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jiu人氣連載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428章 你在我的眼中只是一條狗罷了相伴-e4wgj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周醒知晓自己要倒霉了。
回到刑部,他小心翼翼的进了值房。
王琦没抬头,“听你的脚步声就知晓不是好消息,先关门。”
周醒反手关门,开始颤抖。
王琦抬头,“为何失败?”
周醒跪下,双手撑在地上,“下官带着人已经围住了黄老虎,可包东带着百骑也来了。”
“于是你便没抢过他?”
王琦的声音很平静。
周醒低头,“在对峙时,杨继东出面了。那黄老虎改口,说是百骑的人先拿到的他。”
王琦深吸一口气,问道:“杨继东没能帮上忙?”
“帮了,可那些坊民却为贾平安说话。”
王琦拿起针线,“如此,想通过坊民的口来反击就不能了?”
周醒浑身颤栗,“是。”
王琦起身,“你让我失望了。”
周醒仰头,双手支撑在身后,目光惊惧。
“啊……”
……
晚些,王琦出现在了褚遂良那里。
“被百骑抢走了?”
褚遂良大怒,“你是如何做事的?”
“下官有罪。”
王琦毫不犹豫的跪下请罪。
“滚!”
褚遂良随后去寻了长孙无忌。
“张赛怕是要过关了,我等的布置都成了空。”
随后举荐某人为兵部侍郎的奏疏悄然被撤回。
……
百骑,张跃一脸无辜,“我就赌了点小钱!”
贾平安坐在他的对面,看着很平静,起身走了过去,“多小?”
张跃抬头看着他,“真的不大。”
“我问多小。”
张跃在笑,那种矜持的笑。
贾平安劈手抓住他的头发,猛地往案几上掼去。
呯!
随后他一提,张跃抬头,鼻血狂喷了出来。
“阿耶!”
二十多岁的张跃哭的就像是个孩子。
“你特娘的前前后后输了八百余贯,张赛哪来那么多钱去为你还赌债?他只能去贪腐!”
贾平安想起了张赛的清高,那份清高的背后却是一副‘慈父心肠’。
虎威再現江湖
“武阳伯。”
明静觉得贾平安太狠了些。
贾平安看了她一眼,“他若只是赌钱也就罢了,还特娘的和人一起玩女人。玩女人也就罢了,竟然是花钱引诱那些……畜生!”
贾平安一巴掌就抽去。
张跃惨叫一声,“救命!”
贾平安伸手。
明静被吓了一跳,“武阳伯。”
包东递过一根木棍。
贾平安接过木棍,奋力砸下去。
咔嚓!
“啊!”
惨叫声回荡在百骑。
程达出去,板着脸道:“人犯自残。”
众人点头,“我等都看到了,人犯自残。”
“啊!”
惨叫声再度传来,接着贾平安走出了刑房,“把黄老虎提来。”
已经交代完毕的黄老虎没想到还有自己的事儿,等看到双腿被打断的张跃后,不禁打个寒颤。
太狠了啊!
“想死还是想活?”
黄老虎颤声道:“想活。”
“离开长安吧,劳役五年。”
黄老虎跪下,“多谢武阳伯。”
身后的值房里,明静得意的道:“此事我百骑算是占了上风,回头陛下那里定然有嘉奖。”
程达也颇为欢喜,“武阳伯运筹帷幄,后发制人,那周醒据闻被王琦惩治,惨叫声让刑部的人为之颤栗。”
那个变态,他的惩罚手段是什么?滴蜡还是鞭挞?不对,上次陈二娘好像说过他喜欢刺绣。
不会是学了教主用针刺吧?
想想贾平安就觉得头皮发麻。
“此事我百骑下手果断,杨大树嘉奖。”
“是。”程达应了。
“包东也不错。”明静需要展示一下存在感。
“包东属于戴罪立功,功过相抵。”
哪怕是我的心腹,过是过,功是功……贾平安觉得自己的节操满满。
程达笑道:“此事张赛算是逃过一劫,他该感谢咱们百骑才是。”
“定然会感激零涕。”
贾平安晚些回家。
“郎君。”
杜贺给他汇报了今日之事,贾平安嗯嗯嗯的进了书房,随后把自觉在外面等着的杜贺叫进来。
“写一封书信。”
郎君竟然让我写书信,这是对我的信任。
杜贺心中暗喜,拿起毛笔抬头。
“八百余贯皆是民脂民膏……”
杜贺不知写这些为何,但却知晓有人要倒霉了。
“小鱼!”
徐小鱼领受了任务,欢喜的道:“郎君放心,我定然把书信放在他的枕头上。”
你特娘的……贾平安没好气的道:“就放在书房里。”
……
张赛回到家中,妻子一边迎接他,一边说道:“大郎今日没回来。”
大郎在百骑,怕是少不得要挨一顿打……张赛和颜悦色的道:“大郎大了,以前也经常不归家。”
妻子嘀咕,“可他还有妻儿呢!也不顾了。”
张赛皱眉,“妇人唠叨。”
他换了衣裳,一路进了书房。
案几上摆放着一封书信,张赛坐下,叹道:“这是谁进了老夫的书房?”
我不是妳的冤家(QQ兄妹) 饒雪漫
外面的老奴说道:“阿郎,并未有人进去过,老奴盯着呢!”
“那这是哪来的?”
张赛一边呵斥,一边打开书信。
在没有什么炭疽病毒的时代,打开书信无需紧张。
信很简单。
——八百余贯皆是民脂民膏,清高面具后的是无耻之尤。三日不滚,身败名裂!
信纸缓缓跌落。
……
第二日,张赛突然求见皇帝。
“陛下,臣贪腐千余贯,臣有罪。”
已经准备让张赛出任兵部侍郎的李治寒着脸,“此事不可声张。”
“陛下,臣……老迈,请辞。”
婚法三章 寶珠
张赛的话让准备压下此事的李治骤然大怒,然后深吸一口气,淡淡的道:“也好。”
随后李治召集宰辅们议事。
“兵部缺一侍郎,朕以为,尤式可接任。”
不是张赛吗?
褚遂良一时愕然。
随即几番交往,此事便被定了下来。
回到值房后,褚遂良寻了长孙无忌,苦笑道:“陛下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意吧。”
长孙无忌也以为如此。
“相公。”
有官员进来,“礼部郎中张赛请辞。”
新武崛起
褚遂良:“……”
长孙无忌迷惑的道:“陛下这是何意?”
……
贾平安再度进宫。
“我想来想去,你的妻子必须是能支应家门的女人。”
武媚很严肃的说着。

武媚见他一脸纠结,就笑道:“别人如你这般大时,早就有了侍妾。你洁身自好,以至于……罢了,此事我为你做主。”
“阿姐。”
武媚皱眉,“此等事哪有男人自己做主的?”
除非是家中没人了,否则自己的亲事得长辈做主。
“卫无双。”
武媚抬头看着他。
大长腿妹纸……
苏荷呢?
贾平安不知晓苏荷的心意。
晚些他便去了感业寺。
“可想过出去?”
这是试探,贾平安一本正经。
苏荷一边修炼一边含糊道:“出去做什么?”
“出去……”
出去做我的二夫人啊!
“出去自由自在的多好?”
苏荷摇头,“外面吓人,不出去。”
贾平安侧身,认真的道:“出去嫁人可好?”
苏荷猛地蹦起来,“想都别想!我可不嫁人!”
“为何?”
苏荷的眼珠子转动,“我……”
这妹纸在宫中时日长了,有些畏惧外界。
贾平安轻声道:“你在此便会与草木同枯,而且外面修炼的东西更多,譬如说……红烧肘子,香肠,腊肉,美味的超乎你的想象。还有许多美食……”
苏荷犹豫着,耳根却渐渐的红了。
贾平安起身,“你好好想想。”
苏荷纠结着。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向我求亲吗?
可我该不该答应?
武阳伯对我是真的好,经常接济我修炼,还……长得俊美。可我是女尼啊!
出了禁苑,有人来寻他。
“英国公寻你。”
晚些,尚书省。
李勣点头,值房的门被人从外面关闭,外面的声音也被遮蔽了大半。
骤然安静下来的环境让贾平安有些不大适应。
李勣的目光温润,“先前张赛来求见老夫,说辞官乃是不得已,是有人逼迫。”
张赛这是心有不甘,但不敢和李治诉苦,否则张跃的事情一发作,他怕是连辞官都不能了。
“老夫知晓张赛即将接任兵部侍郎,昨日百骑和那些人在群贤坊发生了冲突,你也去了。随后张赛之子便进了百骑。老夫知晓这是出了问题。那么……谁在逼迫张赛?”
李勣似笑非笑的看着贾平安。
说不说?
不说老李看样子也琢磨到了。可若是说了,这可是欺君之罪,老李会不会因此和我生了隔阂?
贾平安抬头,“是我。”
“果然是你。”
李勣起身过去开门,看看外面,然后回身过来,“你可知张赛即将出任兵部侍郎?”
贾平安点头。
李勣叹道:“那你为何要出手拦截了他?这本是王琦那伙人该做的事。”
婚然心動,墨少的小妻子
贾平安说道:“我只是担心晚上会睡不着。”
李勣的眼中多了不满,“这是什么理由?!”
贾平安说道:“英国公,张赛贪腐。”
“贪腐的官员有许多。”李勣皱眉,觉得需要给这个小子上一课,“可要看他站在哪一边。”
看人不是看好坏,而是看他站在哪一边。这是一个官员的基本修养。
可能我天生不适合做官吧……贾平安自嘲了一下,然后认真的道:“想到张赛在我的帮助下升官发财,我会睡不着。”
李勣楞了一下,然后摆摆手。
雲龍破月 夏染雪
贾平安告退。
李勣跪坐在那里,良久,“来人。”
一个心腹官员进来,李勣沉声道:“告诉张赛,长安居,大不易!”
官员领命。
这是要让张赛赶紧滚蛋,回老家去的意思。
“等等。”
李勣叫住了心腹,思忖了片刻,“叫人……罢了。”
那一刻,心腹看的真真的,李勣的眼中全是杀机。
张赛的运气真好,心腹不禁感慨着。
……
“你到底爱不爱我,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贾平安扯着嗓子在嘶吼着。
刚溜达出了尚书省,贾平安就撞到了王琦。
二人相对一视。
气氛脉脉。
贾平安发现王琦的嘴唇很红,就漫不经心的问道:“可是涂抹了口红?”
瞬间王琦的脸都红了。
“贱人!”
啪!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扇去。
边上有人惊呼,贾平安低声道:“你可去弹劾我。”
一个刑部主事被抽了一耳光,随后去弹劾……
李治一听是王琦,说不得会在事后嘉奖贾平安。
王琦捂着脸的手放开,平静的道:“你曾说过一番话,天黄有雨,人狂有祸,我深以为然。”
可转过身,他的眼中全是疯狂之色。
我要杀了他!
小渣重生记 流书白
弄死他全家!
兵部之事尘埃落地,张赛一家子悄然出京的当日,贾平安在铁头酒肆和郑远东再度见面。
“此事褚遂良很不满,呵斥了王琦,随后张赛请辞一下让他们有些懵了,陛下正好让人接上,此事果然是天意。”
天个毛线,贾平安笑道:“在那边最近如何?”
“很难。”郑远东放低了些声音,“长孙无忌对你的阿姐越发的厌恶了。”
“他是如何说的?”
记得后来李治想改立阿姐为后,两口子去了长孙无忌府上细说,可长孙无忌却断然拒绝。
那一刻的长孙无忌在想什么?
贾平安不知道。
“他只是说贱人。”
將門邪少
再过几年,就轮到长孙无忌变成贱人了。
郑远东突然再放低了些声音,“有人给长孙无忌说……皇帝做的太过了,要不就……”
卧槽!
好大的胆子。
但贾平安却冷笑道:“长安诸军大多效忠皇帝,他们能做些什么?”
“是啊!”郑远东有些惆怅,“但那些人胆子极大,若是他们铤而走险我也不觉着奇怪。另外,你是皇帝的马前卒,要小心了。”
老郑怎么有些多愁善感的?
晚些郑远东走了,许多多进来,“最近有人在盯着咱们。”
王琦的人!
“我会安排人手。”
许多多看着他,眼神平静。
晚上,酒肆关门。
许多多一人出来,行走在平康坊中。
转过繁华处,进了小巷十余步,身后传来脚步声。
许多多回身,就见五个大汉摸出了短刀,狞笑着过来。
这是要杀人。
另一面也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大汉率先冲过来。
许多多的双手放在背后,再出现时便握着两把短刀。
铛!
刀锋交错,许多多身体前冲,身后的大汉脖子上多了个口子,鲜血嗤嗤嗤的飙射出来。
她微微垂首,“是谁?”
一个男子上前,“许多多!”
许多多眯眼看着他,“这般大场面,只为了我吗?”
男子冷笑道:“你甘为扫把星的走狗,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到了。”
许多多猛地打个呼哨。
两边的墙头突然冒出了人来,他们手中拿着弓箭,一波箭雨下来,对方死伤惨重。
随后有人喊道:“杀人了!”
许多多跃起,墙头有人拉了她一把,随即消失。
男子侥幸未曾中箭,但已经呆了。
这特娘的人呢?
“这些恶少比油还滑!”
他们急匆匆的带着同伴往巷子里钻。
当到了一处时,男子突然觉得不对。
“谁?”
前方的幽暗处点燃了火把,贾平安摆手。
“全数弄死!”
数十百骑蜂拥而至。
贾平安转身而去。
许多多就在另一边等着。
“是王琦的人,他们刚吃了一次大亏,所以想来报复,我会给他一次教训。”
“为何不杀了他?”许多多觉得贾平安有些优柔寡断。
贾平安随意的道:“这等变态的对手难寻,难道换一个更厉害的?”
身后的惨叫声结束了。
包东带着血腥味靠近,“都杀了。”
“让弟兄们去五香楼。”
随后一群杀胚就在五香楼里嗨皮上了。
贾平安却让人收集了几颗人头带走。
再出现时,前方便是王琦的住所。
“弄到他的这枕头边。”
徐小鱼灵活的翻了进去。
晚些他出来,得意的道:“妥当了。”
“撤!”
第二天早上,王琦的卧室里传来了惨叫声。
“啊……”
“贾平安!”
“这定然便是贾平安干的!”
王琦面色惨白的来到了刑部。
“你连一个恶少都无法弄死,我还要你作甚?”
周醒跪在那里瑟瑟发抖。
“把人叫上,我亲自去。”
王琦冷笑道:“刑部发现恶少的劣迹抓人,谁能置喙?”
他浩浩荡荡的带着人出来。
另一面,贾平安带着人也出来了。
百骑和刑部在皇城外对峙。
宦医
“那许多多是你的人!”
王琦的面色有些不健康的潮红。
“那是认我做兄长的小弟,怎地,你想动她?”
王琦冷笑道,“你能护住她多久?”
有人在看戏。
“王琦这是要发狂了,贾平安可能挡住?”
“王琦如今有了官身,百骑也不好阻拦。”
“说是为了平康坊的一个恶少。”
“那贾平安就更没法阻拦了。”
贾平安微笑道:“若是如此,我定杀你!你可要试试?”
王琦冷笑道:“你敢杀刑部主事?”
“你在我的眼中只是一条狗罢了!”贾平安猛地揪住了王琦的衣领往上提,如今他的力量不小,竟然把王琦揪的脚跟离地,然后森然道:“昨夜是人头,明日可能便是你的人头。”
他松开手,回身,“走!”
百骑浩荡往禁苑去了。
王琦站在那里,脑海里全是早上醒来时看到的那几颗人头……
他蹲在地上狂呕。
“王琦不敢了。”
“贾平安下手太狠,而且陛下对他深信不疑。”
“那是他用功劳换来的,而王琦只是某些人的狗罢了。”
几个官员站在皇城门外摇摇头,随后转身进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