参军你真厉害,懂的真多,刚才那话是你自己想的吗?听起来就让人热血沸腾的。”
魅人 解
周老低声道:“不是,是古之圣贤孟子所言。”
青年饶有兴趣的问道:“孟子都是怎么说的?你能不能教教我……”
“谁?”周老忽然看向前方沉声喝道。
如果不是他的目光朝向不对,王七麟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后面挑担的汉子立马摆开战阵,前面两人反手将背上圆盾摘下挡在前方,往后汉子依次取出佩刀,还有汉子拿出了劲弩——这东西在民间是大威力杀伤性武器。
周老作势仔细往前看了看,摇头说道:“老朽好像看错了,是一团草在摇晃,竟然错认成人了。”
他向身后笑:“上了年纪,老眼昏花啦。”
众人上路,他们借着月光摸索前行,明明手头空着,却没有打起火把。
不过桓王统帅的军队一直在西南山地作战,那里地势比荆楚和蜀地的山还要险峻,军队已经习惯了行走这种地方,而这支队伍又是军中精锐的碧血军,并且有本地人领路,所以走的也很快。
他们沉默的快步行走在山中小路上,逐渐的,领头青年不说话了。
拐过一道一座山,第二座山出现在黑暗中。
青年指向这座山说道:“接下来的路,咱们便不能开口说话了,那山叫做虎啸岭,黎贪寨在那山里养了几头吊睛白额猛虎,佷不好对付。”
说到这里他无奈的挠挠头,又说道:“周参军,咱们为什么非要夜里走路?这山里头夜路可不好走,咱最好还是白天赶路,毕竟老虎毒蛇这些东西都是夜里捕食。”
周参军乐呵呵的说道:“无妨,你和众赢等人都是碧血军中的悍卒,区区几只山中大虫有什么好畏惧的?”
青年摇头说道:“咱们碧血军确实不畏惧山中大虫,别说这些猛兽,就是妖魔鬼怪都不怕,万众一心,百鬼辟易!”
“但是,唉,我说的这些吊睛白额大虎乃是黎贪寨养的,谁敢杀这些大虎,那便是与黎贪寨作对,大莽山和小莽山都是黎贪寨的地盘,谁敢与黎贪寨作对?”
后面一个军汉忍不住闷哼一声:“黎贪寨?很厉害么?何必怕他们?”
青年回头笑道:“彪哥知道的,这里可是九黎峒的地盘了,黎贪寨所属九大峒第一峒的黎贪峒,真的很有权势,我们这里山民可不敢惹他们。”
九黎峒?王七麟听到这个称呼后心里一动,这称呼很耳熟。
他记忆力很好,很快想起来这是当初在长安城时候,他被太狩皇帝任命为观风卫卫首并委派任务前往蜀郡调查祯王污点,临行之时青龙王曾经叮嘱他,让他要到了蜀郡要小心两方势力。
这两方势力分别是唐门和九黎峒。
为此他找谢蛤蟆和看书了解过九黎峒,这是蜀郡周边群山中最大的一个土著部落,由上古九黎国变迁而来。
九黎之名历史悠久,它在远古时代是一个部落联盟,最早以蚩尤为首领,有八十一个兄弟,都是酋长,总共八十一个部落,规模浩大,曾经与黄帝争夺天下。
结果是每一个炎黄子孙都清楚的,九黎战败,被驱逐出九黎国,他们一路败退进入深山老林,千百年发展后,如今盘踞在荆楚、蜀地和周边的山林中。
被遺忘的第三者
其实现在的九黎与历史上的九黎国血脉相差甚远,山里的部落看到九黎势大,都会自称为九黎后裔。
如今这片深山里头按照姓氏总共出现了九个大部落,每个部落都以上古祖先为姓,九姓分别是黎贪、黎巨、黎禄、黎文、黎廉、黎武、黎破、黎辅、黎弼。
他们又以峒为名,分别是黎贪峒、黎巨洞、黎禄洞、黎文峒等等,合称为九黎峒。
九黎峒名义上接受朝廷领导和治理,实际上他们跟朝廷关系更像是属国,有自己一套运行规则和礼仪,辖内也有私兵,每年会通过衙门向朝廷献上金银珠宝和山里珍禽猛兽、灵丹妙药。
朝廷将他们献上的珍宝称之为‘税’,而九黎峒内部则称之为‘岁纳’。
本朝成立之后,朝廷多次想将九黎峒打散,可是双方交锋多年谁也奈何不得谁。
这一代的山林太多太深,朝廷大军一到,九黎峒立马打散带上食物家财躲进山里水里,等到朝廷大军离去,他们便杀出来蚕食朝廷留守兵力。
九黎峒也有能人,他们将这战术称之为野草战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朝廷最终恼了,不计得失的猛增大军又施展计谋发起几场大战,这才把九黎峒给打怕、打服。
现在九黎峒倒是不作妖,王七麟看听天监的内部资料,上面说九黎峒现在像是国中国:
黎明沫爱
他们每年会给朝廷缴纳许多珍宝,约束峒民不会随意跑进汉人们的聚居地惹事,但是对于朝廷指令阳奉阴违,内部有律法有兵力。
不过考虑到自古以来九洲就有皇权不下县的说法,乡村全是各地族老把持,朝廷倒也不是很在意九黎峒的经略方式,直接把九黎峒当做一个大号的乡绅了。
队伍中行人正在聊着天,不远处猛的响起一声虎啸。
啸声距离他们这里应当还远,是随着山风飘来的,声音低沉并不响亮。
但百兽之王终究是百兽之王,这一声咆哮当真是威猛霸道,里面包含的野蛮和嗜血让人闻之胆寒。
九六摇了摇头,八喵从王七麟肩膀上跳到地上站起来打了一套拳。
很有精神。
寻常野兽自然无法与灵兽相比,哪怕是百兽之王,哪怕灵兽还是幼崽,这是天性上的血脉差距。
队伍中那一行人可就不一样了,走在后头挑着担子的军汉们纷纷往后退,在前面引路的青年更是闷哼一声倒退两步瘫倒在地。
但他随即又很快的爬了起来,抽出腰刀打横拦截在身后抬箱四人跟前,满面惶恐却不再后退。
周参军沉声说道:“羊五弟,你们羊家无兄弟都乃是我新汉铁血强师碧血军中之悍卒,妖魔鬼怪尚不足惧,如今怎么能怕一声虎啸!”
“之前我等为国戍边,历经大小血战不下二十场,你家五兄弟从未怯战过,你的四位兄长更是血染边疆、为国捐躯,若让他们知道你今日竟被一头未蒙面的老虎吓得倒退,他们四个颜面何存?”
青年羊五弟彷徨的解释道:“让周参军见笑了,刚才、刚才卑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这虎啸忽然就心里发虚,忍不住的害怕……”
周参军抓住他肩膀说道:“我都知道,别说了,咱们继续往前走,今晚要穿过前面这座山头。”
羊五弟点头道:“好,那我们加快脚步,另外请后面的弟兄小心左右,若有猛虎出现,我等以铁刺猬阵应敌,山里大虫精明,它们发现不能轻易吃到咱们血肉,多数会主动退去。”
一行人再次沉默,周参军挥挥手,他们加快脚步。
一段时间之后,有阴云被夜风吹的飘荡而来,恰好挡住了半弦月。
山风这一阵急促起来,吹的树叶草叶猎猎抖动,深林中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在这清脆的响声之中,有接二连三的沉闷之声。
像是猛兽脚掌落地。
听到这声音羊五弟立马压低嗓音说道:“弟兄们小心,迅速结阵!”
傘遊諸天
周参军问道:“是大虫来了?”
羊五弟低声说道:“不错,而且这大虫志在必得,咱们务必小心。”
周参军问道:“何出此言?”
痛在那个秋天爱在我们之间
羊五弟叹息道:“参军有所不知,这山里大虫性子如猫,猫抓老鼠的时候分两个情况,一个情况是为了填饱肚子,它们会千方百计的迅速杀死老鼠吃掉。”
“还有一种情况是要打发无聊,它们会玩弄老鼠,直到玩腻了才会下嘴。”
“大虫虽然身大体重,但足生软垫,在山里走路可以无声无息,只有当它扑出来那一刹那,才能发现它到了跟前。”
梦里的持刀人 猪名奸臣
“所以如果它让你提前听到脚步声,那就说明它已经吃定你了,想要拿你取乐!”
周参军缓缓点头,说道:“老朽明白了,羊五弟,你去老朽身后,待会什么话不要说。”
他将袍子脱下,露出里面一件短打黑衣,又打开背篓,从中拿出来一盏拎式油灯。
油灯点燃,光芒惨绿。
王七麟忽然想到了谢蛤蟆曾经说过的过岭灯……
这也是冥灯的一种,相传是黔地湘西赶尸一族的看家秘宝。
灯光亮起,幽冥路开,煞气现、凶性大,万鬼退避、百邪不侵!
周参军提着灯走向旁边林子,灯光隐隐约约照亮了一头巨兽的身影。
他慢慢的说道:“黔南周氏,途经宝地,还望洒一分薄面,让两寸行路。”
树林在夜风吹拂下依然摇晃不休,树叶摩挲发出的沙沙声越来越响亮。
沉重的脚步声再起。
这次脚步声是从四面包围而来。
山风吹走了阴云,皎洁的月光洒在了山里。
军汉们的阵势有些乱,他们看到了两侧山林都有猛兽踪影。
不止四头!
周参军再次说道:“黔南周氏,途经宝地,还望洒一分薄面,让两寸行路。”
林中响起一个含糊的声音,他的官话似乎说的不好,有些别扭:“你带人和尸离开,其他的,我要留下,这是规矩,大峒主的规矩。”
周参军说道:“还请网开一面,破开一次规矩。”
树林里响起冷笑声:“哈!”
猛虎走出了丛林。
吊睛白额,全身白毛黑纹,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周参军平淡的问道:“不能网开一面?”
树林里的人说道:“不能,这是规矩。”
军汉们握紧了腰刀。
王七麟摇摇头,他走出去说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网开一面,让路吧。”
他的突然出现引发了对峙双方的躁动,猛虎们纷纷看向他,有脾气暴躁的张开嘴冲他要发出咆哮——
“剑出!”
金翅鸟御剑瞬间射到了张嘴大虎的虎口,大虎暴虐撕咬,另外四把剑出现在它的头顶。
看到这一幕军汉们忍不住低呼:“高手!”
王七麟负手在背走上前去:“要本官大开杀戒么?”
林中人冷笑道:“你敢!”
王七麟也冷笑:“你们这些山匪敢截我朝廷行伍的道,本官作为朝廷命官,不敢斩你的头?你自己听听不觉得这很可笑么?”
林中狂风顿起,有人影从猛虎身后窜出,在树上几次穿梭冲出林区一拳打出。
王七麟不闻不问,挺胸而立。
长拳轰在他胸口,他的手腕一甩,月光闪过一道寒光,妖刀贴着对面这人的脖子将他给压在地上。
看着这脸上涂抹的跟马赛克似的汉子,王七麟说道:“下一次,本官就直接砍你的头!”
汉子厉声道:“你好大威风,你可知道这是哪里?”
王七麟喝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是大汉的土地,你是大汉的皇帝的子民,怎么了,你有意见?”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怎么了,你要造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