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小說推薦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而就在尼古拉二世犹豫不决的时候,英法两国给了沙皇沉重的一击,两国联合向俄国发出了警告,不要和华东**发生直接发生冲突,同时一但俄国和华东**发生战争,两国将拒绝履同盟协议,并停止对俄国的资金援助。沙皇心里自然是十分恼火,但在这个时候也无可奈何,毕竟现在俄国需要英法两国的资金援助。
有了英法两国的背书,有些头脑清醒的俄国大臣们也都纷纷向沙皇进言,不要轻易和华东**进行战争,国防委员会主席、王叔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陆军大臣苏霍姆利诺夫连袂向尼古拉二世发出了警告,在这个时候和华东**进行战争,俄国根本没有胜算;而首相兼内务大臣彼得阿尔卡季耶维奇斯托雷平甚致以辞职相威胁。
面对这么多大臣的反对,尼古拉二世也终于冷静了下来,王叔和陆军大臣到还不算什么,俄国的将军有的是,但斯托雷平要是辞了职,那可就麻烦大了。原来维特签定了【哈尔滨条约】回国之后,便辞去了职位,从此退出了政坛,而接替維特的就是斯托雷平,沙皇对他是寄于了厚望的,希望他能主导俄国的经济改革,让俄国摆脱现在的经济困境。
不过斯托雷平上任之后,并没有立刻着手进行经济改革,而是以莫须有罪名指控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策划叛国,逮捕了社会民主工党的65名杜马代表,把他们流放到西伯利亚,并强行解散第二届俄国国家杜马,重新举行国家杜马的选举。
国家杜马也就是俄国的议会,是1905年发生流血的星期天惨案之后,俄国**对要求变革的社会进步人士所做的妥协的产物。到1907年,先后进行了两次国家杜马的选举,大量社会活动家,进步人士党派通过选举进入国家杜马,并以国家杜马为平台,要求俄国取消沙皇专制,进行宪制改革等,并鼓动其他杜马成员,以反对**的决策为手段,胁迫**接受这些要求。
但举行国家杜马的选举只是尼古拉二世为了应对危机、缓和矛盾时的权宜之计,但尼古拉二世当然不愿放弃手里的权力,进行宪制改革,而且在远东战争结束之后,俄国得到了英法的资金援助,国内的局势也趋向缓和,危机也下降了许多,因此沙皇和国家杜马之间的矛盾也开始激化起来,而斯托雷平对付国家杜马的强硬手段,自然是正合沙皇的心意。
在第三届国家杜马的选举中,斯托雷平提高了权贵阶层的选票权重,减低平民阶层的有效票数及价值,因此大量拥护沙皇统治的贵族被选为杜马,从而使国家杜马倾向于与**的合作,取消沙皇专制,进行宪制改革的要求也渐渐平息下来。随后斯托雷平这才开始着手进行社会、经济改革。由于斯托雷平解散第二届国家杜马的强硬手段,得到了沙皇的充份信任,加上有英法的资金援助,因此改革也进行的颇为顺利,初步己取得了一些良好效果。
但这个时候如果斯托雷平去职,那么俄国的改革也必将半途而废。尼古拉二世的才智虽然平庸,但毕竟不是完全的糊涂之辈,何况在欧洲各国发生了多次社会革命,数位君主人头落地,也给了他足够的警示,虽然现在俄国的局势是稳定了下来,但隐患仍在,这次虽然是躲过去了,但下一次矛盾再激化,结果如何就难说了,因此不进行改革是不行的。
但改革也不能乱改,更不能什么都改,沙皇的权力,罗曼采夫王朝的统治是不能动摇的,而现在的俄圄除了斯托雷平之外,还真肘没有人能够主导俄国的改革。因此斯托雷平以辞职相威胁,尼古拉二世也能妥协,当然也是正好顺着这个台阶下。
于是尼古拉二世下令,再次向华东**重申,俄国没有,也不会支持蒙古,更不会干涉中国的事务,请华东**放心;又要求派驻蒙古的俄国军官,不得参与蒙古与华东**之间的战争,只能留在库伦,帮助蒙古训练军队、制定作战计划等等,但不得随军队出击,指挥蒙古军队战斗,以防在战场上被人民军抓住口实;然后再下令驻守远东的俄军,保持克制,严守疆境,不得越境,不得挑恤人民军,以免引发战争。
这几条措施发出之后,俄国上下也都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说服了沙皇,如果这样还不能避免战争,那就是华东**铁了心要战争,俄国也只能奋起应战了。
当然这几条措施下达之后,对蒙古库伦那边还要有个交待,可别让蒙古库伦灰了心不干了,因此俄国又派人专程面见哲布尊丹巴八世,表示俄国对蒙古的支持不变,而这些表态仅仅只是外交词令,请蒙古方面不必但心。
其实以哲布尊丹巴八世为首的蒙古高层到也没有在意,毕竟这些人中虽然也有些聪明人,但缺少世界视野,而且这数十年来俄国一直在向蒙古地区渗透,通过种种手段,拉陇蒙古的高层人员,并排斥异己,因此现在的蒙古高层普遍对蒙古都有好感,何况蒙古要独立建国,没有俄国的支持是不行,于是几乎都对俄国言听计从,基本没有人怀疑过俄国。
另外,现在蒙古高层人也都颇有些自信爆棚,首先是已经获得了大量的蒙古贵族的支持,如卓索图盟的喀喇沁郡王贡桑诺尔布、哲里木盟郡王乌泰、土谢图汗部的札萨克和硕亲王杭达多尔济、车臣汗部札萨克郡王棍布苏伦、赛音诺颜部札萨克郡王车登索诺木、车臣汗部札萨克固山贝子多尔济车林等等,全部都向哲布尊丹巴八世表示了效忠和支持。
其实这些人中,有不少都并不支持****建国的,但华东**在其控制的蒙古地区内打击权贵头人,扶植普通牧民的行为,引起了这些王公贵族的恐慌,原本在这帮人看来,****也好,受清廷的统治也好,或者是俄国统治也好,他们的地位基本都不会有什么变化,因为蒙古的地域太大,要想管好蒙古地区,就必须依靠他们这些权贵阶层,数百年来都是这样,之所以没有支持****建国,到不是有什么民族大义,而是先不急于站边,观望清楚大势并持价待估罢了。
但华东**显然没有按照这个套路出牌,而是把桌子直接给揪翻了,然后推倒重来。这下这些王公贵族自然不能接受,因此在这个时候,这些人也就不再犹豫观望,而是都投靠到哲布尊丹巴八世的旗下。而这些人都是有钱有人,加入哲布尊丹巴八世旗下之后,自然是令库伦的实力大增。
而其次是清廷派驻外蒙的库伦办事大臣延祉、乌里雅苏台将军堃岫、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荣恩都代表清廷,表示了对库伦的支持。
蒙古虽然承认臣属于清廷,但仍然保持着很强的独立性,由其是外蒙地区,由于存在着哲布尊丹巴这样一个掌握着外蒙实权的精神领袖,清廷自然也不会对外蒙完全放心,因此清廷建立之后,先后在外蒙地区设置库伦办事大臣、乌里雅苏台将军、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这三个官职, 全权负责管理蒙古的事务,同时也是监管蒙古高层及权贵势力。
由于近年来蒙古的独立情绪日重,因此三大臣和蒙古高层的矛盾也日益深化,但这一次三大臣全部都支持哲布尊丹巴八世,而且还是代表了清廷的态度,这是前所未有的。
当然在清廷看来,在这个时候,只要是和华东**做对的势力,就要全力的支持,最好是让蒙古和华东**拼个两败俱伤,那怕是能够拖住华东**几年也是好的,而且清廷的支持可不是口头上的支持,还有物质,清廷一口气就拨调给蒙古2000支步枪和10万两白银。
而在俄国、清廷的支持下,库伦也较短时间内,便组建起一支人数达20000余人的军队,共设立前后左右中五军,并任命达木丁**为中军统领,巴布扎布为左军统领、玛克萨尔扎布为右军统领、海山为前军统领、陶克陶胡后军统领,每支军队各约4000余人,哲布尊丹巴八世又亲白任命中军统领达木丁**为全军指挥官。一时之间蒙古大军也算是兵强马壮,因此蒙古高层也对此战充满了信心。
曾和人民军交过手的陶克陶胡,虽然也深知人民军的强大战斗力,但现在蒙古大军的兵力远在当初自已所指挥的军队之上,而且武器精良,弹药充足,加上这次作战,不是像自已那次是在蒙古与锦州交界的边缘地区,而是在蒙古草原的内部作战,蒙古军队熟悉地理环境, 同时俄国军官又为蒙古军队制定了不与人民军正面交战,而是利用蒙古骑兵机动性强的优势,突击、袭扰人民军的补济线的战术,因此陶克陶胡也觉得这一次蒙古军队确实和人民军是有一战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