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都灵,轰鸣的炮火声中升起了滚滚浓烟,硝烟弥漫了整座城池。那风中猎猎招展的鹰旗,已然残破褴褛,似乎顷刻间就会坠落。
垮塌的建筑物废墟中更是死尸伏地,不时还有伤员的惨叫声响起,隐约可见血流不止的伤口,却无人上前理会。
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战争,却依然持续。
城外的意大利兵士兵已经发生了冲锋,如波浪般起伏,他们口中,发出了震动天地的喊声。
这是灵魂的呐喊,声音互相传染,互相激励,消褪了心中许多莫名的恐惧。
要塞中加特林仍然吞吐着火舌,拖着长声的子弹,如蝗虫过境般纷纷划破晴空,只见不断地兵士倒地。
不过这些暗藏的火力并没有得意多久,进攻暂停过后,炮弹很快就宣泄了过来,只留下一片废墟。
炮火过后,后方的意大利士兵再次发起了进攻。撕心裂肺的嘶喊,疯狂的杀戮,炽热的烽火,使得两军兵士欲加地疯狂,战争也越发激烈。
飞艇上,摩尔克斯已经放下了望远镜,仿佛是不忍直视眼前的一幕。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摩尔克斯根本就不相信下方作战的部队是意大利士兵。
尽管场面有些混乱,明显是缺乏训练,可是意大利人表现出来的战斗意志,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惨重的伤亡,没有吓住意大利人。为了能够在炮火后第一时间抢占阵地,很多意大利士兵直接在百米开外卧倒潜伏。
要知道这年头的炮弹瞄准,可没有什么高科技指引,就算是确定了坐标,那也只是一个大概位置,命中率全靠炮兵的经验和运气,稍微有点儿偏差,那都是百八十米的误差。
这就意味着,没有后撤的意大利士兵,不仅要面临敌人的炮火威胁,还有可能被自己的炮兵干掉。
这种拼命精神,和传说中那支战场装死、摸鱼的意大利军队,完全就不是一个物种。
在被震撼的同时,摩尔克斯在内心深处也提高了对意大利的警惕,此刻他终于明白国内为什么会反对意大利地区统一了。
有这么多肯为这个国家拼命的人,意大利地区一旦统一,要不了多久又是一个中等列强。
对西有法兰西帝国,东有俄罗斯帝国的奥地利来说,南边实在是没必要再来一个列强给自己增加军事压力。
尽管短时间来看,法意会成为死敌,可是政治这东西谁能够说得准呢?
缓过神来后,摩尔克上将吩咐道:“没什么好看的了,降落回指挥部。”
奥地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利用意大利人消耗法国人的兵力,不仅增加了法意之间的仇恨,同时也增加了意大利统一的难度。
都灵是撒丁王国的首都,这场首都收复战,撒丁军队是责无旁贷。现在战场上的意军主力,就是以撒丁王国为主。
战争是残酷的,按照目前战场上的情况,等这次战役结束,这三十万撒丁军队必然会损失惨重。
意大利地区最强大的邦国实力被削弱,战后各邦国之间的实力差距缩小,维也纳政府的区域平衡政策实现,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
……
法军指挥部,亚德里恩元帅脸色铁青的质问道:“这就是你们口中那固若金汤的城防工事?
还让奥地利人把血流干?你们恐怕是准备让法兰西的小伙子们把血流干!”
不是亚德里恩元帅内心不够强大,实在是现实太打脸。在奥军的重炮攻击下,计划中的城防工事,直接成为靶子。
由于在前面的会战中,法军丢掉了大量的火炮,以至于都灵守军缺乏足够的重火力,想要进行炮火反击都做不到。
当然,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在丧失制空权之后,法军就算是有足够的重炮,也没有办法发挥出自身的威力。
毕竟炮兵阵地一旦暴露,就要遭遇敌人的空中打击。重炮移动不便,遭遇敌人空袭,连跑都没有办法跑。
分散部署到要塞中,又无法发挥出火炮的集群威力,毕竟攻城只需要撕开一道口子。任何一处被突破,进入巷战状态后,城内难以挪动的火炮,就成为了摆设。
负责城防工事建设的汤姆中将,急忙解释道:“元帅,我们事先并没有预料到敌人的火力会这么猛。
都灵的城防工事已经是世界顶尖水平了,主要是参考普俄战争的强度所设计,谁也没有想到敌人居然……”
承认偷工减料是不可能的,这涉及到了一个庞大的利益网络,一旦牵扯出来大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在这种背景下,自然只能让设计师背黑锅了。只有设计师抗下责任,才能够把这个问题揭过去。
不等汤姆说完,亚德里恩元帅就打断道:“闭嘴,我不想听这些废话。总之,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城防工事不堪一击,必须要马上解决。
如果城防工事无法发挥作用,那么巷战就要提前开始了。现在打前锋的都是意大利人,我们就算是杀伤再多,奥地利也不会感到肉疼。
不要指望敌人会有所忌惮,这里都灵城,和奥地利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是不会在意城内民众死活的。”
事实上,早在都灵保卫战开始前,法军就考虑过转移民众的问题,怎奈民间反对声一片。
站在法兰西的立场上,都灵是自家的地盘儿,又需要意大利人卖命,法军自然无法做得太过。
况且,转移民众说起来简单,真要是做起来却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守军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时间。
凡事都有两面性,大量的平民滞留城内,在增加守军后勤压力的同时,也会让敌人投鼠忌器。毕竟这里是欧洲大陆,没人愿意背上屠杀平民的恶名。
然而,现实却非常的打脸。从敌人肆无忌惮的使用火炮攻城来看,亚德里恩元帅就知道失算了。
今时不同往日,欧陆战争爆发前,奥地利只是欧洲列强之一,自然要重视欧洲世界的反应。
可现在不一样了,一旦法兰西战败,奥地利就一家独大了。作为欧陆霸主,些许流言蜚语已经不再是威胁。
何况,攻城的主力还是撒丁民族独立军。为了政治需要,未来的撒丁政府也站出来会奥地利背书,把屎盆子扣在法军头上。
犹豫了片刻功夫后,汤姆狠狠的说道:“元帅,既然奥地利利用意大利人当炮灰,那么我们可以利用炮灰对炮灰。
把全城的青壮武装起来,软禁他们的家属做威胁,逼迫他们参与守城。”
强征壮丁,并非什么新战术,在历史上时有发生。只不过随着热武器时代的降临,大家发现临时征招的壮丁不堪大用。
加上自由主义的崛起,强征壮丁的成本越来越高,容易丧失民心,以及人口的增加各国不再缺少士兵,强征壮丁的情况才逐渐减少。
汤姆敢提出这个建议,自然不是无的放矢。民心神马的,在这里法兰西从来都不曾拥有过,自然也谈不上失去。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法军在意大利地区肯定是待不长了。法意之间的矛盾又已经深埋,战后肯定会长期对立,现在强征意大利人上战场,相当于提前削弱了敌人的力量,替战后的法兰西减轻了压力。
一会儿功夫后,亚德里恩元帅摇了摇头:“没用的,意大利人不会那么听话。
就算是我们把他们的家属抓了,威胁他们上了战场,这些家伙同样也有办法捣乱。
想想我们之前征招的意大利士兵就知道,与其说他们在打仗,还不如说是在郊游。
最重要的是法不责众,就算我们发展他们消极怠工,也不可能真的把他们的家属都处理掉。
到了现在这一步,我们必须要考虑战后了。国内正在想办法和反法同盟接触,我们不能给敌人提供借口,增加谈判的难度。”
打不赢就谈判,这是欧洲世界的传统。法国政府同反法同盟秘密接触,在高层军官中本来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亚德里恩现在把窗户纸捅破,实际上也是对这场战争彻底绝望,毕竟敌军已经从瑞士杀入法兰西腹地。
室内的气氛一下子沉寂了下来,汤姆中将叹息道:“如果不行的话,那就只能让小伙子们拿命去拼了。
以我们的兵力,支撑一段时间倒是不难。可是伤亡,就没有办法控制了。”
看得出来,汤姆中将不光是在作秀,他是真的在为法兰西的命运担心。
捞钱归捞钱,作为既得利益集团中的一员,他的利益早就和法兰西绑在了一起。
豆腐渣工程,也不完全是他的责任。从一开始建造都灵城防工事,就是为了捞钱,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会遭到敌人进攻。
更何况,欧陆战争爆发的这么突然。建筑材料要优先供应前线,真要是为都灵建造货真价实的城防工事,时间上也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