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明明用了一扇至少看起来还是挺华丽的大门,却加了个最简单,最原始的转轮式四位数密码锁,而且密码竟然还是但凡用到穷举法去暴力破解,几乎都是第一个会用到的密码,也就是0000,这确实是非常的荒唐。而大门的里面,竟然是一个真正的不毛之地,真的就连一根毛都没有,更是荒唐。但若仔细想想的话,那大门的外面,那大门的周围,是一个阴冷潮湿的地牢,除了这个过分华丽的大门与其它的那些东西格格不入之外,其它的东西倒也算是画风统一。
『哦!我的上帝啊!这个地方还真是一个不毛之地啊!连根毛都没有!』看着打开门后,面前的一片荒凉,吴辽再度感慨了起来。
『嘿!我的老伙计,如果你仔细瞧瞧的话,就一定会发现的!这里虽然是个连根毛都没有的不毛之地,不过却还是有其价值的!不信,你往那边看,还有那边,那边,以及那边,还有那边和那边!』这是伊芙佳在冷静的观察了一番之后得出的结论,他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房间里不同的地方,引导吴辽朝那些地方看去,并在做完这些之后,吐槽道:『还有,你这一集说的台词跟上集有点不一样,要注意前后统一啊!混蛋!』
『你可以把这个理解为「梅开二度」!』吴辽连忙解释道,『虽然不是同一个集数,虽然不是同一个时间,却是同一个地点!我确确实实说了两句看起来差不多,但实际上是有区别的话,可这真的就是两句话,并不是同一句话在不同的集数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或者是类似的情况!毕竟,并没有人规定,人不能连着说两句相似但又不相同的话吧?虽然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但这个本质并不能一概而论,在一些个体身上,会有细微的差别这种事,也是非常正常的嘛!』
『嗯,也对!』伊芙佳点头道,『虽然我完全听不懂你刚刚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不过因为「他」也经常像你这样说些奇怪的话,所以我早就已经习惯了!好啦!你先观察一下这里再说吧!还有就是,我也顺便解答一下你先前可能出现的一些困惑!不管你想不想听,反正现在我想说,那你就乖乖站好,听着就可以了!不要想着跳过对话什么的,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些对话是无法跳过的!你应该明白的,就像很多游戏里,特定的一些对话和演出是无法跳过的一样!那么,废话不多说,我现在就开始了!首先是关于我怎么来这里的这个问题,关于这个问题嘛,我只能说,这大概就是命运的相遇吧!毕竟,你按下了那个「KO~KO~DA~YO!」的按钮,对吧?而我那时候,刚好就在可以收到这个按钮发出的信号的一个「设备」的附近,所以就通过那个「设备」过来了!然后,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我身上到底有没有这个地牢的二周目可用的货币的问题!毕竟,我看起来对这里相当熟的样子,所以借由这一点,判断我绝对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这种判断当然是非常正确的!不过,虽然我曾经很多次「通关」这个七层地牢,但我身上并没有任何这个地牢可以使用的那些货币!为什么?因为,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呢?那当然是人挂掉了,钱却没用完!虽然有些人也认为,最最痛苦的事情应该是人还活着,但没有钱了!但是,我认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前方的路就会不断的延伸,只要活着,钱是赚不完的!因此,最痛苦的事情必定是人挂掉了,钱却没用完才对!举个最实际的例子来说,这就好比你玩的一款游戏突然关服了,但是你在那个游戏里却有几百万,几千万,甚至几亿的游戏币没有用掉!就问你蓝瘦不蓝瘦,就问你抓狂不抓狂?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这个隐藏的二周目商店有什么特别之处,或者说有什么特别的「彩蛋」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说,你先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然后再小心的接近那个商店老板进行对话,到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了!』
于是,伊芙佳就这样,也不管在场的其他人想不想听,就这么自顾自的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当然了,吴辽其实还是一直在认真听的,至于梅友人和鬼递方他们两个有没有好好听,那就不得而知了。
按照伊芙佳所说,吴辽开始认真仔细的观察起了这个商店里面的情况。站在商店入口的地方,往左边看去,是一个看起来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破破烂烂的柜台,柜台后面坐着一个两眼无神,时不时还打着哈欠的光头男,那应该是就是这个商店的老板了。
目光向右移动一些,往正前方看去的话,会看到三张并排放的画像,上面分别画着一只猴子,其中最左边的那只猴子用双手捂着自己的两只耳朵,中间的那只猴子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双眼,最右边的那只猴子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很明显,这便是不听、不看、不说,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的三不猴了。
然后是最右边,里面有四个用破布挡住的隔间,看起来就像是那种非常原始的试衣间。虽说在这种商店理论上也是可以买到衣服的,而能买衣服的地方设置试衣间自然也是合情合理,无可厚非。但试衣间最起码得弄个门吧?或者像门的东西也行啊!弄块布挡着,像什么话?就算退一步说,就算一定要用布挡着,最起码也得弄块完整的布吧?弄块破布是什么意思?像话吗?像话吗?像话吗?
『看完了吧?发现什么问题了么?』伊芙佳问道。
『更衣室太不讲究了!』吴辽随口回答道。
『那可不是什么更衣室哦!客人!』这时候,有一个陌生的男子的声音从吴辽的左侧传来。
说时迟,那时快,吴辽转过头时,发现刚刚还在柜台后面打瞌睡的老板,竟然就站在了距离自己半米不到的位置,而刚刚那个陌生的男子声音,正是出自他口的。
『我去!你是怎么过来的?你是SCP-173么?只要没人眼睛盯着你,你就可以瞬移?虽说我们大家都知道,光头是实力的象征!但是,你这个移动速度也未免太夸张了点吧?就这么一转头,一眨眼的功夫,你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跑我身边了么?』吴辽先是对着商店老板吐槽了一番,而后又回头问梅友人和鬼递方道:『嘿!我的老伙计们,你们刚刚有没有看到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我的上帝啊!他实在是太快啊!我不过就这么一转头,一眨眼的工夫,他就像SCP-173一般跑到我身边了!哦!我的上帝啊!万一他跟SCP-173一样有扭别人脖子的爱好,那我现在不就成了老歪脖子树了么?真的是想想都后怕啊!』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吴辽纯粹就是开玩笑而已,哪里有游戏的商店老板会去扭断客人的脖子的?这种事既不科学,也不魔法!
『没有!我刚刚在看你说的试衣间呢!』梅友人摇头道。
『我也是,我刚刚也在看你说的试衣间呢!』鬼递方也摇着头,跟着说道。
伊芙佳并没有对这件事表态,只是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以示回应。
那么,情况应该就是这样没跑了,这个商店老板应该就是像SCP-173一样,拥有只要别人的目光不注视着他,他就可以瞬间移动的特殊能力!
『哼!如果你们真的是来捣乱的,是来抢夺我商店里的东西的,那么我们就会变成敌对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是会攻击你们的了!』商店老板的这番话,简直就像是看穿了吴辽的想法一样,只见他先是眼神犀利的说了一番狠话,而后又画风一转,话锋也跟着一转,转而说道:『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而受人滴水之恩,则必将涌泉以报也!这是我的处事原则!关于最近越来越多的人想攻击我的这件事,我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那就是《洞穴探险(Spelunky)》这款游戏起的头!什么干掉商店老板,商店里的东西就随便拿,这种理念到底是谁想出来的?就算只要干掉一个商店老板,就会全洞穴的连锁商店集体通缉,那又有什么用?厉害的家伙,或者是想找刺激的家伙,不一样还是会做这种事么?这个设计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商店老板的安全问题考虑在内啊!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啊!甚至可以说,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操作,直接就把我们商店老板变成了高危职业!你们知道高危职业有什么坏处么?知道么?』最后,商店老板还抛出了这样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高危职业有什么坏处?
难道高危不就是坏处么?
如果高危还不算坏处,那什么才可以算为坏处?
梅友人眉头一皱,发现问题并不简单,在思量了一番之后,恍然大悟,便是一边说着:『哦!我DAY到了!』一边走上前了一步。
『哦?你知道什么了?』商店老板问道。
『高危职业的最大坏处就是,让人无时无刻不得被迫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梅友人十分自信的回答道,『毕竟,如果不这样的话,随时都可能轻易的狗带!但如果一直这样的话,时间一长,就一定会产生脱发的副作用!虽然严格来说也不算是副作用,毕竟众所周知,变秃了的人,往往也会随之变强了!秃和强是有直接关系的两个概念!但是,秃头终究不好看嘛!不是么?』
『你说谁是秃子!你再敢说一次试试?』听到梅友人的这番高论,商店老板突然就炸毛了。
不,这么说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商店老板头顶并没有毛可以炸。
总而言之,商店老板很生气就是了。
『喂!注意你的言辞!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当场去世!』虽说没有头发可以炸毛,但态度明显就是炸毛了的商店老板放出了如此的狠话。
『抱歉!抱歉!真是抱歉!非常对不起!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恶意的!真的完全没有恶意的!』梅友人果断鞠躬道歉,连连向商店老板赔不是,『古语有云,过则勿惮改,犯了错误就应该果断承认及改正,没有丝毫需要犹豫的必要!真是抱歉!非常对不起!我是真的没有恶意的,抱歉!』
『呃……既然你都这么诚心诚意的道歉了,那我也就只好大发慈悲的原谅你了!』商店老板闭上双眼,语重心长的说道:『还好,你认真的道歉了,要不然后面发生什么事情,就连我自己也无法预料!人与人的体质是不能一概而论的,我曾经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一个滑铲,就干掉了114个为了抢夺我商店里东西的入侵者!后来,他们当中有一些死性不改的家伙,再度集结了更多同伙来犯!我当时又是一个滑铲,一下子又干掉了514个入侵者!自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谁敢抢夺我的商店了!遇事不决就滑铲,没有什么事情是一个滑铲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个滑铲!』
听完这些之后,吴辽不禁感到庆幸不已。还好刚刚自己没有像玩《洞穴探险(Spelunky)》游戏的时候那样,攻击商店老板,要不然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没想到,这位老板竟然是位滑铲大师!
『哇!原来是滑铲大师!失敬,失敬!』梅友人赶忙说了两句客套话。
『滑铲大师!久仰!久仰!』鬼递方也紧随其后的说了两句客套话。
『哇!原来是滑铲大师!辣是真滴牛啤!』伊芙佳也跟着说了两句,但她说的可不是什么客套话,而是嘲讽。
本来呢,吴辽在梅友人和鬼递方说完了客套话之后,也是准备跟着说两句的,结果却被伊芙佳给抢先了,这就让吴辽产生了犹豫。伊芙佳嘲讽这个商店老板,她是有这个资本的,毕竟是恐怖如斯的大妖怪,真打起来的话,又怎么可能会敌不过一个商店老板?虽说吴辽现在的实力也很强了,但自己也是没有必胜的把握的。况且,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唯有谨慎,谨慎,再谨慎才是上上之策!虽然这位老板用了很套路的「滑铲式」吹牛法,吹的天花乱坠,但万一这件事是真的呢?毕竟,刚刚瞬移的这件事可是真的,这个商店老板肯定是有实力,也是有操作的,虽然不知道具体厉害到哪种程度,但谨慎一些,尽量少树敌,总归是明智的选择!
因此,最后吴辽还是选择了沉默……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