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元輔
小說推薦大明元輔
伊勒都齐坐在马上,听着身边的楚库克尔絮叨,过了一会儿,他才突然开口:“楚库克尔,你有没有觉得高太师这一次……有些托大?”
楚库克尔的絮叨应声而断,诧异道:“托大?阿哈是指哪方面?”
伊勒都齐没料到楚库克尔会这样说,也有些意外,反问道:“你以为我是指哪方面?”
楚库克尔道:“高太师是明国的大官,手下有好多好多军队……诶,他现在到底是什么职务来着?”
伊勒都齐一翻白眼,没好气地道:“兵部戎政侍郎兼七镇经略,提督西北军务”。
楚库克尔毫不羞愧地点头道:“这就是了,你看他又不姓朱,却在二十多岁就当了这么大的官,这相当于什么?”
“哦,什么?”
“相当于三十年前脱脱在大汗心中的地位啊!”楚库克尔一翘大拇指:“脱脱是谁?哲别神射,蒙古第一巴图尔(勇士,也音译为巴特、巴特尔,后世学界主流观点认为满语“勇士”的“巴图鲁”也是出自于此),大汗麾下除了阿布之外,还有谁能比脱脱更受信任、地位更尊贵?”
伊勒都齐笑了笑,问道:“那你为何不说高太师是蒙古的切尽黄台吉(此时蒙古不避父讳),偏拿脱脱说事?脱脱是武将,阿布好歹才更像身为文臣的高太师一点吧?”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高太师又不姓朱,但阿布是黄金家族的台吉啊,这不能比!”
“好吧,那你说这个的用意何在?”
“哦,我的意思是说,他在大明的地位这么高,而咱们在大明的官职哪能跟他比啊,他下令让阿哈你去见他,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算不得托大。”
原来伊勒都齐和楚库克尔点齐兵马之后,还没出征就收到了高务实派人送来的“命令”。这份命令是高务实以大明兵部侍郎兼七镇经略、提督西北军务的身份下达给“大明指挥同知切尽”的,要求他本人或遣将“即刻检点兵马,至永兴堡外拜见。”
不过,楚库克尔这般一说,伊勒都齐却大摇其头,道:“你误会了,明人文官架子大,这我是知道的,但我所谓高太师托大却不是说这一点。”
“哦?那阿哈的意思是?”楚库克尔有些不能理解。
伊勒都齐目光闪了一闪,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我部此次调动了两万精骑,高太师手里却只有三万余步兵。这般情况之下,他若是让我孤身去永兴堡内拜见,那也还罢了,也符合明人的一贯做派。可他的命令却不是如此,他是让我去永兴堡外拜见——永兴堡外就是我们鄂尔多斯的领地了,他的意思是自己会率军在堡外等我,这还不托大吗?要是我忽然反戈一击,他的人头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呢。”
“阿哈万万不可!”楚库克尔大惊失色,连忙拉住伊勒都齐的手道:“阿哈忘了阿布对高太师的评价了?这般明显的破绽,连咱们都能看得出来,高太师还能看不出来吗?我看他要么就是自信手底下这三万步兵一定有能力抵挡阿哈的偷袭,要么就是另有安排或者埋伏,就等阿哈做出这办事来,他才好名正言顺的动手了!”
伊勒都齐一开始听着还不觉得如何,听到后面这句,才真正吃了一惊,心道:这一点我都没料到,怎么楚库克尔竟然想得如此之深?
那边楚库克尔却没察觉伊勒都齐的疑心,自顾自地道:“阿哈你也知道,阿布曾经仔细研究过高太师在漠南大战的表现,他说高太师这个人最厉害之处就是始终能料敌如神,而所谓料敌如神其实说穿了就是总能猜到对方会怎么想……这就厉害了啊,你要是想在永兴堡外动手,他岂不是早就在那里准备好了要守……守什么来着?”
“守株待兔。”伊勒都齐心中不忿,气道:“你这浑小子,竟把我比作兔子?”
“我只是那个……学以致用。”楚库克尔随口解释了一句,又道:“阿哈,这件事真的不能乱来,要不然到时候只怕连阿布都要被你连累了……”
“好了好了,我只是这么一说,又不是真要做,你着什么急啊。”伊勒都齐甩开楚库克尔的手道:“不过,既然你这么相信高太师厉害无比,那咱们就走着瞧,等我到了永兴堡外,倒要看看他究竟有什么埋伏或者倚仗。”
楚库克尔见他答应下来,总算松了口气,伊勒都齐与他从小长到大,别的先不去说,至少“一诺千金”是当得起的,他既然说不会,那就肯定是不会了。
“好吧,阿哈想看就自己小心着看看,我还要回去守住老营、照顾阿布,就不远送了,阿哈自己一路小心。”
“好,你也小心一些,我这次带走了两万精锐,你要防备博硕克图那小子的同党,千万不能让老营出了事。”
“我知道,阿哈保重。”
伊勒都齐不再多说,点了点头,转而大声喊道:“全军加快速度,明日午时之前必须赶到永兴堡!”
伊勒都齐这一路行军果然很快,次日上午便赶到永兴堡外的荒原,翻过一座平缓的山头,永兴堡已经遥遥在望。
但比永兴堡本身更加明显的,则是堡外的联营和分作数十个小方阵的整齐军伍。
伊勒都齐微微眯起眼睛,精于射术的他看得很清楚,这些联营至少是昨天扎下的,而且扎得很有法度。无论是间隔距离,还是鹿柴拒马的分布都十分严谨合理,一看就知道住在此处的是一支精锐之军。
不过,他也发现自己的情报有误了——其实他根本没有多少情报,只知道高务实此来所带给陕西三边的援军是三万余人,但却并不知道高务实此时并没有与从太原出发的李如松部会合。实际上,眼下永兴堡外只有他的家丁和京营七千,以及麻贵所部两万,一共不到三万人。
“托大”这个词又在伊勒都齐脑海中浮现。
“是支精兵不假,但在这荒野之外,不到三万步兵只怕拦不住我。”伊勒都齐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然后转头吩咐道:“一会儿咱们先上前,等离明军阵地五里……算了,离十里处你们便停下来,我带两百人上前参见高太师——除非我大旗倒了,否则你们绝对不可轻动,知道吗?”
蒙古骑兵甩了甩膀子,纷纷笑着道:“知道,咱们不会吓着明军的!”
伊勒都齐笑骂了两句,带着两万骑兵上前。
过了一会儿,高务实端坐阵中闭目养神,有传令兵上前与侍立一旁的麻贵耳语数句,麻贵摆手让其下去,然后走到高务实身边,抱拳道:“枢台,来者是伊勒都齐,他把大军留在了十里之外,自己带着两百骑过来了。”
高务实叹了口气,缓缓睁开眼道:“想不到这伊勒都齐还挺瞧不起我嘛。”
麻贵略有些尴尬,但还是道:“蒙古,蛮夷也,只服于武力,却不知智谋之可贵……”
“这却不然。”高务实摇头道:“蒙古未必是蛮夷,也未必不知智谋之可贵,只是伊勒都齐毕竟既没在我手底下办过差,也没在我手底下吃过亏,大概是有些不服气罢了。他将大军留在十里之外,明面上是向我表示没有恶意,暗地里其实是在嘲讽我军不足一战,只有离得这么远了,才能让我安心,呵呵。”
麻贵下意识捏了捏拳头,瞥了正朝这边过来的伊勒都齐一眼,问道:“若是枢台想要教训一下这厮,犬子虽然年幼,倒也还有几分武勇,可以让他去挑战一下伊勒都齐。伊勒都齐是蒙古台吉,且在前次随切尽西征之时就拿到了‘巴图尔’称号,如此一来他要么亲自接受挑战,要么选一部将接受挑战……”
高务实摇头道:“没有必要。”
麻贵一愣,迟疑道:“蒙古人服于力,一般不会因为比武失败而羞恼,反而会敬重胜者……”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耽误时间。”高务实微微一笑:“令郎承诏少有勇名,我也是知道的,这一次若你放心的话,我也会给他一些机会证明自己,这一点你不必着急。”
麻贵面色郝然,微微退后。
过不多久,外头报伊勒都齐已至,请求拜见。高务实淡淡地吩咐:“让他过来。”
前军变阵,空出一条宽大的道路,伊勒都齐摆手让随从骑兵停下,自己也从马上下来,昂然步入中军。
直到走到高务实的点将台前,伊勒都齐才收起倨傲之色,以汉礼遥遥参见:“番外属臣伊勒都齐代父库图克台(切尽蒙语音译)指挥同知参见枢台,枢台万福金安。”
高务实打量了伊勒都齐一眼,发现此人身材不算格外魁梧,没有大多数蒙古贵族那种五大三粗的感觉,倒和“明化”得非常厉害的把汉那吉有些类似,偏于瘦削清隽。要不是他依然长了一张典型的蒙古圆脸,还真看不出他是个蒙古人。
“起来吧。”高务实吩咐道,但却没有看座。
伊勒都齐心中想什么没人知道,但他似乎也不因为高务实未曾看座而恼怒,起身之后就安安分分站在那里。
高务实道:“我与令尊曾有过数面之缘,对他的印象颇为不错,一直认为他是蒙古人中难得的智者。听说他现在抱病在身,我也非常遗憾,并时常为他颂祷祈福。”
伊勒都齐连忙道:“多谢明王。”
因为切尽本身笃信佛教,高务实此刻既然说“颂祷祈福”,所以伊勒都齐只好改口叫“明王”了,毕竟他这个“降三世明王”转世真身是huo佛认定的,当然否认不得。
不过高务实只是提醒一下他,自己有这样一个让信了格鲁派佛教的蒙古人无法抗拒的身份,却并不打算一直拿这个说事,因此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令尊虽是大智者,但你身为其子,却还有待进益。”
伊勒都齐心中一愣,继而有些恼怒,强压着怒火问道:“不知枢台所指为何?”
高务实淡淡地道:“十里,不远不近,对于蒙古骑兵而言,可谓是既可示恭,亦可示威。伊勒都齐台吉,你是这个意思吧?”
伊勒都齐心中一惊,有些不安地道:“恕伊勒都齐愚钝,不知枢台所言何意……大军远离,只是为了避免因为双方语言不通而可能出现的冲突。”
高务实笑了笑,根本不理他这茬,反而淡淡地道:“或许你以为这已经足以示威了,不过很可惜,你此举并无意义。”
伊勒都齐面色慢慢沉了下来,依然坚持道:“伊勒都齐不知枢台何意。”
“是吗?”高务实叹了口气,摇头道:“那就看看我为何这般说吧。”然后朝麻贵摆了摆手。
伊勒都齐立刻朝麻贵望去,麻贵却不看他,只是从身边家丁手中接过一支古怪的火器拿在手中,然后又拿过一个火折子点燃,对着那古怪火器底部伸出来的一根引线点了火,用力往空中一抛。
“啾——砰!”
那颗火箭式的信号弹带着巨大的声响飞上天空,在空中炸出一朵不小的大红色火花。
大明朝的特色火器之一就是火箭,而且各式各样,名目繁多。高务实参与军工之后,尤其此次协理京营戎政之后,将京营也就是禁卫军的“花样火箭”砍了一大半,只留下几种他认为有发展前途的,其中之一就是信号弹。
而且留下的几种也被他下令去掉火箭上的什么“鸟嘴”、“龙头”之类的装饰件,只留下实际有用的部分,麻贵刚才使用的就是其中京华产的新型号:穿云箭一号。
此刻高务实忽然神秘一笑,朝伊勒都齐道:“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伊勒都齐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心中忽然冒出一丝不妙的感觉,连忙伸长了脖子朝周围望去,心中暗道:难道真有埋伏?可是我已经孤身入了他的大营,这埋伏还有何用?
但他还没来得及细思,面色就已经变了。
目力所及的四周远处荒原上,地平面的位置忽然出现了滚滚扬尘。
有大量骑兵!
伊勒都齐微微眯眼,尽量让自己的目力提高到最大,仔细盯着黄尘之中一面最先出现的大纛,然后瞪大双眼,惊得声音都变了:“脱脱?”
———-
感谢书友“曹面子”的打赏支持,谢谢!
感谢书友“sandmark”、“机的大哥”的月票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