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928章 只是不小心嚇到了她熱推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女孩退到墙角后,噗通一下跪坐下来,缩在角落抱住双腿,脸盖在膝盖上,瑟瑟发抖间,身影更加飘忽,如同一闪一闪的火苗,声音也幽森森的,“呜呜呜,好可怕……死人了……”
池非迟钻过窗口,走近小女孩。
“怎么会这样……”小女孩飘忽的影子继续发抖,压根没有注意到池非迟到了面前,“大哥哥死得好惨,比荣治死得还惨,好可怜啊……呜呜呜……”
池非迟伸手碰了碰小女孩的头,发现自己的手掌毫无阻力地穿透过去,又蹲下身,“喂,我……”
小女孩抬头看池非迟,突然发出凄厉的尖叫,转身连滚带爬地穿过神社的墙壁跑了。
池非迟:“……”
跑了……
“啊啊啊啊啊!”凄厉而飘忽的尖叫往远处飘去,“鬼啊!”
池非迟无语站起身,一边往神社楼梯上走,一边拿出手机,给小泉红子打电话。
十五夜城的电路、通讯路线还没有铺好,不过小泉红子已经玩腻了,在安排她的护卫去码头埋伏之后,就没再回十五夜城,电话应该是能够打通的。
那边,‘嘟嘟’声响了半天,挂断。
池非迟回拨。
一遍,两遍,三遍,四遍,五遍……
拨到第六遍时,电话接通了,传来小泉红子的咆哮声,“啊啊啊!混蛋,大半夜打电话过来吵人,蛇精病啊!”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池非迟楼梯往上走着,调低了通话音量,等小泉红子吼完,才道,“是我。”
那边沉默了一下,小泉红子继续咆哮,“现在是凌晨三点耶凌晨三点!你不睡觉不要吵我好不好,你还一直打电话,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讨厌的自然之子!”
池非迟依旧等小泉红子咆哮完,才道,“用水晶球看一下我这里,我身处的这个村子好像有鬼魂。”
“鬼魂?”小泉红子一愣,“你确定?不会是什么魔术手段吧?”
“不确定,但我觉得不像魔术手段。”池非迟走到阁楼上,走向阁楼的窗户。
“你等会儿!”
小泉红子那边静了半天,才有了声音,语气古怪,“你是不是对人家小女孩做什么了?她一边哭,一边往村外跑。”
池非迟:“只是不小心吓到了她。”
易天图
小泉红子:“……”
只是?还不小心?
自然之子果然邪恶,连鬼都吓哭了。
池非迟拉开阁楼的窗户,看着神社前的河流和远处的丛林,“她果然是鬼魂?”
“啊,没错,确实是亡魂,至少存在十年了吧,”小泉红子顿了顿,“好奇怪,这个世界上怎么还可能存在鬼这种生物,唔……她好像没法离开村子,跑到一定距离就被弹回去了,好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挡着她,该不会是地缚灵吧?”
“要不要抓回去研究一下?”池非迟问道。
“太残忍了吧,”小泉红子顿了顿,“抓不抓先不说,我给你报位置,你追着她跑,我先观察一下。”
“行。”
池非迟答应了。
接下来,鬼泽乡发生了一件丧心病狂、惨无鬼道的事。
池非迟仗着现在出色的体力、速度、灵活程度,也仗着小泉红子的精准报点,紧追着小女孩幽灵不放。
小女孩幽灵哭着逃跑,不时隐身,回头发现那个人影还在追,就像能看到她一样,继续‘呜呜呜’哭着,慌不择路地逃跑。
“大哥哥是坏蛋,是坏鬼……”
“呜呜呜……大哥哥欺负人……”
“来人啊,来鬼啊,救救麻美……”
“呜呜呜……荣治,你在哪里啊,有人欺负麻美……”
“救救麻美吧,呜呜呜……”
重生八零狼夫勾勾来 花开花落年年
到了最后,小女孩幽灵大概是飘累了,没什么精神地悬停在树脚,捂着脸哭得打嗝。
“麻美要……嗝……要被吃掉了……”
“好了,好了,可以了,”电话那边,小泉红子声音里透着无语,“那么可怜的小女孩,你还真忍心把人家吓得哭那么久啊。”
池非迟堵在小女孩幽灵面前,声音平静道,“第一,是小女鬼,第二,你刚才报点可没犹豫,第三,别废话,说你的观察结果。”
“好吧,”小泉红子学着池非迟的平静语气道,“根据我观察,她的活动范围只在这个村子和村子外的一圈森林,应该是地缚灵,你应该听说过地缚灵吧?在阴阳学说中,这是一种生前有冤屈、心结未了而被束缚在死亡地点的亡灵,以地或者建筑为躯体,也是地神的雏形,一般的地缚灵只能在某个房间或者某个屋子里活动,当然,我也没见过,只是在古籍上看到过,像她这种能以一个村子为范围活动的地缚灵,算是半个地神,这种地缚灵在以前也很罕见,而且能成为地神的地缚灵,跟被困在屋里的怨灵不一样,大多可爱善良,还能幻化成小猫、小鸟之类的小生物,平安时代的阴阳师很喜欢跟他们缔结契约,不过很可惜,大概是因为这是末法时代,她根本没什么力量,怨念和心结能维持自己不消散就不错了,而我们两个都不是阴阳道的人,没法带她走,她要么无法实现自己临死前的心愿,一辈子被困在这里,要么实现心愿后消散。”
池非迟听着电话,走近小女孩,“别哭了,我不吃你。”
小女孩抽抽搭搭地抬头,一双泛红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池非迟,“真、真的吗?”
暗恋是场修行 文小刀
“要是能吃你,我早就吃了。”池非迟道。
小女孩想了想,发现还真是,心里的警惕放下了一些,“那……大哥哥你追我干什么?”
池非迟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我的同伴说,你盘踞在此地,是因为有心愿未了,我想问问你的心愿是什么。”
“原来这样,对不起,我还以为……”小女孩幽灵一脸愧疚,“原本我是想看着荣浩长大,看着他娶妻生子,只要看着他快乐,我就会很高兴,可是他从去年开始很不快乐,一直往村子外跑,我没法跟他离开,不知道他遇到什么麻烦了,然后……然后半年前……”
小女孩幽灵声音越来越小,突然停止。
池非迟看着小女孩,发现小女孩的身影没有之前那么凝实,浅淡得像一片人形的普通白雾。
“麻美好困啊,”小女孩幽灵抬手揉了揉眼睛,声音变得更轻了,“大哥哥,我没力气了,想先睡觉,对了……我叫麻美,乙泽麻美,大哥哥你……”
乙泽麻美消失了。
池非迟:“……”
所以,心愿到底是什么?
“好像是之前消耗太多力量了,”电话那边,小泉红子沉默一下,突然放轻的声音有些低落,“自然之子,你真打算帮她实现心愿啊?实现了心愿,她就会消散了,我……我们这样特殊的‘怪物’,本来就不多了啊。”
“我只是问问她的心愿,具体怎么样,还是得问她的意思,”池非迟平静分析,“我不知道自古以来真正的地缚灵是什么样的,但她跟我在影视作品中看到的地缚灵不一样,她刚才说了‘以前是希望’这样的字眼,她的心愿很可能会随时间而改变,原因或许是她意识清醒,或许是她怨念或者执念还不够坚定,也或许两者都有,但不管原因是什么,要是哪一天她的心愿改变之后恰好达成,她也会消散,想要她不消散,就得让她得不到最想要的……”
“那好像是太残忍了一点。”小泉红子忍不住道。
“不,关键是,如果哪一天她自己想消散,那她肯定会消散,”池非迟继续道,“所以现在不是你想怎么样或者我想怎么样,而是她想怎么样,在不明白她的想法之前,你的忧愁和不舍都是没必要的。”
电话那边,小泉红子无语,半月眼道,“真是谢谢啊,听你这么一通分析,我居然半点忧愁都没有了……”
池非迟:“不客气。”
小泉红子:“……”
%#+@&……
“我要让方舟帮忙查资料,你去睡吧。”
池非迟说完,挂断了电话,打开邮箱,给泽田弘树自己注册的邮件地址发了邮件,不到半分钟,三封邮件传到。
一封邮件是关于永仓荣治的信息,信息不多。
永仓荣治,今年20岁,学业记录只到高中毕业,一年前有过网络实名注册信息,然后就是大量的新闻报道裁剪。
照片上是一个面容还有些稚嫩的帅气小伙。
报道的内容大同小异,半年前,永仓荣治持枪冲枪冲进附近小镇一家珠宝店,开枪打死了警卫,之后抢劫了一些珠宝并挟持珠宝鉴定师逃跑,但现场留下了很多指纹,没多久就被警方通缉,举枪自尽……
一封邮件是关于乙泽麻美的,信息更少。
大概是这个地方过于传统,用电器的都很少,而十年前的网络还没有如今这么普及,方舟没搜集到多少资料,乙泽麻美的资料里只有一份医院入院记录被录入了网络。
鬼泽乡的乙泽麻美,九岁时在东京一家医院有诊断记录录入,确诊为结核性脑膜炎。
这是一种前期症状不明显、容易被漏诊的病症,乙泽麻美被确诊时已经很晚了,之后应该不到一年就病逝了。
最后一封邮件,是关于鬼泽乡近五年的信息,鬼泽乡还在申请地球遗产,也就是世界文化遗产。
按照村民所说,这里的建筑都是一百多年前留下来的,他们只是修补,从来没有拆除重建过。
具体能不能申请下来还没有结果,不过村子里已经分成了两派。
方舟截取了一部分采访报道,一派应该是以永仓严为首,永仓严多次接受采访,表示会努力配合完成申遗,而报道里记载着,村里好像有另一派人反对申遗,不清楚矛盾具体到了什么程度……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