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王七麟向谢蛤蟆使了个眼色,低声道:“你的名字不像样,我给你弄个假名,好歹先把威风撑起来。”
谢蛤蟆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陶蝉稽首行礼:“原来是王大人和谢道长,不知道二位来本君的道场有何指教?”
王七麟摆摆手说道:“陶先生,你一个读书人别说什么本君、道场之类的话了,你本是儒家子弟,现在却拜三清道君,这是叛徒行径明白吗?万一至圣先师不爽了,他可是会拿戒尺下来抽你这不孝徒儿的。”
陶蝉平静的说道:“王大人言重了,本君过去确实读过圣贤书,但一朝悟道,扯断玉锁、顿开金绳,脱离躯壳遨游天地间,已经改修了长生大道。”
王七麟问道:“你自愿修这长生大道?”
陶蝉点点头说道:“自然自愿,长生大道是不愿意修呢?”
王七麟说道:“是呀,长生大道,这是多么诱惑人的东西,谁不愿意长生不老呢?”
陶蝉微笑。
王七麟又问:“可是你修的这是长生大道吗?你看,你现在独自一人在一个虚无的世界中,你在这里修道,没有家人、没有人家,没有关心你的人也没有你关心的人,这算什么长生大道?这是绝情大道!”
陶蝉断然道:“只要能修得长生不老,绝情大道又如何?再说,谁说这里没有人家?”
他轻挥羽扇,一阵狂风席卷而来。
八喵和九六眼疾爪快,各自抱住他一条大腿。
风很快停下,他们出现在一座高台上,面前的台下则出现乌压压一群人,一眼看不到边,脑袋聚集在一起,如丰收时节晒粮场上的麦粒。
这些人全是寻常百姓打扮,跪在台下冲他们磕头行礼:“仙人在上,请受信徒一拜!”
也有披甲带刀的猛士分列两侧,看见他们出现纷纷半跪在地:“末将等恭迎仙师。”
而在他们身下一级台子上则有身穿龙袍、头戴皇冠的昂扬男子率领文武百官低头而立,他们很快也下跪行礼:“奉天承运,弟子见过仙家。”
王七麟失笑道:“这都是虚假的东西,你用这东西来安慰自己?”
陶蝉淡然的吟唱道:“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到了这里他安静了一下,笑吟吟的看向王七麟道:“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王七麟凝视着他说道:“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修道先修心。
道心不稳,道境不固。
陶蝉的额头跳了跳,露出几分恚怒之色。
他又挥手,场景再变。
月色皎洁,一行人出现在一座山巅,山上有一棵青松,松枝张扬伸展,如碧盖笼罩着半边山头。
清淺一夢訴流年
树下有石桌石几,石几是棋盘,上面摆放着一副棋子,旁边则是一壶清茶。
陶蝉长笑道:“明月松间照,清泉是清茶,两位道友何不共饮一杯?”
有仙气飘飘的纤柔女子踏云而来,为他们煮茶倒茶。
王七麟举起茶杯喝了一口。
他心里咯噔一下。
茶是真的,水质柔和清冽,叶芽唇齿留香。
陶蝉笑吟吟的看着他:“本君的道场要什么有什么,二位道友来说,本君有这般美妙仙境不住,还去那悲苦人间做什么?”
王七麟放下茶杯说道:“你这里要什么有什么?不,人间许多东西你都没有。”
陶蝉不屑的说道:“请道友提点,只要道友提到的东西,本君这里都有!”
大明1617 淡墨青衫
“无论是荣华富贵,无论是美女如云,无论是权倾朝野,无论是饕餮美食,无论是水天一色,都有!”
王七麟问道:“那你这里有电脑、有手机、有飞机、有量子力学、有黑洞吗?”
陶蝉皱眉道:“你这是胡说的什么?”
王七麟认真的说道:“我没有在胡说,这都是人世间的东西呀,电脑是个带发光板的东西,只要有电力有网络,它就能让你和世上任何有电脑的人取得联系。”
“瞬间的联系!哦,不过不能有墙,否则只能在某个区域内使用。”
“手机是只有我手掌这么大的东西,上面有一个个按键,按键是十个数字,数字之间不同组合代表不同人的联系方式,只要按下某人所属的数字,就能瞬间与他联系。”
陶蝉露出感兴趣的表情:“还有这样的法宝?有点意思。”
王七麟摇头道:“这不是法宝,是绝大多数的老百姓就能拥有的东西。”
陶蝉哈哈大笑:“哦,人世间的老百姓也能拥有法宝了?”
王七麟怜悯的看着他,说道:“陶先生,你真的很可怜,你应该不要急着修长生大道,而是先修人行道,世界那么大,你该去看看。”
“我发誓,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都是人世间存在的!我以我的武道之心发誓!”
武者以武道之心立誓,如同修士以道心立誓,这都是本心誓言,不能轻易许下的,因为他们要突破境界就要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信心。
可若是以本心说过谎,那突破的时候难免会心虚,会不够自信,这样很容易受到影响,导致修为难以寸进。
陶蝉震惊的看向他,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一切,都是真的?”
王七麟点头:“我以武道之心发过誓了,都是真的,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只是我也没说是咱们九州人间界存在的东西,所以我可没有虚假立誓。
陶蝉怔怔的看着棋盘,忽然摇头:“不可能,这不可能的,没有这些东西,本君是这里的神灵,已经修成了大道,在这里没有本君做不到的事!”
王七麟说道:“有!”
陶蝉怒道:“没有!”
“那你来创造一块你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王七麟干脆利索的说道。
陶蝉愣住了。
王七麟继续说:“那你来写出一个你自己不会写的字!”
陶蝉的眉头开始跳了。
王七麟又说道:“那你来创造出一个比你修为更高、能力更大的人!”
陶蝉彻底颓了。
八喵站起来将小爪爪摁在肚肚上,作掐腰姿势:我爹牛逼坏了。
重生之破繭
陶蝉皱眉思索他的话,思索了一阵后他叫道:“反正我要修长生大道!反正我不想再做凡人!我不想再经历生死!”
他浑浑噩噩的走到石桌旁坐下,将手肘撑在桌子上用手掌捂住了脸。
一股闷闷的声音从他手掌下响起:“你们知道我的身份,那应当也知道我父亲已经去世的事吧?”
“我父亲是个好人,很好,他是个大善人,人人爱戴的人,可是他有一天去买书的路上病倒了,我亲自去照顾他,你们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
“他有很好的郎中看诊,吃着很好的药,可是一天天却衰弱下去。”
“他变得越来越瘦,越来越没有精神,最终他陷入恐惧,他不想死,因为他还没有进不惑之年!他应当还有许多日子才对,但没有了,他一点点的死了!”
“真的,他是一点点死掉的,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点点的死掉,却毫无办法。”
“我陷入了恐惧中,我不能那样,我不想有朝一日变成那样!”
陶蝉哽咽了,他擦着泪说道:“我愿意做个好人,可我不想死,两位大人,你们想死吗?”
王七麟说道:“我不想死。”
谢蛤蟆抬头,透过松枝看向月亮,沧桑一笑。
“还是年轻,等你们到老道这个年纪就知道了,有时候死才是解脱。活着?嘿嘿!”
松林漏月光,疏疏如残雪。
老道士面庞如同一座老山,上面的皱纹便是老山的千沟万壑,月光是冬月的一层霜。
王七麟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难受。
谢蛤蟆也看了他一眼,然后偷偷对他说:“但老道士是贱脾气,这辈子不想解脱!”
王七麟满腔悲情喂了狗。
陶蝉擦擦脸看向他说道:“你看,你也不想死,那你何不留在这里与我同修长生大道?”
王七麟说道:“我不想死,可是更不想离开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哦,还有妖。”
“我不想说什么大道理,”他摇头,“我这辈子最讨厌大道理,懂的大道理再多有什么用?难道就能过好自己的一生了吗?”
“陶先生,我想告诉你,人要活着是因为人生中有许多比活着更重要的事。”
“比如与你爱的人一起吃个糕点、喝一杯清茶,比如与爱你的人一起生上十七八个宝宝,比如去帮助那些需要你帮助的人,去认识那些你不认识的朋友,去看那些你没见过的风景。”
新婚男神太兇猛
王七麟说道:“你现在在这里潇洒自如,可是你的妻子已经因为你昏迷两月而哭到身体虚弱,你的好友庄梦蝶为你四处寻找高人来救你,你和你父亲帮助过的老百姓日夜为你焚香祷告。”
“庄梦蝶为了救你,他在从长安城到霸邑的路上遇到了一伙强人。”
“我们来到霸邑后吃早餐,店家得知我们是为救你来的,不但不收钱反而主动带我们去你家。”
“我们从霸邑穿过,听到的是百姓口口相传的霸邑陶氏仁义无双,我们进入你家,看到的是你家中祖先牌位前的祭品很新鲜,摆放很整齐。”
“这是我从未见过的。”王七麟摇头,“若是人间真有长生,霸邑百姓一定很希望每一位陶氏子弟能长生。”
“实际上陶氏子弟或许会死,但陶氏不死,陶氏长生几百年了,只要有子嗣传承家教,它还可以一直长生下去。”
陶蝉呆住了。
高山崩塌,老松断裂,月亮隐去,白云悠悠。
他说道:“你们早餐吃的是什么?”
王七麟说道:“大肉包子和一人一碗胡辣汤,店家得知我们要去给你救命,又坚持给我们端上来一大盘子煮鸡蛋和咸鸭蛋。”
陶蝉轻生一笑,道:“是万伯家的馆子呀,他家的猪肉大葱包子最好吃,我每次都要吃两个大包子才能感到过瘾。”
“万伯很孝顺也很讲情义,我爹只是借给他过十二枚银铢,他一直讲恩情记到现在。”
他又笑道:“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长生大道,真是寂寞呀!”
他起身冲王七麟和谢蛤蟆深深鞠了一躬:“二位大人才是真智者,在下佩服。二位大人为救我耗费力气又耗费唇舌,在下感激。”
“若是可能,烦请二位大人将在下带出这仙境。”
“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矣!”
他的话音落下,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浩浩荡荡、绵延悠长:“陶蝉,你不想修长生大道了吗?”
“长生之道,任时空消逝,你永不消失!”
“人间弹指不过百年,修得长生大道,证得无上果位!”
陶蝉笑道:“多谢神君教导,但在下已经想通了,长生大道终归太过绝情,我一介凡夫俗子,哪有这个心气与魄力?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还是回我的人间,去担心我的生死存亡、吃喝拉撒吧。”
狂风从四面八方吹起,八喵和九六再次开启抱大腿模式。
奶白色烟云汇聚成一团,无数张大大小小的脸出现在他们上下四周,他们顿时被这些狰狞面孔包围了起来。
最大的脸有几丈高,最小的也比人高,它们参差不齐的交错在一起,横眉怒目,震人心魄!
“想走?你已经来了还想走?没门!”
“你们都走不了!你们以为这是哪里?你们以为这里说走就走、说留就留?”
王七麟问道:“我们要是留下,你管饭吗?”
咆哮的面容一下子愣住了:“什、什么?”
王七麟说道:“你不让我们离开这地方,那我们要是留下,你管饭吗?”
咆哮的面容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管。”
王七麟说道:“那我要吃三明治、吃汉堡包、吃十一分熟的牛排、吃鱼子酱,我家的猫要吃猫粮,猫粮里面要有金枪鱼肉要有和牛肉要有玉米粉;我家狗要吃狗粮,狗粮里头别放盐,它吃盐多了掉毛!”
诸多面容围绕着他们开始转动,重新变得狰狞:“你他娘的脑袋瓜子有毛病,对吧?”
王七麟说道:“你想要反悔,对吧?”
庞大的面容齐齐吼道:“你们走不了!你们不准走!既然你们选择进入我的地盘,那谁都不准走!”
谢蛤蟆不耐道:“无量天尊,你一个小小的励学天禄凭什么阻拦我们?现在老道给你三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老道撕碎你然后出去;第二个选择是你主动放我们出去,第三个选择是我们外面同伴撕碎你放我们出去,来,自己选吧。”
他的话音落下,一个道家真君巨像自他身后站起。
眼神冷漠而沉着,降魔剑锋利而粗犷。
王七麟惊愕看向他道:“道爷你怎么可以施展修为?”
谢蛤蟆说道:“你也可以。”
王七麟一运行阴阳大道,太阳真气与太阴真气左右射出,一热一冷如同两把剑。
谢蛤蟆又说道:“刚才在外面只是为了向庄少爷赚点人情罢了,若是让他知道这幻界是个小儿科的东西,那御史大夫可就不会承你人情了。”
看到他们拥有修为,八喵一下子抖擞起来。
它用尾巴撑地站起来,一爪抓一个小尾巴,好像手里拎着俩锤:日您祖宗,您要是继续装逼喵爷可就要捶你了哟。
九六照例蹲下撒尿。
它先占个地盘。
励学天禄实在不是什么狠角色,见此诸多庞大面容迅速消失,王七麟感觉眼前一片空明,下意识的往前走去。
眼前环境大变,他睁开眼睛,又看到了书斋的一切和徐大等人。
一声欢呼猛的响起:
“少爷醒来了!”
“睁开眼了睁开眼了,少爷睁开眼了!”
“快点准备温水,给夫君喝点水,他一定渴了!”
庄梦蝶冲到陶蝉跟前去激动的看他面容,问道:“蝉哥儿,你怎么样?”
陶蝉虚弱的苦笑道:“很累,很无力。”
庄梦蝶又激动的冲到王七麟跟前伸手抓住他肩膀摇晃:“七爷,你真是七爷!果然不负所托!你果然厉害,你果然是厉害,我找对人了,找你就对了,就得找你呀!”
他激动到胡言乱语。
雉山等人纷纷跪下给他磕头:“王大人神人呀。”“真人是大慈大悲道祖转世!”“下辈子给大人和真人做牛做马在所不惜!”
王七麟去扶起他们说道:“也得感谢你们,若不是你们拿出这个册子,我们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这叫吉人自有天相。”谢蛤蟆抚须笑道,“是老天爷保佑你们家公子。”
穿越之替身夫君
陶蝉喝了点水后精神好转一些,他让妻子扶着自己要起身感谢他们。
但他实在是虚弱,几次起身未能站起来,只能让妻子代自己行礼。
王七麟连说不必多礼,这一切都是听天监该做的事。
陶蝉却说这是救命之恩、救陶氏全族传承之恩,无论如何都要报答王七麟。
王七麟说道:“如果你非要报答我,那你将这册子卖给我怎么样?”
陶蝉爽快的说道:“何谈买卖?这多难听!七爷若是喜欢那就拿走,唉,在下当时也是昏了头,得知这书里有长生之道,竟然舍得花十个金铢买下它!”
“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管家问道。
陶蝉羞愧的叹了口气,说道:“我父亲过世后,我一直恐惧死亡,想要修长生之道,但苦于无路可走。腊月二十我去进货,凑巧碰到一个老乞丐,那老乞丐拿出这册子告诉我,说里面藏有长生之道,作价十个金铢,于是我带他回来花钱买了下来。”
“啊,我记起来了。”雉山恍然,“掌柜的还请他吃了一顿饱饭,他吃掉了两只烧鸡喝掉了四斤花雕!”
陶蝉叹气道:“就是那位老人。”
雉山大怒:“掌柜的请他吃饱饭给他买冬衣,他竟然恩将仇报……”
“不,他没有恩将仇报,是我自己鬼迷心窍。”陶蝉摇头,“他当夜入我梦来,将用这册子修长生大道的真相告知与我,告诉我一旦修了长生大道,此生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却要舍弃身边人。”
“我犹豫几日后,还是按照他的指引选择了修习长生大道,唉,真是糊涂!”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挥拳捶自己的脑袋。
陶氏急忙拉住他的手,柔情似水的安抚他的情绪。
王七麟奇怪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会昏迷在家门口,哦,就是你为什么选择在祖宅门口去进入幻界修道?”
陶蝉不好意思的笑道:“在下本来是要回去叩拜祖宗请罪,然后再去修那劳什子长生大道。结果到了门口犹豫起来,唉,那时候实在是没脸见列祖列宗,最后索性胡乱做了决定,不去见列祖列宗,直接修道!”
重生之承續 無措倉惶
王七麟笑着对谢蛤蟆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哦,我还有个疑惑……”
谢蛤蟆说道:“七爷,咱们后面再聊吧,陶公子看起来实在是疲惫的很。”
王七麟满含歉意一笑,说道:“好,反正人救回来了,陶公子好好休息,我们在长安城还有要案,得赶紧回去。”
陶蝉急忙伸手死死拉住他衣袖不让他们走,王七麟让庄梦蝶作证,说他们确实刚抓了一伙罪犯有很重要的案子还要继续侦破。
庄梦蝶点头,说这个案子涉及一位四品官员凶杀,圣上亲自过问,案情确实很紧急。
陶蝉便恳切说道:“请诸位恩人在长安城稍候,等到在下身子养好一些,一定去当面致谢!”
婚寵撩人,軍長壞壞 夜曈希希
王七麟笑道:“好,那你好好养身子,咱们用不着多久就会见面的。”
谢蛤蟆递给他一张符箓说道:“你阴魂刚回来,身子骨虚弱,阳气弥散,怕是有小鬼要来抢你身躯,所以你一定要小心,莫要离开家宅。如果非要离开家宅,那就随身带着这个护身符。”
陶蝉接过符递给管家让他小心收好,感激道:“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在下愿下半生日日为恩人们诵经祈福,祝福你们今生顺利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