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l7aq精彩言情小說 異常樂園-第二十章 大宴、忠誠與偉大資產讀書-74ued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提示:你触发了半开放式副本“夜宴”的第三个,同时也是最后一个阶段任务——“大宴”,请你按照老师“阿难”的要求,确保宴会圆满完成。】
在阿难语出惊人之际,余烬接到了新的任务,大宴之名,令他产生某种预感,总觉得方才享用的珍馐美味,根本就不是夜宴主角。
但是真的存在,能让亚神级食材“炎晶雪兽珍品海产”,担当配角的主人翁吗?
这一刻,余烬破天荒的觉得,造物主和愚者先生给出的情报太少太少,无法提早揭示夜宴真相。让他只能和在场之人,一起用惊讶眼神向阿难投去目光。
霸道總裁溫柔愛
“传奇变史诗,史诗变眷者,眷者成尊者,尊者化近神……”
一言不发的拾梦主祭,同样被阿难描绘的美好蓝图彻彻底底的震惊了,倘若神教高层果真普遍提升一档,那么拾梦信徒的顶尖战力,便会跃升至足以反压疫病信徒的地步。
别的不说,两位史诗近神面对瘟疫之地的那位近神,完全能够压着打,就算底层信徒数量短缺,也根本不成问题。
除掉瘟疫之地,那么拾梦神教的发展问题即可迎刃而解,尽管瘟疫之地也不是什么上佳据地,但总比真·鸟不拉屎的酷寒之地强出数倍!至于中位古神暴怒雷灵会作何反应,则无需担心,相对优渥的雷鸣之地,还不在拾梦神教的考虑范围,面对实力暴涨的酷寒之地,井水不犯河水是必然结局。
因而,阿难询问有何指教,拾梦主祭自是无从指教。
极光祭司、热泉祭司和海寒祭司,一想到能踏入尊者境界,无一不是心潮澎湃。剩下的三方高层更是激动万分,有的当场开始赞美拾梦者的英明伟大,将先前屡次提及的“响应”问题,忘了个一干二净。
不过,拾梦主祭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狭长眼眸直视阿难,道出了直指要害的关键问题。
“梦境主宰真的带来了伟大资产?事关重大,还望尊者切勿信口开河。对于神教状况,我比你熟悉一些,自从拾梦神城沦为聚落,信仰供奉便从未有一年达标,因此,梦境主宰才甚少对信徒响应。这个时候,你突然说有伟大资产,总不可能是梦境主宰自降神格,反馈我等神教高层吧?倘若果真如此,纵使在场高层全面晋升,拾梦神教也不过是外强中干!”
拾梦主祭的一番道理,犹如一盆冷水,结结实实的浇醒了在场之人,美好幻景倏尔破碎,令众人随即患得患失。
“主祭说得不错,信徒赢得战争,不代表胜者决出,倘若疫病母体击败梦境主宰,我们这些神教高层,只会死得更难看。”
“言之有理,神教情况,大家心知肚明,信仰之力连年短缺,哪里会有资产给我们?总不能是大风刮来的吧?”
“尊者眼界还是不够高啊,受限低微出身,不免会短视一些。”
窃窃私语,飘散而来。
长时间处于弱势,令拾梦信徒很容易陷入悲观,而且美梦结束的空虚状态,也对神教高层的性格,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总是觉得世间一切,犹如镜花水月,不论再怎么美好,也有归于虚妄的一天。
余烬悄悄向木偶少女确认,自家老师的确没有说谎,但他能够断定,所谓的“伟大资产”来历恐怕不会简单。
“梦境主宰神力无限智慧无穷,当然不会自陷绝境。”
阿难面色不改,对着众人淡淡说道:“这伟大资产是祂早年间留下的一手伏笔,谋定以此东山再起,如今时机已成,神教自是中兴在望!”
冒牌昏君
伏笔?
余烬眉头一挑,想起拾梦者曾经统治了半个古神世界,能力和手段必然不俗,确实有可能为卷土重来提前准备。
重生之80後 江南壹夢
拾梦主祭忽而默然,他作为神教领袖,清楚梦境主宰在风光之时,的确当得起主宰之名。不过其他大部分神教高层,则和眷者烈毒一般,从未听说过拾梦者的辉煌伟业,或多或少还在怀疑,阿难用谎言强撑场面。
但尽管如此,极光祭司却是略微感觉局势变化,悄悄以眼神询问拾梦主祭,是否就此发难?
拾梦主祭思索片刻,缓缓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阿难的沉稳表现,让他还未找到足够的出手理由。
“让我先看看,你的底牌究竟是什么,再做定夺……”
狭长眼眸闪过一瞬流光,拾梦主祭将局势主动拱手让出,默然注视阿难向在场的神教高层讲述梦境主宰的伟大过往,引发一阵阵愕然惊呼。
“整个苦难罪域,居然曾经是梦境主宰的信仰原地?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半个古神世界笼罩在梦境之中,信徒该有多少人啊。”
“嘶!近神过百、尊者上万,眷者难以计数,就连真神都有十尊,这就是梦境主宰的伟大神国?”
海寒祭司被做梦都梦不到的庞大势力,惊得差点咬到舌头,忍不住向拾梦主祭确认,阿难所说是真是假?
“不错,梦境主宰的伟大神国,曾经确实笼罩了半个古神世界。”
此言一出,纵使再有人敌视阿难,也不敢对梦境主宰有所怀疑了,毕竟主祭与阿难是不可能串通的。
见气氛犹如烈火烹油,阿难顺势说道:“资产已在我手,梦境主宰特意命我,将在场的神教高层引入更高境界。不过在此之前,必须要确定一件事!唯有信仰虔诚忠于神教的,才有资格享用主宰馈赠。”
什么?
闻言,拾梦主祭和极光祭司心思微动,猜测阿难决定要图穷匕见。
而对阿难顶礼膜拜的热泉祭司,则甩着象鼻猛然起身,恳请阿难让他第一个接受忠诚检测。
“好!”
阿难大喝一声,忽而抬手,左右两侧的火石炎晶便涌起热力,注入背后的神像浮雕。紧接着,神像眼瞳处降下光辉,照耀热泉祭司的头顶,成功引动梦境之力与眼眸虚影,约莫三秒过后,光辉收回,热泉祭司安然无恙,表示他对拾梦者的虔诚信仰,无可质疑。
“不错,尊者之位有你一人,回到原位去。”
“是,尊者。”
当着众人的面,热泉祭司昂首挺胸坐回原位,以傲然眼神审视极光城和海寒岛的人马。若非出于敬畏之心,他都想用激将法,把对面的一群混账骂到全部接受忠诚测验。
“哼!有什么好神气的?莫非你以为,只有你热泉祭司一人是忠于梦境主宰的?”
被热泉祭司的强势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海寒祭司暗骂一声,成为第二个接受忠诚检测的人。出乎余烬的意料,这个家伙居然也对拾梦者忠心耿耿,不过联系到那条象鼻,也只能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一次,阿难没有让海寒祭司回到原位,而是走到余烬所在的半边区域,美名其曰“区分简易”。
明眼人立马就能看出阿难的真实目的,而随着热泉地堡和海寒岛的一众信徒,通过忠诚考验,夜宴大堂中赫然呈现出,三方对立极光城的态势。
“主祭,上前检测吧。”
重生之阿修羅萌主
阿难淡淡说道,再度浮现的悲悯神情,仿佛拾梦主祭都是迷途羔羊。
极光祭司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叛变”的海寒祭司,刚想询问拾梦主祭如何应对,便愕然发现,拾梦主祭忽而起身,坦然站到忠诚信仰的检测位置。
这……
极光祭司瞳孔一缩,作为拾梦主祭的心腹,他非常确认,主祭大人对梦境主宰没有忠诚可言。
当他们被灰溜溜的赶到冰川深处,又跟着连年挣扎在缺衣少食的崩溃边缘,得不到梦境主宰的乞求响应,拾梦主祭便彻底放弃了拾梦神教。
此刻接受忠诚检测,后果不堪设想!
极光祭司心头焦急,得不到主祭指令,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难催动火石炎晶,令神像浮雕投下耀光。
这个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作为神教领袖的拾梦主祭,是否忠诚于梦境主宰,就连余烬都未能料到,拾梦主祭果断抓住所有人的松懈时刻,悍然向阿难发动攻势。
唰!
夜宴大殿,倏尔充斥刺眼光芒,拾梦主祭便在光芒之中,瞬间闪到阿难身前,躲开忠诚检测,一手挥出,猛地拍向阿难面门。
“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给你一巴掌,明明是个奴隶,装什么悲天悯人?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不成?”
拾梦主祭凶性毕露,不过浑身都被光芒笼罩的他,却显得格外神圣。那一掌之威,断然不容小觑,余烬挨一下也得爆碎。
“能夺得拾梦者的资产也好,得不到也罢,这拾梦神教,终归到了毁灭的时候!我一掌拍碎你的体魄,断了拾梦者的春秋大梦,妄想再度称霸古神世界,可笑!”
拾梦主祭如今已至史诗巅峰,尊者极限,只差半步就能跻身近神,再加上御光而行的位移能力,瞬间爆发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但他很快便发现,局势并未按照他的设想进行下去。
刺眼光芒中,阿难的黑色瞳眸仿佛宇宙深空,让人不由自主的投去目光。拾梦主祭也未能摆脱本能,狭长眼眸下意识的望了过去,结果方才被他躲开的检测神光,便从阿难眼中飞射而出,令拾梦主祭躲闪不得,被迫面对忠诚检测。
哼!
感受到信仰碰撞引发眉心刺痛,拾梦主祭冷哼一声,事到如今真相败露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只要一掌将阿难拍死,拾梦神教便注定衰亡。
可他不会想到,阿难等的就是这一手。
古劍湮魂 繁華落
轰!
九鼎狂尊 孤神楓
一掌拍下,阿难当即消失不见,原地只留一片血雾。拾梦主祭方才高兴了半秒钟,便忽而惊觉自己的精神遭到异物入侵!
高山牧場 醛石
“给我滚出去!”
拾梦主祭怒然暴喝,驱动意念打压异物,但他体内的梦境之力却莫名其妙的失去掌控,相助异物入侵至脑海之中。危急时刻,拾梦主祭醒悟过来,忠诚不再,梦境之力便犹如烈毒,必须彻底放弃,于是他果断抛却梦境之力、神性雏形,以及源自拾梦者的各类馈赠。
正常情况下,自废武功的背信者,就算没有当场死亡,也会实力大降。
可拾梦主祭非但没有成为废人,而且令奥义推演不降反增,踏出半步,晋升近神!
若非如此,拾梦主祭怎么会那么果断的自废武功?
“哈哈,想不到吧,我不仅改变信仰,而且早就成为近神,一直蛰伏在酷寒之地,就是为了直接吞掉拾梦神教!”拾梦主祭声势暴涨,驱动更为强横的意念之力,试图抹杀入侵异物。
但到了这一步,局势依旧没有按照他的预期有所改观。因为被他扔掉的各类馈赠,统统都被阿难继承了去!在他成为近神的同一时间,那侵入脑海的异物也主动退出脑海,出现在他的面前,赫然是被达成血雾的阿难。粗糙皮肤、狰狞烙印与褴褛衣衫,与之前毫无区别,仅有的不同,是阿难也从尊者踏入近神层次!
什么?
拾梦主祭的狭长眼眸满是愕然,不再被刺眼光芒困扰的场间之人,也被形势变换惊讶到说不出话。
就在几秒之前,阿难还是尊者,怎么一转眼的功夫便成为近神?
——————
拾梦主祭也突破尊者桎梏,但在场的拾梦信徒都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并非源自梦境主宰。
究竟发生了什么……
谁能解释一下?
混乱情绪充斥众人脑海,拾梦主祭却立刻恢复镇定,对阿难沉声说道:“你能把我逼到这一步,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但我既然敢来赴宴,自是做好了万全准备!拾梦神教,今日注定破灭,就算是梦境主宰真身降临,也阻拦不了!”
话音落下,拾梦主祭的狭长眼眸顿时光芒大涨。在这光芒之中,两眼连成一线,只见他抬起右手捻住右侧眼角,便将这一线光芒揪了下来,形成一缕莹蓝光缎,知情者都能看出,这便是藏在极光城的那缕极光!
嗖!
拾梦主祭手腕一抖,莹蓝光缎便倏尔延展扩增,径直冲破殿堂大门,飞出神奴聚落,越过万里祭坛,直至与夜空中的蜿蜒极光遥遥相连!
“哈哈哈!极光主祭恭请尊神——【寒地极光】,真身降临!”
拾梦主祭,不,名号已改的极光主祭大笑三声,在众人目瞪口呆之时,道出惊人真相。
拾梦信徒们不禁以无神眼眸,望向场中极光,脑海因冲击太强陷入一片空洞。
此前,极光祭司之所以要在今夜向热泉地堡发难,盖因隐藏在酷寒之地的下位古神【寒地极光】,被拾梦者降下感召有所触动,这才要求极光城提前动手,以防阿难率领拾梦神教逐渐崛起,令寒地极光错过占据信仰源地的最佳时机。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寒地极光甚至都准备真身降临,只为在拾梦者醒悟之前,先行摧毁拾梦神教,断其一臂!
“哈哈哈哈哈,今夜之后,酷寒之地就要归属我极光神教,你们这群废物,就和你们的废物主宰,一起见鬼去吧!”忍耐多时的极光祭司,立刻暴起,看待余烬等人的眼神,犹如看待死人一般。
而极光主祭则对阿难笑道:“你没有被我一掌打死也好,交出拾梦者的资产,我可以饶你一命!”
“资产?”阿难呢喃一声。
“不错!只要你肯配合,极光神教可以给你留个位置!”
极光主祭笑意盎然,胜券在握的感觉,令他仿若身在梦幻。
然而直到此刻,阿难却依旧好似入定老僧,不见半点惊讶之色。
等了一会儿没能等到想要答案的极光主祭,不禁怒问:“你在磨蹭什么?尊神一到,你想答应都不行!”
“我就是在等寒地极光真身降临啊!余烬,你先把眷者之下的人带出去吧,免得因直视尊神伤到魂体。”阿难微微一笑,向余烬发出命令,便又转而对极光主祭说道,“伟大的梦境主宰,曾经在酷寒之地的夜空中,种下一缕极光,今天正是成熟之日,这场夜宴的真正食材,便是你所信仰的寒地极光……”
“而祂,也正是梦境主宰带给我拾梦神教的伟大资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