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郭资和黄福接到一个奇怪的旨意。
着令行部在皇城选一址,新建一座会馆,连会馆多大,具有一些什么功能都在旨意了一一说出来,弄得两位尚书莫名其妙。
陛下连这都要管?
这是哪个封疆大佬这么有面儿,能让陛下帮他操持在京会馆的建立,数来数去,貌似整个大明天下,也就姚广孝有这个地位。
但姚少师现在专心礼佛,可不会做这种事情。
奇怪归奇怪,工作还是要做。
反正户部那边拨款足够,顺天这边的事情都能保证,哪怕是多修一座会馆,账面上也不会紧张——两位尚书从这可以看出陛下的迁都之意。
而在另一边,黄昏喜滋滋的让许吟扛着牌匾去了华为房产。
忙得焦头烂额的沈熙礼刚从外面回来,看着悬挂在大厅正中的那块牌匾,愕然许久,才喟然叹道:“服气。”
真的服气。
以前的时代商行,牌匾是朱棣手书。
是以现在全国时代商行铺面上的牌匾,都是临慕的,而真正的那块,已经被时代商行建了个雅间保存起来,将之作为镇店之宝。
沈熙礼是个生意人,眼光毒辣。
他虽然不懂政治,但清楚只要当今陛下不会半途沉迷美色或者出现身体上的状况,大明很可能会出现一位明君,数百年后,朱棣手书的牌匾将会异常珍贵。
现在黄昏又搞了一块。
不过能够理解,毕竟在东家的计划里,华为房产会有很多人入资,而在华为房产有干股的沈熙礼,自然更乐意看见这种局面。
沈熙礼其实有时候有点不解,东家这么做,很可能导致他最后对华为房产失去掌控。
沈熙礼真不知道东家在图什么。
忙了一天,差不多已将天黑,黄昏索性拉着沈熙礼,“走走走,去我家喝酒。”
劳逸结合,效率更高。
……
……
酒足饭饱,沈熙礼告辞,许吟也自去休憩。
黄昏坐在书房里,让一名女子磨墨,自己铺了宣纸,准备好好规划一下这两座人才库的事情:不仅仅是人才库,还要把它办成教育机构。
顺天这座人才库,已经请朱棣题名,定为“扶摇会馆”。
应天那座暂时还要等等看。
会馆运作分五步:
第一:广而告之整个顺天及周边州府,但凡自诩在各行业有出类拔萃的能力、经验和技术者,都可以来参加扶摇会馆,再根据情况考试,拟留几个人,然后登记造册发放廪粮。
能用的人才,时代商行或者华为房产立即聘用。
第二:对在册的会馆成员进行大规模培训,不会读书认字的,根据情况教授其读书认字,技术、能力经验稍有欠缺者,可定期参与交流活动,提升自我。
第三:投入大量资金,让其中的一些佼佼者去兴办工业,并在政策上给以扶持和优惠。
第四:选拔一批读过书的人,等郑和下一次出使西洋时,将这一批人带上,尽可能的将国外的先进技术、工艺、经验带回过来。
第五:在出使西洋过程中,以重金聘请国外各行各业的佼佼者。
黄昏想了想,又在会馆后面打了个问好。
改成“学校”两字。
会馆是人才聚集处,但要开明智,仅靠两座会馆还不行,需要将会馆扩大成大学那样的机构,当然,这个学校和当下时代的学校截然不同。
简单点说,是要把会馆打造成超级规模的蓝翔技校。
很快,扶摇会馆矗立起来。
随着朱棣关于会馆运作的旨意传递下来,立即在应天及周边激荡起了一层风浪,行部及府衙臣子之中非议之声不绝于缕。
民间秀才也是怨声载道。
朱棣毫不在意。
顺天这边朝臣少,且没有江南士族那种盘根错节的复杂局势,简单点来说,顺天的政治环境要清爽许多。
是以朱棣毫不理会下,从行部那边挑选了几个官吏担任主责会馆事务,而那几个官吏都是黄昏推荐的,而黄昏又是找林振东要的名额。
和林振东一样都具有从事实业的经历,不仅如此,林振东也在会馆兼职,作为副职,在会馆和水泥工坊两地来回跑。
林振东反而雀跃的很。
扶摇会馆很快要举行开馆仪式。
而在此期间,民间秀才的怨声载道忽然小了。
因为扶摇会馆又出了个消息:愿高薪聘请有秀才功名的读书人来会馆担任先生,教授会馆人才术学、天文、地理等知识。
薪俸不低。
而且名额极多,约莫要招五十个人。
更关键的是,这五十个人是要算在国子监下,也就意味着,这是一碗皇粮,是走入仕途,这对于落第秀才而言,不啻于是一条走向人生巅峰的道路。
于是无数落第秀才涌向顺天。
经过一场声势浩大的考试之后,五十个名额尘埃落定,全都拥有教授头衔,不过众人很快发现一个异常之处:擅作文章者反而很少考过,倒是那些懂天文、星象、地理、术学的人,容易考过。
在一个黄道吉日,扶摇会馆开馆。
这一日,黄昏早早就来到了扶摇会馆,和馆长张尧,副馆长李振东、蒋楠三人聚在一起,查询了各处,确定今日不会出纰漏后,这才放心的等待着。
没过多久,大批锦衣卫赶到。
张尧、林振东和蒋楠三人并没有多想,以为是陛下担心会馆开馆受到那些落第秀才的冲击,所以派了锦衣卫来维持秩序。
这是当局者迷,维持秩序府衙就够了,何须锦衣卫。
距离吉时还有半个时辰。
行部右侍郎黄观来了,便服出行。
至于行部的其他大佬,没来,郭资黄福和周侍郎,都是儒家读书人,对这个扶摇会馆本就充满反感,哪愿意来。
别说这三位,就是黄观也也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这事是自己侄儿在操办,黄观也会反对。
好在黄观的出现,也让林振东等人松了口气。
一位行部右侍郎的支持,也是很强的后盾。
千万不要小看一位侍郎。
侍郎和尚书之间,隔的就那么一道门而已,有的侍郎推开门就是尚书。
和黄观聊了一阵,来了位中年人。
也是便服。
黄昏急忙起身去迎接,行礼之后看着中年人身后的某位读书人,笑了笑,陛下还是信任自己的,真带了一位起居郎过来记录今日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