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tt7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斬月-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問心鑒賞-wqqwv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陆离。”
心湖之人,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踏入,正是师尊萧晨。
……
“师尊!”
我的身形也出现在自家心湖之中,道:“师尊灵神修炼得顺利吗?”
“嗯。”
他微微点头,笑道:“刚才,师尊感应到了你心湖中的一缕大道涟漪,你眼前所做之事契合自身的根本大道,所以师尊才会出来提醒你一声。”
我急忙抱拳:“师尊请说。”
“向来,这修行之事就有修心、修力两条大道,为了提升境界,获得更强的力量,往往那些修行者选择的都是修力一途,炼体、炼神、开气海、辟洞墟、结金丹、炼化元婴等,往往越是在上面的人,对力量的渴求就越发疯狂。”
他单手负于身后,宛若仙人,道:“但修行一事,仅仅修力可远远不够,师尊这么多年看过许多天纵奇才,都是天生的修炼胚子,年纪轻轻就达到别人一生都达不到的成就,但往往他们的瓶颈也高,当登高望远时,他们的心境往往就出了问题,以至于修行根基不稳,就像是一个泥胚子一样,一推就倒,所以在师尊看来,修心其实是大过于修力的。”
他看着我,淡淡道:“石沉于南海之滨一锤一锤打了多少年才有今天的境界?那每一锤不是一场修心呢?再说你的师姐荆云月,她自我封印记忆,又从凡尘中走了一趟,经历了生死,经历了巅峰欺负,说过的种种都是对心境的磨砺,而你呢,你一直以来修行进境确实很快,那是因为你的心境原本就不错,不贪不嗔,不急不躁,但这还不够,想要问及心底深处的大道,你的心境依旧需要打磨,刚才你所做之事就相当不错,问问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是否无愧无心,问问自己,是否将吃透了这世上的许多道理,于这个世界,你的意义何在,你改变了多少世界,又被世界改变了多少,这些心境的打磨都是必经之路。”
说着,他笑了笑,说:“师尊不是说你现在的心境不好,而是有些急躁了,所以不妨将荆云月的话放一放,把龙骑士的追查也稍微放一放,让自己的脚步更慢一点,把这场古战场的经历当成一次心境的砥砺,这会对你以后的最终高度影响很深。”
我深以为然,轻轻抱拳:“我知道了,师尊请放心,我都记下了。”
“嗯。”
他轻轻颔首,身形缓缓消逝在我的心湖之中,重回通天浮图里去了。
……
我站在原地,想了很久,师尊说的修心、修力的事情仿佛洪钟大吕一般在耳边不断响彻着,他说得没错,一直以来我都太过于追求修力了,特别是作为一个玩家,步伐走得太快,想要的等级、装备、技能、军衔等实在太多,心境微微有些急躁,这在游戏里固然没什么问题,但对我现实中修为的提升呢?
最近,阳炎劲的提升确实已经变得极其缓慢,似乎已经达到了一个瓶颈了,师父林成曾经说过,阳炎巅峰是一个关键,能突破的话,将会成为不朽,而如果突破不了的话,终究还是会因为凡胎肉体的岁月腐蚀,最终跟北辰观老爷子一样,还是会寿命耗尽而死的。
修行一道,图的就是一个修长生,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
“公子。”
一旁,无脸鬼南霏道:“你没事吧?”
“没事。”
我轻轻一摆手:“别叫我公子了,怪别扭的。”
“那么……主人?”无脸鬼显得有些羞怯。
我一头黑线:“随便吧,都可以。”
说着,我忍着心头瘆得慌的感觉,抬头看了一眼萧惊羽,道:“话说,无脸鬼能不能修炼出彭秀的那个能耐,让她变化出脸庞来?”
“可以啊。”
萧惊羽恭敬道:“只要汲取足够的灵气,提升她身为鬼物的品秩,自然就可以使用一些简单的变化之术了,这无脸鬼生前应该也是一个美人胚子,若是能变化掉一边的长发的话,当得是一件美事,仙师就有福了。”
说着,他一双眼神在无脸鬼的峰峦与修长玉腿处扫来扫去。
“找死?”
重生灵妻之帝少娇宠 楚胤
我猛然一个箭步上前,“蓬”一声就把萧惊羽的脑袋按进了白骨园的浑浊泥土之中,顺势一脚踹得他滚出了数十米,狼狈不堪的撞击在院墙上。
“在下一时得意忘形,该死该死,仙师教训的是。”
他掸了掸原本俊逸的衣袂,显得十分洒脱随意。
我淡淡一笑,转身踏入了十里坡鬼王彭秀的寝宫,却只见寝宫里的东西更多,但几乎没有什么太好的法器,都是一些女子用物,有十分精致灵气四溢的粉盒,有点缀着华美颜色的金步摇,还有一些玉器、古朴铜镜之类的东西,目光一一扫过,基本上最便宜也价值一个灵星钱。
于是,伸手拉开了包裹的口子,哗啦啦的全部扫进去。
萧惊羽看得目瞪口呆:“仙师,需要在下帮忙吗?”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
我一一扫荡,甚至恨不得把拱门的镂刻都给扣下来,可惜这多少有点损毁宝物的嫌疑,于是只得作罢了。
……
还是白骨园。
单手扬起,驾驭着两柄匕首,顿时不息之风、黎明之刃化为两道虹光,不断掀翻泥土,在白骨园的一侧劈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仙师这是要作甚?”萧惊羽问。
我则抱起了一具书生骸骨,将其放入深坑之中,随即站在坑外轻轻一抱拳,虔诚道:“愿你来世不再被女色所迷,丢了性命。”
“……”
萧惊羽皱了皱眉:“这些书生,经不起一点点的引诱,色字头上一把刀的道理都不懂,死了就死了,仙师难道还想超度他们的亡魂不成?”
我转过脸看他,眼中多少有些怒意:“即便是经不起引诱,也没有死在这里的道理,说到底,这群书生依旧是受害的一方。”
萧惊羽怔了怔:“仙师说得是。”
“既然觉得我说得是,那就帮忙。”
“好。”
萧惊羽也一起帮忙收拾那些暴晒了有些年头的白骨,并且有模有样的跟我一起说道:“愿你来世不再被女色所迷,丢了性命。”
无脸鬼则站在身后,看着我们,像是看着两个十分奇怪的人。
忙碌了许久,终于白骨园里清净了。
……
我看着身后那只胆小、怯懦的无脸鬼,禁不住有些头疼,问道:“萧惊羽,该怎么提升无脸鬼的鬼物品秩?她现在的品秩是不是太低了?”
鬼爷笔记之魔元秘术 王鬼爷
“何止是太低。”
猊下
萧惊羽摇摇头:“简直是无法更低了,这么多年来,由于她的纯阴体质,所以彭秀一直把她当成聚拢白骨园里阴气的工具来使用,阴气累积最终化为鬼物所喜欢的浓郁灵气,可这些灵气基本上都变成了彭秀的修为,无脸鬼看起来是一口都不敢吃的。”
我皱了皱眉:“那是不是无脸鬼还是必须要汲取阴气,才能提升品秩?”
“不必。”
萧惊羽笑道:“仙师手中不是有一些灵星钱,这些灵星钱原本铸造的时候就蕴藏了大量灵气,仙师可以将真气注入灵星钱中,挤出那‘一滴灵气’,这小小的一滴灵气,就足以让无脸鬼自身的灵气提升许多,只要仙师舍得在她身上砸钱,砸出一位鬼王都不是什么问题。”
“知道了。”
我转过身,手中多出一枚灵星钱,轻轻用力,圣气裹挟之下,顿时灵星钱开始收缩,失去了原有的光泽,从我的拳头缝隙处则有一滴淡金色的灵气缓缓落下,滴溅在无脸鬼的掌心里。
“啊……”
无脸鬼的身躯微微一颤。
“我不知道炼化的方法,你来吧。”我看着萧惊羽。
“我?”
萧惊羽先是一愣,随即欣然:“多谢仙师,这是我萧惊羽的荣幸。”
说着,他以一种奇特的法门五指张开,牵引着那一滴灵气,最终将其化为一点点星华沁入了无脸鬼的身躯之中,顿时无脸鬼南霏的身躯变得凝实了不少,肉眼可见。
“看来一枚不够啊。”
我直接取出了十个灵星钱,单手握着,就这么挤出了一大滴浓郁灵气来,而萧惊羽则缓缓运用术法将灵气炼化,反哺给了无脸鬼,这次无脸鬼通体都有一缕缕雾气升腾了,气息也一点点的提升,果然品秩似乎也随着提升了。
“还可以继续炼化吗?”我问。
萧惊羽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道:“可以吧?这只无脸鬼在彭秀手底下存在好歹也有数百年了,虽然没有什么太强的修为,但自身就像是一口古老的枯井一般,能装下不少灵星钱的灵钱。”
“知道了。”
我再次伸手一抓,又是十个灵星钱。
萧惊羽则看得有些肉疼,道:“仙师,你知道这一把灵星钱的意义吗?在七煞城外的小镇,这样的一把灵星钱就是一座三进三出的宅院啊……你这样把修士眼中的珍贵灵星钱花在一只注定没有出息的无脸鬼身上,值得吗?”
“问心无愧就好了。”我说。
萧惊羽问:“为什么?”
“当初,我第一次踏入十里坡境域的时候,她是我见过的第一只鬼物,并且试图吓了我一次。”
“原来如此。”
萧惊羽眯着眼睛:“小小鬼物,居然还有这等朴质善心,确实不易。”
随后,他不再多说,只是专心为无脸鬼提升品秩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