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g8s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四重分裂-第九百五十一章:有罪無罪推薦-vq1pb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哈哈,瞧你这话说的~”
伊冬哈哈一笑,又从兜里的铁盒中拿出两根烟,娴熟地甩给了墨檀一根:“怎么?发现自己的心智一点都不坚强,没办法下定决心当断则断?”
墨檀默默地点燃了华子,随手把火丢给伊冬,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对。”
首席別玩我
“意料之中的事。”
伊冬咂了咂嘴,低头俯瞰着墨檀所住的旧小区全景,目光从两个手挽着手穿着清凉的路人女孩身上扫过,用仿佛过来人般的语气说道:“那这玩意儿本来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不管你是精神病也好,死变态也罢,在爱情面前都是平等的,该你陷进去,你就难爬出来。”
墨檀瞥了他一眼,皱眉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貌似也没有过什么恋爱方面的经验吧?”
“嘁,没见过猪跑又不是没吃过猪肉。”
尽管人帅多金,但感情履历却几乎跟墨檀一样干净的伊冬轻哼了一声,吐了个七扭八歪的烟圈,怅然道:“你也知道,从我被接回家的那天开始,我妈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我讲一遍她和我老爹的爱情故事,一直到……一直到他喵的现在啊!!!”
墨檀笑了笑,感叹道:“谷阿姨的性格真好啊。”
“所以说啊,你想想看,我那个阴沉面瘫的死宅老爹……”
大九洲
伊冬耸了耸肩,对墨檀做了个滑稽的表情:“他当年跟咱们差不多大的时候可是个对任何三次元异性都毫不来电,一心只想跟纸片人老婆们共度一生的屑人,让太爷爷为了我们家传宗接代的事操碎了心,结果你猜怎么着?”
并没有很多机会了解伊冬父母感情史的墨檀自然是好奇的,于是便很给面子地问道:“怎么着?”
“学校修学旅行,目的地是日本,太爷爷听说后二话不说就给我老爹安排了一场相亲,对方是跟很久以前跟我们家关系不错的海外侨胞……家里的长女。”
虽然之前也简单跟墨檀讲过,但伊冬这次却说得格外仔细:“我爹不乐意啊,他觉得三次元没真爱啊,但又不好意思在明面上忤逆我太爷爷,就找了几个同班的狐朋狗友,让人家在他相亲的时候捣乱。”
墨檀微微颔首,莞尔道:“相亲对象其实就是谷阿姨吧。”
我曾为你着迷
“是啊,就是我老妈。”
伊冬嘿嘿一笑,摊手道:“结果到了日本,几个狐朋狗友准备一切照计划行事,结果没成想我爹他老人家直接就看上我妈了,啧啧,可怜他那几个朋友,据说被我那背信弃义的父亲整可惨了。”
墨檀轻舒了口气,掐灭了第二根华子,苦笑道:“所以你想表达的是什么?”
“我想表达的是,就算我爹那么奇葩的人都能够被爱情这玩意儿轻松打破三观,更何况是你这还不如我爹奇葩的家伙了。”
伊冬也掐灭了手中那根还剩下三分之一有余的香烟,笑道:“喜欢一个人是无罪的,哪怕是你这个精神有恙的家伙。”
墨檀沉默了半晌,过了大概得有两分钟才转向伊冬问道:“你刚才说你爹还不如我奇葩,完全就是在扯淡吧?”
确实,尽管他深知伊冬那位父亲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二刺螈,当年甚至发表过‘无法做到跟三次元女人谈恋爱’这种惊骇世俗的言论,但那也仅仅只是普通意义上的奇葩而已,跟自己这种精神有恙者完全不是一码事。
“不,我没有在扯淡,只是说的不够详细而已。”
伊冬却是摇了摇头,耸肩道:“准确点说,是此时此刻站在我面前的你、在游戏里名叫‘黑梵’的你、喜欢语宸同学的你……并不算奇葩。”
墨檀哑然失笑:“仅限于当前人格下的我么?”
“倒也不是,只不过我觉得另外两种状态下的你根本用不着我操心。”
伊冬伸了个懒腰,一边不安分地扣着阳台栏杆上干裂的白漆,一边说道:“我想了挺长时间,能帮你解决问题的办法嘛……是真找不到,唯一能理直气壮说出来的安慰,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是无罪的’这句了。”
墨檀干涩地扯了扯嘴角,过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嗯,你的安慰很有用,我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狗屁,你现在着德行都快丧死了。”
伊冬歪着脑袋瞪了墨檀一眼,拍了拍口袋:“还要华子不?”
“不要了。”
墨檀摇了摇头,其实无论是他还是伊冬,都属于那种虽然会抽但很少会抽烟的类型,刚才连续抽了两根已经够应景了,继续下去除了给身体增加额外的负担之外并无半点意义。
“语宸同学是个好姑娘,虽然我跟她没有你跟她那么熟,但这一点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伊冬在栏杆上撕下了一条干裂的白漆,感叹道:“如果我是个单纯的旁观者,一定会希望你这个祸害离人家远点,但你是老子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不希望你把自己折腾的太难受,既然事情还没有发展到生死关头,没有发展到你必须做出决定的时候,干脆就先顺其自然一段时间吧。”
墨檀冷笑了一声,拍开了伊冬继续跟自家栏杆过不去的爪子:“你也想让我船到桥头自然直啊?”
“不然呢?在一个无解的问题面前,就算你再怎么困扰,再怎么掉头发,也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伊冬摆了摆手,很是洒脱地说道:“自然直也好,自然沉也罢,都等船到桥头之后再说吧,哥们儿现在能给你的唯一建议就是,在事情发展到最后一刻之前,在你能立刻做出决断之前,就别想那么多了。”
“往好听了说,你这叫让我顺其自然。”
墨檀拍开伊冬之后自己也开始扣起了栏杆上的白漆,眼中满是难掩的纠结与无奈:“说难听点,就是让我逃避。”
“当你遇到自己有能力解决的问题时,不需要多想,因为你可以解决它;当你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同样不需要多想,因为你就算想了也无济于事。”
明显在来之前做足了功课的伊冬一本正经地看着墨檀,淡淡地说道:“或许我的建议对语宸同学有些不公平,但是墨檀……这个世界上不公平的事太多了,比如你的精神状态,这也很不公平,我不是法官,也没想过一碗水端平,只是单纯地想让自己的朋友好受点罢了。”
墨檀瞥了一眼旁边那全世界唯一知道自己底细的友人,胸口处原本只要想到某人就会泛起的闷痛逐渐平息,沉默了半晌后难得诚心诚意地对伊冬正色道:“谢了。”
“没啥谢不谢的,这种事没人能帮得了你,我BB这么多只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没用而已。”
伊冬用力锤了下墨檀的肩膀,笑道:“只要你不搞基……不,就算你搞基,只要别看上我,兄弟我也会尽量站在你这边的。”
“你刚才说……”
墨檀并没有搭理伊冬的玩笑话,只是轻声道:“至少对于当前人格下的我来说,喜欢一个人是无罪的,对吧?”
伊冬愣了一下,然后摇头道:“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就算是另外两个德行的你,如果忽然喜欢上了谁也合情合理,绝不能说是错误的。”
“是啊,无论是在那种人格下,喜欢一个人都是无罪的。”
墨檀轻声叹了口气,喃喃道:“但‘墨檀’这个人本身……却是有罪的啊。”
伊冬微微一愣:“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忽然中二了一下而已。”
墨檀强打起精神,看似很是无所谓地摊手道:“毕竟就我这个精神状态,实在不符合谈情说爱的条件啊。”
伊冬翻了个白眼,然后忽然压低声音道:“其实吧,兄弟我还有个招,虽然治不了本,但或许能治得了标。”
“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主意了……”
墨檀干笑了一声,抱着胳膊挑眉道:“但还是姑且说来听听吧。”
“要不,干脆就让小乐姐真在你这儿住算了。”
伊冬轻咳了一声,视线飘忽,阴搓搓地说道:“我总觉得自己这表姐似乎对你挺有好感的,刚才那种玩笑都开得起,要是咱俩稍微努努力,兴许她就真在这儿住下了,然后……你俩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是吧?小乐姐也不比原来了,现在长得也挺好看的是吧?性格方面也不错是吧?”
墨檀没说话,只是用十分阴沉的目光盯着伊冬。
“咳……”
伊冬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我听说啊,冲淡一段感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另一段全新的感情,万一你跟咱小乐姐真成了,语宸同学那边可能也就放下了,以后见面我还得叫你声哥,而且小乐姐手机电脑里那么多老公呢,也不差你这一个,就算你精神有恙,大不了就从老公二十五号变成老公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号呗,仔细想想是不是也没啥差别。”
我的玄門生涯 雒陽
墨檀没搭理他,只是俯身把之前被两人丢在地上的烟头捡了起来,又将其放在了阳台角落的小垃圾桶里,然后才微微摇了摇头:“少胡说八道。”
“怎么能说是胡说八道呢,你……”
伊冬说到这里是突然一愣,闭上嘴打量了面色并不是很好看的墨檀半天,才皱眉道:“你这是变态了?守序了?善良了?”
征服权能 一念乱天机
“守序善良是游戏里的阵营分法,我可不觉得现在的自己能担得起。”
墨檀笑了笑,然后转头看了一眼屋内沙发上少女那正在充648的背影,表情稍显严肃地对伊冬说道:“别拿小乐姐开这种玩笑,小时候就是你嘴不积德,才把人家给弄哭了。”
伊冬翻了个白眼,干笑道:“你咋不说她小时候没事儿闲的就欺负我呢?怎么,只需她欺负我,不许我说她丑啊?”
“人家是女孩子,更何况……”
墨檀摇了摇头,冲屋内少女的背影微微扬了扬下巴:“女大十八变。”
这话一点都不假,别看谷小乐现在是个几乎快要踏入祸水级领域的漂亮姑娘了,但她小时候那可不是一般二般的难看,是真磕碜的跟个猴似的,生的是又皱又黑,而且性格还颇为恶劣,虽然很少会祸害墨檀,没事儿就喜欢换着花样欺负正太伊冬,是个名副其实的熊孩子。
当年伊冬之所以非常不绅士地在颜值领域打击人家,直接把成天抱着个大暖壶调皮捣蛋的乐乐姐给喷哭了,一方面是因为他还小不算很懂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谷小乐着实是太能折腾人了。
而且长得还不好看……
——————
孩子,尤其是当时伊冬那个年纪的小屁孩,一般都比较天真无邪,一方面是还没来得及学会‘虚伪’这种在当今社会安身立命的必修技能,另一方面也没有那双能够穿透无聊皮囊,发现有趣灵魂的慧眼。
简单总结一下的话,就是当年的伊冬直言不讳地从客观角度评论了一番谷小乐的相貌,把人家给喷哭了。
而比伊冬要早熟很多,深谙为人处世之道并且处于‘守序善良’人格下的墨檀则在发现小姐姐心态崩掉那一瞬撂倒了伊冬,硬着头皮拼命安抚当时不断嚎啕的、已经上初中的、长相确实不怎么好看的谷小乐。
魂火焚天 神兔
要知道现实里可没有【骑士精神-诚实】这种坑爹天赋,所以当年的墨檀为了把小乐姐哄好了,无奈之下可是说了不少善意的谎言,其中也包括‘别听伊冬瞎说,小乐姐以后肯定有人要,肯定不会嫁不出去的,真的,我绝对没骗你,别人不要我要!’←这种话。
不得不说,也就是当初年纪尚小的墨檀为了给自己好友家人一个好印象,基本每次被邀请去玩的时候都会主动让自己处于‘守序善良’人格下,否则要是换做‘混乱中立’人格下的正太墨檀,后果不堪设想。
他或许会用比伊冬更加恶劣的态度把谷小乐嘲讽到昏厥。
他或许会为了证明谷小乐并不算难看而夺走后者的初吻。
总而言之……
绝无可能会像当时处于‘守序善良’人格的墨檀那样,在人家心底留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第九百五十一章: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