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oak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墨桑 愛下-第125章 桑字旗閲讀-henx8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
太阳高高升起,照着排列整齐的北齐步军战阵。
新早婚時代
金灿的阳光,在锋利的盾牌边缘,林立的长枪枪尖,缓缓流动。
无数面五色旗,鲜亮明艳,阵营分明,在微风中,安静的垂着,只偶尔扬起一只角。
李桑柔眯眼看着眼前的战阵,一块块一条条,整齐如一,无数彩旗,流动的金光,像是运动会,只是,胜者要收割的,先是生命,再是荣耀。
远处,无数铁蹄砸踏着地面的震动,远远传来,如同沉闷遥远的雷声,又如同大年初一那彤云密布般的鞭炮声。
步军方阵之后,在层层旗帜的掩映之后,顾晞全副铠甲,黝黑的头盔之下,神情凝重,在他身后,五百云梦卫安静的骑在马上。
方阵侧后,一片高起的小山丘上,在中军的拱卫之中,文诚轻铠轻甲,骑在马上,立在顾晞那面巨大的牙旗之下。
旁边,文顺之白盔白甲,手握长刀,立在诸人之前。
异海录
李桑柔骑在马上,站立在文诚旁边,踩着马蹬站起,看向梁军方向。
她已经感受到了马蹄的震动。
顾晞身后,一面黄旗摇了摇,文诚立刻看向李桑柔,点了下头。
李桑柔跳下马,大常和黑马跟着下了马。
李桑柔背后一把长刀,走在最前。
大常背着狼牙棒,一只手扛着卷起的大旗,一只手拿着只钢弩,黑马背着长刀,挂着箭袋,抱着只钢弩,一左一右跟在李桑柔后面,往步军战阵走过去。
三个人不紧不慢,走到战阵正前五六十步,李桑柔稳稳站住,从大常手里接过钢弩。
大常递出钢弩,双手举着那面大旗,几下甩开,仰头看着旗,挥了两下,用力扎在地上。
旗子用的是上好的软绸,底色是艳丽的正红,如血一般,正中一个大大的青黑桑字,旗子一端,缀着滚了金边儿的同色饰带,极其漂亮。
大常往前一步,站在李桑柔侧后,从黑马手里,接过另一张钢弩。
三个人刚刚站好,远处,无数铠甲鲜亮的轻骑,一排排涌进视野,很快就漫延成仿佛没有尽头的、刺眼的铠甲的海洋。
李桑柔眯眼看着眼前的壮阔景象。
世子说他们有将近十万骑兵,眼前不知道有多少,她没有乱点不乱的点兵本事,数不出来,眼前这些,已经极其壮阔了。
嗯,果然像世子说的,太多了,有点儿挤。
“唉哟娘唉!这么多人!”黑马一声惊叹。
血染的黎明 銀子
“别管他们,看着老大。”大常闷声说了句。
“要是有身铠甲,我觉得我挺像二郎神的。”黑马往上耸了耸肩膀。
大常无语的斜了他一眼。
李桑柔没理会两人,眼睛微眯,看着对面错落却紧密的骑兵线阵,从最左边,慢慢看向最右边,再看回最左边。
世子说,骑兵冲锋,最强的小队,多半放在侧翼,不过像今天这样兵力悬殊的冲锋,极大可能,最强的小队会放在中线,这样,只要一次冲锋,他们就能把步军战阵从中间撕破,然后绞杀吃掉。
嗯,那就先中间。
海域帝國千年的等待
对面的骑兵海洋,在短暂的停顿调整之后,猛一声鼓响,骑兵海洋正对,正对着李桑柔,人马率先冲出。
对于南梁的铁蹄来说,战场中间孤单渺小的三个人,和那一面旗,如同蚂蚁一般,不管他们要做什么,都不必理会。
数万铁骑的洪流之下,一个两个人,哪怕是天下第一高手,也微不足道。
李桑柔紧盯着奔跑的骏马,和身后一声尖锐的哨声同时,平托起钢弩,连绵不断的破空声后,对面正中,紧挨在一起,刚刚提起速度的十匹战马,几乎同时扑倒在地。
南梁的骑兵催着战马,刚刚把马速提上来,还没能跑散开来,一匹匹战马,挨的很近。
紧跟在后面,已经奔跑起来的战马,根本没法躲避,被横死在前面的战马绊倒,摔滚出去,再绊倒后面的战马。
马上的人被甩出去,被同袍的铁蹄踩踏,但更多的轻骑,下意识的勒紧缰绳,尽最大努力避过摔在地上的同袍。
混乱迅速漫延,两边的轻骑,急勒缰绳,勒慢战马,骑术略差一些的,用力过大,勒的战马横过来,拦住了后面的战马,后面的同袍只好急急紧勒缰绳,避过阻碍。
无数战马被急勒的扬起前蹄,愤怒嘶叫着,斜横过去,掉过头,再冲往前,却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同时横死的十匹马,如同横在水流中间的石头,拦住水流,撑得水流混乱起来。
李桑柔将钢弩递向黑马,同时从大常手里接过另一把钢弩,一息的停歇之后,破空声再次响起,右侧冲在最前的一排十匹马,同时扑倒。
后面一片轻骑跟着摔倒,勒停,战马扬着蹄,嘶叫着,转着圈,又是一团混乱。
随着连绵不断的破空声,冲锋的南梁轻骑,一片片扑倒,绊倒,人叫马嘶,一团接一团的混乱,将海潮般的冲锋,撕扯的七零八落,气势锐减。
从第一声破空声起,黑马就顾不上其它了,只盯着李桑柔,接过钢弩,飞快的装好弩箭,递给大常,大常拉开钢弩,递给李桑柔。
黑马再接过钢弩,装箭,再递给大常,大常拉开钢弩。
两个人全神贯注,忙的确实只能看着他们老大了。
黑马装完最后十支弩箭,接过钢弩,喊了声,“没啦!”背上钢弩,转身就跑。
大常拉开钢弩,递给李桑柔,也是转身就跑,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李桑柔射完最后十支弩箭,扔了钢弩,一个转身,跑的可比大常黑马快多了。
南梁的轻骑,离她只有不到两百步了,照那天的尝试,这个时间,正好够她在箭雨到来之前,冲到盾牌后面。
和李桑柔同时,原本阵列分明的齐军步阵,那些长枪,哗啦啦如潮水般往后退却。
一排排弓箭手从盾牌之间立起,张弓搭箭。
流星划过陌生的你
箭如雨一般,落进刚刚被李桑柔的钢弩凌虐过的南梁骑兵中间,对面的长箭,也如雨一般,砸在盾牌上。
三轮箭雨过后,齐军步军扛上盾牌,弓箭手背着长弓,收拢起来,让出几条通道,往回撤的飞快。
五百云梦卫跟在顾晞身后,从步军中间,疾冲而出,迎上南梁轻骑,如箭一般,直冲而入,将南梁轻骑分割成两团。
云梦卫后面,一队队的轻骑也疾冲上前,迎着南梁轻骑撞上去。
和顾晞同时,文顺之带着亲卫,如同另一支利箭,从侧翼冲入梁军,将已经混乱起来的梁军再次分割。
李桑柔三人本来就跑的早跑的快,又几乎空着手,很快就脱离了步卒队伍,径直奔往不远处的小树林。
小树林里,小陆子牵着四匹马,正伸长脖子,急的团团转,看到冲在最前的李桑柔,一声老大都带出哭腔了。
打仗这事儿,他是头一回,没想到阵势这么大。
“你马哥我刚才,威风极了!你看到没有?”黑马兴奋的声音变调。
“快走!”李桑柔声调严厉。
“这是常哥的马。”小陆子先把缰绳递给大常。
大常这匹马,是百城去挑的,挑来挑去,从云梦卫带来的备马中,挑中了这匹个子大耐力足,特别有力气的马。
四个人上了马,小陆子催马跑在最前带路,先奔向自家后方,绕了个大圈子,从另一面,冲到两军之间的一座小山岗下。
蚂蚱从一块大石头后面扎出来,“打!打!打起来了!可吓人了!”
蚂蚱有点儿吓着了,他一直觉得,他可是经过世面,打过大架的,刚才趴在山上看冲锋,才知道什么叫世面。
“出息呢?”黑马伸手在蚂蚱头上拍了下。
蒲公英不曾吹過的季節 雨若寧
茅山道士闖花都
“小陆子看马,走!”李桑柔推着蚂蚱转了个身。
“就在前面树下。”蚂蚱一个转身,手脚并用,往小山上爬的飞快。
“老大来了!”窜条从树上跳下来。
大头从石头后面伸头出来,指着前面,“老大,那个就是牙旗吧?我瞧着不咋像,窜条说那就是牙旗。”
“是牙旗。”李桑柔站在树旁边,深吸深呼,调均了呼吸,往下滑到石头旁边。
石头旁边,铺了两床被子,被子上面,那把竖起来有一人高的大弩,已经拉上了弦,安静的躺着。
大常也滑下去,接过大头递过来的木头架子,将大弩放到架子上。
李桑柔蹲下,指挥着大常,一点一点调整着架子,调了半刻钟左右,冲大常点点头,示意好了。
小山下,那一片空旷之中,战马的嘶鸣声,人的怒吼声,惨叫声,混在一起,回荡在天地之间。
李桑柔眼睛微眯,仔细分辨着战场中的旗帜和人。
两面代表双方主帅的黄底牙旗,斜对着,各自高高竖立在两处土丘上。
北齐那面顾字牙旗下,立着的是文诚。
顾晞领着云梦卫,云梦卫用的是红底黑边旗。
李桑柔很快就找到了那面红底黑边旗,扛旗的是如意,旗子两侧,是如狼似虎的云梦卫,云梦卫都是黑衣黑甲,一股黑流,十分显眼。
旗子前面,顾晞手里的长刀挥起砍下,如同在切水果。
李桑柔下意识想到切水果的游戏。
他杀人,一如既往的潇洒爽气,十分好看。
李桑柔看着顾晞往斜侧冲过去,再杀回来,冲向南梁那面武字黄底牙旗。
李桑柔调转目光,看向那面写着大大武字的黄底牙旗。
牙旗下,一匹一眼就能瞥出来不是凡品的黑色骏马上,端坐着的人一身铠甲,嗯,铠甲和马一样,隔这么远,都能看出来不是凡品,头盔上一簇鲜红的帽缨,显眼夺目。
武家人喜欢用红帽缨,这是苏姨娘告诉她的。
李桑柔再看向牙旗下的其它人,一圈儿的人,就数这个红帽缨的马最好,铠甲最好,帽缨儿最红最显眼。
不管是不是武怀义,就是他了。
李桑柔慢慢呼出口气,瞄着红帽缨下面那张脸,扣下了扳机。
黑沉沉的利箭的破空声,刺的李桑柔耳朵有点儿痛。
大常趴在旁边,屏着气,大瞪着双眼,直瞪着那面牙旗。
他的眼力跟老大比,差太远了,不过那簇红帽缨实在太红太显眼了。
大常看着那簇红帽缨猛的往后仰倒,摔下了马。
“上弦!”李桑柔站起来,示意大常。
大常立刻爬起来,拿起大弩,将弩臂扛在肩上,双手托住,脚踩住弩弦,深吸了口气,闷喝一声,将弩弦踩上,往后靠在大石头上,胳膊和腿,一起抽搐哆嗦。
黑马和大头急忙冲上去,从大常身上抬起大弩,放到架子上。
李桑柔蹲过去,瞄着稳稳竖着的那面武字牙旗的旗杆,再次扣下扳机。
那面武字牙旗,摇晃了几下,砸落下去。
“走!”李桑柔站起来。
大头和黑马扛起大弩,窜条扶着大常,一行人连滚带滑,往山那一边下去。
……………………
顾晞率领云梦卫,直冲入阵。
云梦卫的锋利,让他如同神器在手,刀之所指,所向披靡,势如破竹。
顾晞头一趟冲杀到武字牙旗下,紧跟在云梦卫后面的大齐轻骑精锐,如同箭后跟着的长绳,将南梁轻骑分割开,围起砍杀。
—————
顾晞再往侧翼冲杀出去,再一次分割南梁轻骑。
冲出战团,顾晞勒着马转个圈,掉头再次杀入。
第三次冲到离南梁那面武字牙旗不远时,那面武字牙旗,突然摔落下来。
顾晞两眼放光,立刻放声高叫:“武怀义死了!”
跟紧在顾晞身侧的云梦卫统领乔安是领过吩咐的,立刻跟着高叫:“大帅斩杀了武怀义!大帅杀了武怀义!”
云梦卫诸人,和周围的北齐轻骑,跟着放声大叫。
这一句武怀义死了,让北齐轻骑士气骤然高扬。
南梁轻骑的士气,却被这一声喊,以及那面骤然砸落的牙旗,砸的直落下去。
“步军出战!”顾晞厉声吩咐了句,掉转马头,奔着他那面顾字牙旗,冲杀回去。
这一场战事,到了转折点了,他要赶回去指挥各部。
紧跟在顾晞后面的令兵举旗挥动。
顾字牙旗下的文诚,立刻命人挥旗指挥,一直退避在后面的步卒,十人一队,随着急促的鼓声,冲进战团。
李桑柔回到那面顾字牙旗下时,混乱的梁军开始溃散败退,顾晞早已经杀回到他那面牙旗之下,正在号令频传。
李桑柔换了匹马,取下挂在马侧的一把小巧些的钢弩。
这是米瞎子到军营后,替她新做的一把弩。
嗜血狂後:帝君滾遠點
这把钢弩精致轻巧,拉起来很省力,不是连发,虽然不像那把连发弩那样超过六百步的射程,可也有四五百步,就足够了。
李桑柔很喜欢这把弩。
大常下了马,穿上皮夹,再骑在马上,提着狼牙棒,握着盾牌,护卫在李桑柔左侧。
黑马握着盾牌,护卫在李桑柔右侧。
李桑柔催马往前,大常和黑马急忙跟上,提下盾牌,警惕着四周。
李桑柔将箭扣进钢弩,拉上弦,看着战场,扣下扳机,再把箭扣进去,上弦,扣下扳机。
黑马从李桑柔看向战场。
这跟从前他们打架抢地盘也没什么分别嘛,从前也是这样,大常带着他和金毛在前面冲杀,老大躲在后面放冷箭。
唉,还是有分别,金毛先走了。
……………………
南梁那面武字牙旗再次升起,紧接着令旗挥动,发出了后撤的命令。
本来就在败溃之中的南梁轻骑,如乌合之众般,溃败如潮退。
顾晞两眼亮闪逼人,顾字牙旗下,令旗频挥,战鼓声声。
步卒十人一队,疾冲追杀,顾晞纵马往前,那面顾字牙旗,旗随人动,跑动起来,大旗飘动,张扬如人。
李桑柔跟在中军侧前,一路走,一路放冷箭,抬头看到已经落下地平线的通红的太阳,呆了一瞬,眼前的修罗杀场,已经砍杀了整整一天了,她的感觉中,只是一恍眼。
顾晞手里的三万轻骑精锐,三万步卒,迎着南梁八万轻骑冲去时,没有用尽,余下一万步骑,埋伏在路上,在南梁轻骑溃散败退的路上,一段一段突起截杀。
后有二万精锐步卒,和近万轻骑追杀,前有拦截,再加上那面武字牙旗竖是竖起来了,却是号令混乱,本来就混乱的南梁轻骑,已经全无章法,被伏兵和追兵驱赶,在夜色中仓皇惊恐的奔跑,拥挤踩踏而死的,数目极多。
士气昂扬的北齐将士,天明时分,将损失惨重的南梁轻骑,驱进了合肥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