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取基因
小說推薦奪取基因
展飞很是诧异:“你是如何看出,本尊与羲灵接触过的?”
“你说不说?!!”那男子怒道。
双方都不肯回答对方的问题,却非要对方回答自己的问题,都挺有脾气的。
展飞微微一笑:“你一现身就羲灵羲灵的说个不停,你与她是何关系?莫非你是她的姘~~头不成?”
“你找死!!”
那男子怒吼,迅速挥动械刀朝这边杀过来。
“哈哈,来得好!”
展飞一具化身在此,正要试试对方的实力呢,以后也好判断那玄苍大域的强者们的真正实力如何。
当下,也迎刀而上。
刹那间,双方刀来刀往,短短片刻便是无数刀影交错。一道道刀芒横掠虚空,将茫茫灰雾撕裂撕裂又撕裂,虚空破碎破碎又破碎。
两人不断爆发出银灿灿的光雾,但又都在倾刻之间吸纳收拢回去。
双方爆发的专属大道之精都扭曲改变周围的法则与大道,重塑附近的本源,但力量相互冲击相互抵消,谁都压制不了谁。
接着,就看到,那男子身边投影显化出一个巨大的宇宙虚影,瞬间将这片区域给笼罩住。
展飞就感应到一股强烈的压抑感,自己的修为居然被压制了部份,专属大道之精都没之前好用了。当然,这只是错觉。实际上,是他的精神意志受到压制了而已。
“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展飞很是讶异。
内宇宙投影外出,这种手段,早在展飞还是混沌主层次的时侯就运用了。
不,甚至不到混沌主层次,蕴宇境乃至更低级别的时侯就运用了。
效果嘛,投影体内的世界到外面去,那投影所在之处,就相当于是自己的体内世界。投影所在的区域,种种法则规则都会被强行扭曲,变化成为自己想要的法则与大道。
投影出一座城池,对方就如同在自己这边的城池中与自己作战。投影出一座宇宙,对方就相当于在这边的宇宙之中战斗。
投影出来的城池、星辰、星系、宇宙,就相当于将自己的“主场”投放于外。
甚至,内宇宙之中的生灵也可以投影到外界,参与战斗。至于各种神器之类投影到外界而形成攻击,种种能量形态的神龙凤凰之类投影到外界压制敌人,这些手段,都相当常见。
早在还相当弱之时就拥有这样的手段了,可随着修为提升战力提升,这内宇宙投影几乎没什么用了。
因为,对方的精神意志够强大,可以一念破除内宇宙投影。双方的内宇宙投影,谁的更强,有两个因素。一个在于谁的内宇宙更庞大更强大,另一个则在于双方的精神意志谁更强。
内宇宙有一百万宇之力,投影而出,就能碾压对方只有五十万宇之力的对手。内宇宙有一亿宇之力,投影而出,就能碾压一百万宇之力的对手。
只不过,投影出去的内宇宙越庞大越强大,所需要消耗的精神力量就越强。
混沌主还动用这等手段,到了超脱者层次,超脱之力可以轻易化解对手的内宇宙投影。
但没料到,借助专属大道之精,与内宇宙投影一起融合外放出去,居然还有这样的奇效?
展飞化身,纵然也有专属大道之精护体,居然还会被对方压制?
这就不得了了。这样的手段,必须要偷师过来,化为己用。
正想着,那男子又挥刀杀来。
展飞一退再退,但对方就只能将展飞逼退,硬是赢不了。
陡然间,对方投影的虚影猛然从一个宇宙的形态变成一个星球的形态,最后变成一方小天地小位面世界的形态。
奇怪的是,对方投影的东西越小,对展飞造成的压制力就越强。投影出一个宇宙所造成的压力,不如投影一个星球。投影一个星球竟不如投影一个不完整的小位面世界。
与混沌主层次的手段截然相反。混沌主是投影的内宇宙越多越庞大就越强。大不了将投影出去的力量压缩凝聚起来化为攻击。但不管怎么说,都是投影越庞大就释放越多的能量,压制力就越厉害。
“有古怪啊……”
展飞嘀咕着,那男子一刀狠狠劈斩下来:“死吧!!”
就在此时,虚空中另一刀也猛劈了下来,硬生生将展飞与那男子之间的虚空给切割出一道超巨大的空间裂痕。
就连那男子投影出来的小位面世界都被撕裂成了两半,留下一道超巨大的豁口。
那男子不得不退。精神凝聚,投影的小世界正迅速合拢,迅速恢复之中。
“你又是何方神圣?”祂盯着虚空中新冒出来的人影。新出来的人影给祂一种熟悉之感。
就此时,虚空杀进来的身影,与展飞化身融合。
刹那间,展飞化身穿上了更为精美凝实的专属大道之精神铠,手中的长刀也蜕变了。
整个人银灿灿的,威风凛凛。
“你!!!”那男子惊骇地盯着展飞。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展飞笑眯眯地问。
“惊你老木。意你老木!死来!!”
瞬间又挥刀而上。但这次,却是对方被展飞逼得节节败退了。
但展飞没有瞬间将对方击败,而是趁着这个机会研究对方释放投影而形成的小位面世界。
“你是何方神圣?本尊以前不曾听说,玄黄大域居然还有你这号强者!”那男子忽问。
“你对玄黄大域很熟?”展飞问。
“玄黄大域的顶尖强者,本尊大抵都了解。但是,对动用专属大道之精的,没有你这一号。莫非是新晋升的后辈?但若是新晋后辈,怎么可能对专属大道之精操控得如此熟练?居然没有一念而将专属大道之精回收本体,能一念直接回收到化身。更离奇的是,你的专属大道之精的量似乎不少。”
那男子本来以为,展飞这边的化身已经将本体的专属大道之精全部都带过来了,否则不会如此之强。可突然发现展飞还有另一具强大化身融过来,本体还没出现,就实在无法淡定了。
“哼,你话太多了。该说的一句没说,不该说的废话却又一大堆!”
“你!!”
就在这时,展飞刷刷刷几刀,将这片投影笼罩区域给撕裂斩开,那男子脸色微微一变,能量涌动。
展飞猜测,对方的投影如果被破,估计会对本体的意识核心造成相应的冲击。只是这个猜测没经过验实,不知道准不准。
正想着,那男子急速倒退,展飞急速逼近。
但虚空中陡然又有一股浩大的杀意凝现,一把长达数百万亿公里的长剑狠狠斩落。数十光年之长的长剑,劈斩出来的剑罡压得展飞陡然倒飞出去。
虽然没受伤,但这冲击可不轻。
就看到,一名身穿白袍,长发束起却有些许凌乱洒落的男子,自虚空迈步而出。一手持剑,脸色冰冷,盯着展飞:“玄黄余孽!”
展飞大讶。
那男子,看起来似乎颇为眼熟?
跟元古世界曾经出现过的“持剑书生”非常之相似呢。
那一位在元古世界之中晋升成为超脱者的前辈,展飞后来遇到的少见了。但不管怎么说,都可以肯定,那位“持剑书生”是玄黄超脱者,而不是玄苍超脱者。
眼前这一位,居然动用的是玄苍超脱之力,而且攻击之中蕴着融入其中的专属大道之精。
“你又是哪根葱?”展飞道。
“哼,找死!!”
白袍男子绽放着与持剑书生相似的超脱意志,精神波动非常之吻合,便动用的超脱之力却大不相同。灰茫茫黄滚滚的气息之中掺杂着银灿灿的光辉。
一剑撕裂虚空朝这边劈落。
展飞挥刀而上,当的一声,双方的力量爆绽扩散开。展飞一动不动,对方居然被逼得倒退了好几步。
祂脸色骤然一变:“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此话应该本尊问你才对。”展飞道。
“能以区区化身逼退本尊的本体,绝非籍籍无名之辈。在从多超脱者之间,也算得是真正的高手强者了。但玄黄超脱者当中的真正强者,本尊都见识过,而你却不是当中的任何一个。难道是新晋升的后辈?新晋升的后辈岂能如此强大?”那男子嘀咕。
展飞冷声一笑,这些家伙都仿佛听不懂人话似的,问什么都没答。
干脆将祂们击败镇封,再一一审问好了。
当即,挥刀而上。
倾刻间,就逼得那男子节节败退。
“此子异于常人,且与羲灵有过节。玄黄大域虽败,但如果让他这样的后辈强者崛起,对我们玄苍大域大是不利。本尊建议,一起出手对付他!”那手持械刀的男子道。
白袍男子没有吭声,但也没有反对。
此时,手持械刀的男子冲杀了过来,一刀挥动,虚空就形成一道璀璨的银河,星辰绽放着明亮的光芒。每一点星光,大都是周边无数虚空崩裂绽放的光耀,还有部份星光,是诸多压缩宇宙诞生而又毁灭,且有专属大道之精干扰其中而激发出异常的扭曲法则的力量。
一刀过,锁定虚空。
但展飞也是一刀反劈,就将那男子震退。
瞬间,对方两名强者一起联手,围攻展飞。
刚开始配合得很不好,展飞一个人吊打祂们两个。以区区一具化身力压两位拥有专属大道之精的强大超脱者,这场景很是骇然。
可是,祂们一落入下风,配合就迅速变得很好,发挥出一加一远远大于二的实力,竟然片刻就反过来压制展飞,让展飞再度节节败退。
“这两个家伙,不仅实力不俗,而且也很擅长配合战斗的手段。之前是抹不开面子所以才配合不好吗?现在是放下心理负担了,所以战力提升?”
想着,展飞冷声道:“好不要脸,你们居然两个欺负本尊一个?而且以大欺小,以前辈身份压制区区一个后辈的身份,你们还直介让人丢脸啊。”
那两位超脱者大怒,手持械刀的道:“居然敢讽刺我们,你找死。”
“难道本尊说的不对吗?”
“镇压了你再讲道理!”
话说着,两人联合不断压制展飞倒退。
这时,展飞陡然释放出一个内宇宙投影。投影的不大,只是专门让化身的体同的一个小世界投影出来。
一片茫茫大草原,周边是海洋。
一显化这幻影场景,就具现成为真实,展飞与祂们就被迫坠落下来,然后才陡然飞起,在草原与海面上大战。但祂们怎么打怎么加扭,仿佛明明有很强的力量却没办法发来似的。
“厉害啊,你该不会是刚刚偷师学会这手段的吧?”那手持械刀的男子道。
“什么?怎么可能……哼,这样的玄黄余孽,更是该死。杀!!”白袍男子的剑影密密,如同无数飞射的流星。一道又一道的炽线在虚空中显化,笼罩下来。
转瞬间,展飞的这个小世界投影就打爆了。祂们也同样投影小世界出来,都蕴着专属大道之精,都一样不是很成熟的样子,不大稳定。
双方的投影小世界对碾,但却没有崩掉,而是相互覆盖,让这片区域同时存在三人的意志与法则及大道,很是混乱。
大战持续,双方僵持难分胜负。
就在此时,一名身穿银铠,手持长枪的男子自虚空中走出。
展飞心头一跳,虽然眼前的男子看着陌生,但却能感应到杀意,而且竟隐隐有点熟悉之感。
接着,就见那持长枪的男子与持长剑的男子融合为一。然后,浩大的精神如狂暴的飓风撕裂混沌与次元时空,形成风暴扩张弥漫出来。
这气势,这场景,与展飞之前的两个化身融合时看起来差不多,但这边的气势更强,动荡更惊人。
略一沉默,展飞掉头就走。
“留下来!”那男子说着,一步上前,长剑斩落。
展飞感到了强烈的危机,自己的化身虽然不至于被毁,但却绝对挡不住这一剑,除非本体前来。
匆忙一刀交架,整个人就被震飞出去。
“怎么会忽然强这么多?祂融合了大量的专属大道这精吗?还可以用专属大道之精提升纯粹的破坏力吗?”
正想着,展飞再退时,那男子又追上。持械刀者穿梭虚空,刀斩虚无,制造屏障,阻止展飞倒退。而那个神秘男子则是又一剑劈落。
在这一瞬,展飞都想干脆将这边的专属大道之精召唤回本体算了,这边的化身也别强撑了。可是,千钧一发之际,虚空中一根粗大的禅杖,刺破空间,凭空扎了出来,竟硬生生挡在展飞前方。
璀璨的银光绽入,银雾弥漫,那神秘禅杖,挡住对手的攻击。
接着,就看到,一名同样身穿白衣但却光头的男子,赤足站于虚空。银灿灿的雾气幻化成如同天宫仙影环绕于祂身体周边。祂手中还握持着一把疑似以专属大道之精凝成的念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