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小說推薦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
┃查尔斯在我这.┃
┃()┃
┗━━━━━━━━━━━┛
宿舍里留下的一张纸条把昨晚打牌输了的弗莱娅给吓得够呛,然后急忙拿着纸条赶回南海农庄。
“西比尔,快出来!”弗莱娅一回到她们住的房子就喊了起来,“看看老板是不是出问题了!!!”
穿着睡衣的西比尔一手拿着自己的本体“未来水晶”,一边揉着惺忪睡眼走出了房间,问道:“怎么了,老板失去理智把你给三通了?”
昨晚打了一晚上牌的姑娘们也听到了弗莱娅的喊声,打着哈欠走出各自房间,一时间闹哄哄一片。
“老板把你给祸害了?”
“她才去多久,老板没那么快吧。”
“说不定老板突然领悟了时间停止的能力呢?”
“其实可能是她发现了老板穿过的女装。”
这些姑娘们叽叽喳喳的,直到弗莱娅大喊一声“老板可能被人绑架了”才安静下来。
大家一愣,丝卡蒂急忙问道:“到底是什么回事?”
弗莉卡把那张纸条递给她,说道:“你自己看吧。”
姑娘们围了过去,大多数人顿时脸色大变。
西比尔认识查尔斯还没几个月,她问到:“看笔迹和落款是女人的手笔,老板是不是跑其他女人那里去了?”
弗莱娅白了她一眼,说:“他干嘛要和其他女人跑。”
西比尔回道:“男人跟漂亮女人跑了有什么奇怪的。”
弗莱娅说道:“你当老板是什么人,你虽然没胸,但脸蛋漂亮,腰又细,屁股够翘,你见老板打过你主意了吗,连撞见你换衣服和洗澡,还有‘福利摔’这些都没发生过一次吧。”
要不是西比尔知道自己打不过她,她们两人现在就会打起来。
一直在研究着纸条的艾达和弗莉卡两人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艾达说道:“这写字用的能量没见过。”
弗莉卡眉头紧蹙,“我甚至分不清这究竟是魔力还是神力,只知道它的纯度极高。”
丝卡蒂扯了扯西比尔的睡衣,严肃地说道:“你快看看老板在哪,没有私奔了还留下这种纸条的,这分明是绑架。”
“大家做好准备,一有消息我们就把老板救出来。”
当年丝卡蒂从查尔斯那里蒙来一个骑士爵位,后来查尔斯捏着鼻子认了,所以她在遇事时经常以众人老大自居发号施令。
不过除了刚来没多久的西比尔外,其他人都不理她。
这次她的话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她们老板被绑架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思维惯性让她们一个个都往这边想。
西比尔来到客厅,把桌子上的扑克牌拨过一边,然后把本体放在桌子中间开始进行占卜。
过来一分钟,“未来水晶”里面丝毫没有动静。
“嗯?”西比尔的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蚊子。
“怎么样?”大家发现了情况不对。
西比尔说道:“有什么东西挡住了我和老板之间的联系,不过这可以解决。”
接着她和本体一同发出了白色的光芒,显然是用了真功夫了。
不一会,水晶球里出现了淡淡的红色。
那红色越来越浓,最终变成了火红一片。
“他的周围都是火!”西比尔惊声尖叫起来,“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火元素!!”
于是正在蒸包局上班的萝格被立即叫来了回来。
她一看水晶球里的红色亮光,当场被吓得冷汗直冒,差点跌坐在地上。
“怎么可能有这种地方?!”萝格惊恐地喊到,“就算是火元素界的中心也没有这么纯粹的火元素啊!!!”
“这些火元素……它们像是被专门提纯过的一样!”
“这不可能!”当娜对她说道,“还记得吗,我和以前的主人去过火元素界找你。”
“那里中心是靠着多得恐怖的火元素自动凝聚挤压除杂后才达到那种纯度的。”
“要取得比那里纯度还高的火元素,就需要极强的外力作用了。”
当娜看向西比尔,问道:“能知道位置吗?”
已经满头大汗的西比尔摇了摇头,她没法确定查尔斯的位置。
弗莱娅焦急地问道:“那老板在那里会有危险吗?”
萝格想了一下,回答道:“他有你的能力,我想他短期内用你的能量保护自己没问题。”
“时间长了我就不能保证了,要是我或者丝卡蒂在他身边还好,只是他一个人的话,他现在的势力没办法控制那些火元素。”
弗莱娅她们听了之后稍微松了一口气,短时间内没事就行。
艾达拿着那张纸条又看了看,说:“那么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要等对方开条件?”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绑架她们老板可是一个麻烦事,但运作好了回报丰厚,对方不可能不提条件的。
这时西比尔那边结束了占卜,主要是她的消耗有点大,得休息一会。
她到一旁的冰箱那里拿了一瓶饮料一饮而尽,这一口气就喝掉了盾桥学院里普通老师一个月的工资。
器灵姑娘们是可以不吃饭,她们平时吃饭更多的是和打牌一样的一种社交活动。
但她们可以通过进食高魔力的食物来补充魔力,理论上直接嗑魔晶也行。
只不过这种高魔力的食物制作复杂,价格昂贵,而且保质期短,就算查尔斯土豪也只能给器灵姑娘们和阿尔托莉雅按配给制供应。
恢复一些力量的西比尔坐在椅子上,看着姐妹们正在讨论绑匪会开怎样的条件。
有人认为绑匪会要大量的钱财,有人认为会要乌鸡腿杖之类的极品武器,甚至有人认为绑匪的目标是她们其中的一位。
只是西比尔的一句话让她们顿时安静了下来:“看来你们都挺喜欢现在的主人啊。”
弗莱娅理所当然的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这么好的主人去哪找。”
艾达也说道:“这段时间里你没担心过自己会被主人【禁则事项】吧。”
萝格看了看姐妹们,心中有些话决定还是不说了。
作为结过婚的器灵,她知道器灵和人类的感情——包括但不限于友情、亲情、爱情——实际上是裹着糖衣的慢性毒药。
不过现在看来自家老板正小心翼翼地处理着大家的关系,保持着紧密而不亲密的层度,或许过个三五百年大家就会淡了吧。
就在器灵姑娘们摩拳擦掌地等着绑匪上门提条件的时候,又一次身处火元素之中的查尔斯正在苦苦抵御着周围的热浪,同时分出一点心神,用传送术来解决一些身为人类无法避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