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仙二代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仙二代
姬红雪虽然有安不浪给的顶级练气功法,但她的境界实在太尴尬了,只有纳灵境六重,根本无法走通天梯。
特长招生也轮不到她。
唯一有些希望的是战城中的战斗天赋,越级挑战强敌展示自己。
但是战城中活跃的强者,基本都是天元境以上的修士,纳灵境连炮灰都算不上,她就算能越个七八级,也够不着战城的底层战力……
所以,姬红雪很悲催地无法展示自己,只能默默当个吃瓜群众,在苍云道宫的几座城池中闲逛,默默等待着安不浪的归来。
姬红雪没有发现小伙伴们已经注意到了她。
她只是百无聊赖地当个吃瓜群众,看向炼器道场上的炼器师。
很快,她就看到了道场上的某个修士,彻底呆滞在原地。
那个白衣少年,衣袂翩翩,如谪仙般翩然而立。
他嘴角轻扬,俊秀中带着几分轻佻的不羁,仿若世间的任何困难,对他来说,都是不足挂齿的事情。
“安……不……浪……”姬红雪呆呆地看着那个少年,声音颤抖,眼眶蓦地就变得发红起来。
这是她从九秘天棺中醒来,经历了生死之后,第一次看见安不浪。
虽然不是对视,虽然仅仅是以观众的视野去看,就这样远远地看着,但给她心中的悸动却如海啸般强烈。
“红雪姐怎么哭了?”
“快看那里!”
“师父……”
姬茵茵看见了那白衣少年,激动得蓦然站起。
然而下一刻,一个导师模样的道人,就将目光落在少女身上。
少女悻悻然地坐了回去。
“没事,茵茵,大赛一结束,我们就能去找红雪和不浪了。”红荔在一旁劝慰道,眼眸落在那少年身上,嘴角含笑,“这家伙,终于回来了!”
苏火火同样十分高兴:“看来他是成功了!”
众人听说安不浪要坑杀青玄真人的时候,都是为他捏了一把汗,事实证明,安不浪多半是成功了,他们都为之高兴。
“不浪居然想要通过炼器进入苍云道宫吗?他到底会不会炼器的啊?”苏火火随即又有些担心道。
“师父肯定能夺冠的。”少女笃定道。
“你知道他会炼器?”苏火火面露不解。
“我不知道,但因为他参加了炼器大赛,所以他能赢。”姬茵茵嫣然一笑,认真道。
苏火火听到这话就脑壳痛,这特么什么逻辑。
姬茵茵的脑残粉属性,越来越严重了……
苍云道宫的天骄妖孽们,又有谁会知道,这个新入学的女神学妹,会是那个少年的脑残粉?
倒是一旁的苏沐比较冷静。
她猜测道:“不浪同学能炼器,会不会是想要借用那个小白球怪物啊?”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仿若拨云见雾!
“如果团团真的能用,那么我倒要同情一下场上的炼器师们了……”
“的确如此,这些炼器师虽然厉害,但又怎么打的赢一个开挂的?”
苏火火等人放心了,尽管知道安不浪的对手很强大,但信心总算是强烈了几分。
这时候,一身青灰色道袍,面容枯槁,眼睛却格外有神的寻光道人,向前迈出一步,若有若无的仙灵气息笼罩全场,声音在天地回响,明明声音不大,却能清晰地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欢迎各位炼器师来到由苍云道宫举办的年度炼器大赛。”
“我是苍云道宫的守道人,寻光道人,下面由我来宣布比赛规则以及主持比赛。比赛的炼器,只能由个人独立完成,时间为十天……”
“在这十天之内,你们可以尽情地展示自己的炼器修为,材料不限,使用炼器手法不限,炼器的项目不限……只要你能将自己的炼器才能展示出来,我们炼器宗师评委就会给你们打一个合理的分数。”
寻光道人看着底下的一众修士,脸上浮现慈祥的笑容。
“下面,我宣布,炼器比赛正式开始!”
话音一落。
一件件璀璨夺目的炼器材料,就被炼器师们取了出来。
一时间,成千上万件炼器材料漂浮在虚空,眼花缭乱,道道宝物异光闪耀了整个炼器道场,甚至引起了宛如海啸一般的灵气潮汐。
难以估量的炼器材料,汇聚成光华的海洋,震撼人心。
吃瓜的修士们,光是看着那些炼器材料,眼睛就都给看直了。
上面每一件材料,无一不是宝贝,若是将这些炼器材料统统带走,任何一个修士能瞬间变成富可敌国的土豪。
紧接着,一件件巨大的炼器容器,以及特殊器具都被搬了出来。
炼器师们已经心急火燎地开始着手炼器。
十天的时间,对于炼器师们来说,其实非常的赶。
别说玄级法宝了,就算是大部分的凡级法宝,炼造时间也不低于十天。至于灵级法宝,炼器时间都是以月和年为单位的。天级法宝要求更高,不仅耗时极长,对炼器师的水平要求极高,对环境的要求更是高得难以想象,非天地造化之地不可炼制,一般都要炼个几十上百年。
能单独炼成天宝的,无论是通过什么方式炼成,耗时多长炼成,都能称得上是鸿蒙大陆级别的炼器宗师。
正因为如此,当初当着全场炼器师的面,强行夺天地之造化来炼造天宝,并且仅用十天就炼器成功的纳兰锦璃,才会惊艳整个炼器时代,被誉为鸿蒙大陆万年一遇的炼器奇才。
突然间,灵气如龙狂涌。
某个区域的数十位炼器师,统统被一股极为强大的法宝力量掀飞。
台上的十位炼器宗师脸色都是一变,瞪着灵气狂涌的地方,喃喃开口道:“那是……”
在炼器道场的南区,有一个笑容可掬的胖子,前方有一个凤凰模样的大印,正在悬浮高空,引动着天地浩然灵气。
它还未彻底成型,就引发了惊人的天地威势。
“不会错的,那是天级法宝的胚胎!”
“道一宗的奇才牛大宝了不得啊,他本身就是一个炼器宗师,如今带来天级法宝的胚胎,若是当场炼成,现场还有谁能够与之抗衡?”
炼高级法宝是需要大量时间的,对方提前准备好高级法宝的胚胎,然后再来到现场施展炼器术当场炼制完成,是许多炼器师最佳的选择。
说到底炼器大赛这只是炼器术的比拼。
由于时间有限,最大限度展露炼器实力就好,如何让法宝成品,是难度最高,最能显示炼器师实力的过程。
因此,用将要成品的法宝胚胎拿来成器,是大部分炼器师的选择。
像纳兰锦璃这种从原始材料炼到天级法宝的变态,万年也不曾遇一次。
道一宗的牛大宝,吸引了场上大量修士的注意力。
他无疑是夺冠的热门人选。
牛大宝笑嘿嘿地操控火焰,炼制他的天宝胚胎。
只要天宝一成,谁与他争锋?
但突然间,炼器道场的西部,突然有冰蓝色天火坠落。
无数炼器师惊慌逃窜,一些躲避不及的炼器师,材质不凡的炼器材料居然统统被冰蓝色天火给烧融蒸发了。
“啊!我的材料!”
“这到底是什么火焰,居然连我的玄精铁都烧融了。”
“你赔我材料!!”
不少被天火殃及的炼器师们,满脸悲愤地大吼。
这时候,一个清脆又桀骜的声音传来。
“赔赔赔,一堆废铜烂铁而已,来神宝宗报我名号,赔给你们就是了,连报名费一起赔给你们。”
冰蓝色天火的中心,一个冰蓝色卷发,肌肤白嫩通透,泛着奇异宝光,唇瓣粉红娇嫩的女子,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她头戴凤凰冠,颈有海洋心,胸前有青龙甲,手腕有千机镯,腰间仙玉缕,腿挂万宝器,足下有赤乌履,浑身宝物波动极为恐怖,引动天地垂落光华,将她映村得宛如天女。
据保守估计,她足足戴了上百件法宝在身上。
其中单单天级法宝,就有三件!
她是全场当之无愧的富婆,就连观众席都没比她有钱的。
这位女子正是神宝宗的仙种,林小钰!
大量的火焰升腾,如若百花盛开,争奇斗艳,但却没一种火焰有她的那么明艳漂亮,并且蕴含极为纯粹的火焰之精。
“真不愧是神宝宗的仙种,林小钰居然拥有了大陆最顶级的火焰之一,霜天冰火!”
“炼器师最锋利的武器,就是火焰。好的火焰能熔炼材料之精华,让各个材料完美交融,创造特殊的脉络和异力,甚至改变材料的特性,让法宝进行品质的提升。林小钰显然拥有全场最锋利的武器,就连牛大宝都不及她!”
“真没想到林小钰居然会参加炼器大赛,她早就是炼器宗师了,以前不是一直都醉心炼器,淡泊名利,连苍云道宫都懒得进吗?”
“不错,她之前还扬言苍云道宫,根本没哪个老师能教她呢,对至高学府都是不屑一顾的态度,如今怎么又来参加大比了?”
这是不少吃瓜修士们心中都有的疑惑。
此时,同样万众瞩目的林小钰,却将目光瞥向了炼器天榜之上,那个彩色流转的名字……纳兰锦璃!
她被去年的纳兰锦璃刺激到了。
为了捍卫神宝宗天下第一炼器宗的名号,她要在这里证明给世人看,她堂堂神宝宗的仙种,不比那个纳兰锦璃弱!
林小钰素手一翻,大量泛着可怕能量波动的材料出现,悬浮虚空,沐浴在从天垂落的冰蓝色火焰之中,发出清脆的声鸣。
之前桀骜不羁的模样顿时消散,女子的表情变得无比的认真和严肃。
“纳兰锦璃……我炼器已达极境……这次比赛我将把你的名字挤下去!”
“在这个赛场,没有人能够比得上我,没有任何一人配作我的对手。”
“我将是这个赛场唯一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