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愛下-第一千六十六章 西部戰啓熱推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西北,凉州,武都郡,下辨城。
这座看似不大的城池,是武都郡的郡府所在,同时也是横绝川蜀的秦岭山脉的北部分界线。在下辨城的东、南、西三侧,都是延绵不绝的崇山峻岭,只有县城所在的位置,是一片平原,再往北去,便是一马平川了。
这些年,在关羽和崔钧的主导之下,凉州的匪患几乎彻底平息,困扰大汉百余年的羌人之祸,也基本被平定,羌人超过四成的部落,都已接受刘赫的册封,并且迁移到了大汉的城池或者村镇之中,接受大汉的教化,剩下的也大多加入到了通商贸易之中。
在迁居进入汉地的部落中,其中那些较快学会汉话,还有耕作、纺织、制陶、锻造等技术的,或者虽然还不曾学会这些技能,却已经娶了男人女子,嫁给汉人男子的,便可以带着官府发放的户籍证明,到专门分配的各个州、郡之中,领取房屋、田产等,进行和汉人一样的生活。
当然,在这一切“美好生活”发生之前,也就是在“教化”的过程当中,所有羌人必须在凉州各地进行劳役,修筑城墙、官道,以及各种水利设施,以此换取日常生活所需,直到他们能够领到户籍,成为大汉的子民。
短短几年时间,便有超过五十万羌人,被分配到了冀、幽、并、司、凉等各地,从事着各种工作,当然也不乏有体格强健者,被征募入伍,进入各支军队之中。
末日重生之无限光明
而这些部落的首领,多数本就是关羽等人一手扶持起来的,这些首领接受刘赫册封为官员,信得过的,便协助崔钧治理地方,并不那么可靠的,自然会接到洛阳,赐予一个爵位,和鲜卑的步度根一样,在京都颐养天年,虽然权势不如以往,可这舒适到让以前的他们完全不敢想象的生活,还是让他们难以生出任何不满的情绪。
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是贪图安逸的,如果他现在表现出一副不愿意安逸的样子,那只是他觉得自己还不具备安逸的条件罢了。
有了羌人,还有不少鲜卑、匈奴小部落的加入,再加上战事逐渐平息后,大量的荒地,大量的修筑类工作,吸引了不下百万大汉子民来此寻找安家落户的机会,也有许多原本进入山中做了野人,脱去户籍,试图逃避曾经朝廷的苛捐杂税的,也都纷纷下山。
因此,如今凉州的人口,比起马腾、韩遂时期,暴涨了将近两倍。
而对此,那些汉人们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并没有觉得自己和胡人同城而居有什么不好。
毕竟他们的城池、房屋、道路,都有羌人在朝廷工匠的指挥下修建得十分精致而坚固,城外也已经被开垦出了不少农田,其中一半归开垦者,另一半则划归朝廷,由官府进行分配,汉人们在某些程度上,算得上是坐享其成了。
人口暴涨之后,紧跟着便是凉州驻军的人数也随之增加。
在刘赫的授意之下,关羽这几年在凉州从未间断过招募军士,凉州军团,已经发展到了二十五万人,其中带甲之士二十二万有余,只有大约三万一年内新招募的士兵,还不曾得到属于自己的铁甲。
其中十五万人,部署在了酒泉、敦煌、张掖、武威和北地一带,用以防备北方可能出现的新敌人,以及震慑西域诸国,毕竟南匈奴虽已被灭,但北匈奴却还在大汉西北方的草原上纵横,让西域小国们胆战心惊。
剩下的十万人,便都布置在武都郡,用以防备西川的刘焉。
自从关羽和崔钧回到洛阳之后,负责坐镇凉州的大将,便是平戎将军张辽。
这日,张辽照旧在校场之中练武,一把钩镰刀在他手中,如臂使指,灵活无比,与关羽那大开大合的春秋刀法,截然不同。
“好!”一名二十七八岁模样的武将,在一旁抚掌称赞。
“呼……”张辽站定身形,长长呼出一口气,将钩镰刀收到兵器架上。
“将军的刀法愈发炉火纯青了,我凉州军中,除却关将军外,当属张将军您武艺最高。”
那年轻武将一边说着,一边递过去一块温热的湿毛巾。
张辽接过毛巾擦了一把脸,叹气道:“嗨,这刀法练得再好,又有何用?如今西垂之地如此安定,陛下御赐的这柄玄黄钩镰刀,怕是都要生锈了。”
年轻武将闻言,也有些不满:“听朝廷使者来报,曹操、刘备、孙坚大军,已在虎牢关外,与陛下和关将军他们,厮杀多日,如此难得的立功机会,关将军偏偏不带上咱们,只把周远他们带去了,实在是偏心。”
张辽脸色一沉:“住口,关将军乃当世神人也,岂容你胡言诋毁?刘焉老贼未死,我等留守此地,也是理所当然,本将军虽也想要去杀敌建功,可朝廷有命,你我身为军人,岂能心存怨愤,在背后扰乱军心?”
那武将连忙告罪:“末将一时口不择言,请将军恕罪。”
张辽这才作罢:“好了,晚饭之后,耍上一套刀法,浑身舒畅,去,准备热水,本将军要洗个澡。”
他正待转身离去时,一名士兵从外面匆匆跑来。
“张将军,斥候有紧急军情回报。”
张辽一听,急忙快步上前一把夺过了那人手中的急件。
看过几眼之后,他仰天大笑,显得十分畅快。
“将军,何事让你如此欣喜?”年轻武将有些不解。
张辽虎目圆睁,看着远方:“哼哼,老贼刘焉,果然出兵了。两日之前,汉中忽然出现一支大军,打的旗号,乃是‘张’字。”
“川蜀第一名将张任?”
“不错,定然是他。”张辽显得跃跃欲试:“当年这厮伏杀马超将军,险些让他得手,之后又和张勇将军战到近乎平手,此庶子借此成名,杨威八方,哼哼,今日却是要便宜了我张辽了。”
“来人!”
“末将在。”
“传令,半个时辰之后,升帐议事,告诉将士们,咱们立功的时候到了。”
汉中,南郑城内,张任和严颜,正在城楼上,眺望远方。尽管此刻早已入夜,但在那点点星光的照耀下,远处群山的轮廓,还是依稀可见。
“张将军,我等到汉中也有两日了,为何迟迟不发兵攻打武都?”
严颜捋着白须,满是疑惑。
张任淡然一笑:“下辨城虽小,多年来,却被关羽和崔钧,经营得好似铁桶一般,何况去武都的路途上,山路艰险,易中埋伏。我军兵力并无优势,主动出击,绝无胜算。”
严颜也是戎马半生的老将了,立刻便听出了他这话外之音。
“你的意思是……要让敌军出击,来攻打汉中?可是如今关羽不在军中,只怕他们会以防御为主,不会轻易出击吧?”
张任摇了摇头:“若是半个月之前,自然是如此,现在,却是不同。”
“哦?如何不同?”
“刘赫麾下的军中,向来以军功为立身之本,没有军功者,即便是刘赫、高顺、关羽等人的子嗣,也难以身居高位,更不会得到军中将士之认同。而有军功者,即便是乡野粗陋之人,乃至流民、乞丐,也可平步青云,成就将名。”
严颜微微点头:“嗯,此事老夫也早有耳闻。敌军将士,个个悍勇,作战用命,其中不乏有此缘由。”
天启龙纹 四叔家
“哼哼……”张任冷笑一声:“如此虽可大大提升军士战意,却也有弊端。”
“哦?此言何解?”严颜追问道。
“很简单。军士战意高昂,全因立功心切尔。既然是立功心切,见到敌军在眼前,岂有不出击之理?张辽虽非莽夫,换做平时,当可冷静行事,可是如今洛阳战事正酣,眼见旁人个个捞得满身功勋,他们只能在此地枯坐,嘿嘿,纵然张辽忍得住,那十万凉州兵马,只怕也是忍不住了……”

超棒的都市异能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第一神貓-第一千六十四章 宿敵再見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系统提示:程良对战魏延。”
“程良,基础武力97点,兵王、甲王、兽王共提升6点,触发特技‘愈勇’,当前战斗不利于己方,因此武力提升4点。”
“程良当前虽然战斗许久,但并未受伤,且此次出战前刚刚休息过,精神饱满,因此暂未触发特技‘血煞’。”
“程良综合武力107点。”
程良如今的这头猛虎坐骑,乃是黑王六年前与一头东北虎的孩子,毛色却已经和寻常的猛虎几乎一模一样,看不出半点黑虎的色彩。
这些年黑王陆陆续续有过不少子嗣,大多编入神虎骑之中,可也只有这一头,继承了他的勇猛和体格,并且突破了猛兽的局限,被训练出了强大的战场搏杀能力以及与主人的配合能力,继而成为了仅有的两头兽王之一,也许,不久之后,便是唯一一头。
“唏律律……”魏延的战马显得有些惊恐。
“不知死的畜生,安份些。”他左手死死抓住缰绳,右手挥舞大刀,十分精准地在马屁股上划了过去,这粗糙的马皮,被划开一道细细的口子,渗出了几滴鲜红的血液。
这战马久被驯服,自然明白这是自己主人发怒了,如果自己再对眼前那头猛虎避让,那不等猛虎吃了自己,就会被主人先给砍了。当然,它也未必是真的“明白”了这个道理,可能只是出于多年来被驯化的一种条件反射罢了。
“魏延基础武力96点,兵器、铠甲共提升2点,触发特技‘求成’,武力提升4点。魏延当前综合武力102点。”
曹操在后方看着两人斗得你来我往,魏延虽落下风,却也能坚持三十余合,不由得让他心情大好。
“这魏延多负武勇,且有些智谋,不似寻常莽夫,倒是值得重用。”
程昱显然不同意这一点:“哼,此人急功近利,目空一切,绝非良人。”
曹操却是满不在乎:“这岂不是正好?蔡瑁等人,便是固守着自己荆州的那些许蝇头小利,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念头,蝇营狗苟,不肯多多出力。这魏延既有野心,我便成全了他。”
郭嘉笑了笑:“主公也不必着急,纵然要提拔此人,也总要有命才行。他若被程良所斩,主公的想法,也就落空了。”
曹操大笑:“哈哈,奉孝说的不错,我险些忘了此事。”
他看了看自己身边仅有的几名武将,说道:“文长怕是难以久持,非那程良的敌手,有谁愿意上前助他一臂之力?”
正在啃食面饼的黄忠,正要起身,却被身旁的夏侯惇给拉住了。
“元让为何……”
黄忠正要发问时,另一个身影也站了起来,夏侯惇向黄忠朝那人努了努嘴,黄忠立时明白了过来,重新坐下,继续吃饭。
“主公,吕布愿为主公诛杀此燎。”
曹操作出一副十分欣喜的样子:“好好好,奉先原有天下第一之美名,只恨被刘赫小儿所害,今日正可借程良首级,恢复往日荣光。”
吕布一听到“天下第一”四个字时,双眼之中,不由自主地冒出了精光。
“主公放心,布定不辱使命。”
说罢,他将宝雕弓背在身上,抄起了新铸造的方天画戟,跨上战马,奔入了战场之中。
黄忠虽然坐了下来,不过还是有几分不解,扭头看向身边的夏侯惇。
“这吕布身患旧疾,武艺早已不如当年,如今纵与魏延联手,怕也难以杀得了程良,主公为何偏偏就让他去?”
他说这话,便代表他对夏侯惇拦住他的意思,没有半点质疑。
灵视契约
毕竟夏侯惇能够成为主公最信任和亲近的武将,绝不仅仅是因为他姓夏侯,要知道夏侯渊也姓夏侯,甚至于弓马娴熟,用兵智谋,都在夏侯惇之上,可在曹操面前,夏侯惇永远是武将第一位。
夏侯惇仰头喝了一口骨头汤,砸吧砸吧嘴,似乎还在回味。
“你想想,如果吕布成功杀死了程良,会如何?”
黄忠捋了捋有些发白的胡须,思索片刻,说道:“此人对刘赫、关羽、程良、张勇、朱烨五人,恨之入骨,若能杀死程良,必定会战意大涨,为主公更加卖力冲杀,且对主公能给他报仇的机会而感激不已。”
“嗯……”夏侯惇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这个回答:“那如果战败了呢?”
黄忠这次却是不假思索:“战败逃走,吕布自当引以为耻,发奋习武,日后加倍奉还给敌军。若是反为程良所杀么……嗯……好像对我军也没什么损失。”
夏侯惇耸了耸肩:“那不就结了,百利而无一害之事,他不去谁去?”
黄忠想了想,说道:“可他终究是军中大将,军帐议事之时,座次仅在你,妙才,子孝和我之下,就此战死,难免影响军心。”
曹操军中的武将军职,以夏侯惇最高,其次夏侯惇,其次黄忠与曹仁并列,再便是吕布了,连曹洪、曹纯也比吕布低了半级。当然了,这只是军职,并不代表实权。
至于典韦和许褚,那是曹操的近卫,一直守护在他左右两侧。
夏侯惇闻言,脸上立刻露出不屑:“嘁……一个三姓家奴,忠、孝、仁、义全无,赖以成名的武艺,如今也只剩下了这一手射术,再加上被刘赫囚禁多年后,变得这般阴冷孤僻,你以为军中有几个人喜欢他,有多少人还拿他当回事?军中大将,只有他战死,才会对军心几乎没有影响,而也只有他杀死程良,才能让程良的这颗头颅的价值,发挥到最大。为了此人多费唇舌何益?军中难得有肉汤,不可不尝。”
真相侦探所
“倒也有理……别说,这骨头汤确实不错……”
吕布尚在二百步外,一对鹰目,便闪烁着杀气,紧紧盯着程良。
他抬起长弓,将箭矢搭上弓弦,瞄准了程良的后心。
“嘣……”
利箭破空而去。
“系统提示:吕布基础射术104点,五石强弓提升2点射术,触发特技‘万箭’,射术提升4点。当前综合射术110点。”

vmacx非常不錯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第一千四十八章 諸葛觀天分享-epx0s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孙策此刻,神勇无比,霸王枪每每出击,必然击杀一名汉军士兵。
相隔数百步之间,不知阻隔了多少敌军,可在他的眼中,却恍若无物。
仅仅片刻之后,孙策与周瑜,便已成功汇合到了一处。
“公瑾无恙否?”
“伯符来得好快,我并未受伤。”
“如此便好,来,你我兄弟携手,先宰了那诸葛亮再说。”
孙策作势便要冲出去。
“兄长且慢。”周瑜将他拦了下来。
“如今孔明派兵强攻牢狱,若被他们得逞,放出了吴勤和那一万士兵,则函谷关危矣。”
孙策这才发现了不远处已经被团团围住了牢狱。
“哎呀,这厮好生阴险。一旦被他得手,咱们坐困愁城,四面楚歌,岂不是必死之境?快走,好歹也要解了此危再说,区区几千步卒,我孙策何惧?”
“好,大丈夫当有此气魄,小弟虽武艺不济,今日也随同兄长闯上一闯。”
周瑜看着自己这个平日里总是一副莽夫模样的结义大哥,不知为何,他总是能让自己这个明明喜好文雅与冷静之人,屡屡生出无边的豪迈之感。
这兄弟二人,互相击掌,旁若无人,那副激昂模样,使在场的江东士兵,个个振奋不已。
两人一枪一剑,一同朝那牢狱门口的汉军冲杀了过去。
随同孙策一起赶回来的两千江东骑兵,也迅速跟了上去。
而就在此时,却见诸葛亮忽然将手中羽扇,对准那两千骑兵,摇动了三下。
只在须臾之间,那明堂之上正在厮杀的汉军将士,立刻调转枪头,全部围向了这两千骑兵。
而刚刚还在与他们交手的那些江东步卒,正准备追杀上去的时候,却听得四面八方,传来了一阵阵喊杀声。
“杀呀……”
周瑜脸色一变,回头看去,两千江东骑兵,已经被五六千汉军步卒围住,而在汉军包围圈之外,又有上万江东士兵,只是这上万兵马,此刻却是个个慌乱不堪,原因很简单,在他们的外围,在那些看似荒芜甚至有些破败的众多房屋之中,忽然杀出了一队队汉军。
当然,如果只是寻常汉军步卒,也不至于让这些江东士兵如此惊慌,以至于有不少人在看到他们冲出来的第一时间,居然就丢掉了兵器,似乎是出自本能一般。
可偏偏这些刚刚出现的汉军,绝不是寻常的士兵,他们个个身着红黑相间的铠甲,头戴铁盔,手中一把明晃晃的细长大刀。
“金刀营!”
饶是以周瑜的心智,此刻居然也有些震惊。
刘赫麾下的各支兵马,多有威名,汉武卒攻守兼备,稳如泰山。飞羽骑神出鬼没,防不胜防。神机营万箭齐发,神鬼难当。至于紫金龙骑,更是威名远播,令曾经让大汉帝国头疼了数百年的胡人骑兵,闻之即心惊,见之必胆寒。
可要提到凶名赫赫,令人震怖的,却没有一支军队,能够比得上金刀营。
张勇这位金刀营的开创者兼主要统帅,看起来温文尔雅,实在是一位智勇双全的儒将,可是偏偏他带出来的士兵,却是个个好似野兽,胜过恶魔。
金刀营号称金刀既出,人马俱碎,所到之处,绝无全尸,这一点绝非虚言,更有甚者,传闻汉军士兵,要想加入金刀营,便要献上五十名敌军的尸首,而且必须是分开两段的尸首,不能多,不能少,还必须要是一刀斩断的,多补一刀都不行,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仅仅是有资格参与金刀营的征募与选拔。
虽说人死如灯灭,可无论是在这个年代,还是在千年之后,死无全尸,都是一种极为残酷的刑罚。
而如果说以上这些事情,对于这些江东士兵而言,仅仅只是传言而已,那么在看到眼前这批金刀营士兵出来之后,这种传言就瞬间在他们心中坐实了下来。
不为别的,单单是这几千名金刀营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但凡是任何一个亲历过生死大战之人都能看得出来,如此强大骇人之气势,几乎压迫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杀机,其拥有之人,手中沾染的鲜血,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数的清的。
孙策眉头一皱,他随意扫视了一圈自家的士兵,看他们个个如临大敌,甚至多有胆战心惊,冷汗直流者,不由得怒火中烧起来。
不过就在即便是周瑜都觉得自己这位兄长要怒而发作之时,孙策却忽然嗤笑了一声,随后却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当是什么,区区几千伏兵,能奈我何?将士们,敌军故作姿态,莫要被他们吓着,金刀营如何?几千凡人,焉能挡我大军?难道要靠那些故意散播出去的恶名与谣言来杀人不成?”
他这声音好似有什么魔力一般,传遍了周围各个角落之后,让不少江东士兵,居然也都稍稍稳住了心神。
“是啊,就算金刀营有见神杀神,遇鬼杀鬼的名头,却终究也是肉体凡胎啊。”
“咱们足有几万人,哪怕加上这金刀营,他们的人数也不过我军三成都不到,咱们怕什么?”
“少将军说得对,天底下岂有无敌之兵马?定是他们故意散播传言,添油加醋,蛊惑人心。”
人就是这样,总是更喜欢去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说法,既然已经找到了“真相”,这些刚才被吓得浑身战栗的江东士兵,似乎又重新找回了几分自信,将手中的兵器握得更紧了。
周瑜提醒道:“伯符小心,敌军是要将我军层层分割,随后逐个击破。朝廷兵马论及战斗力,终究在我军之上,不可大意。”
不料,孙策却压低了声音说道:“嘿,你当我就不怕么?我可是亲眼见过金刀营的恐怖之处的啊,啧啧啧,比起传闻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真要摆开阵势来斗,咱们七八万兵马,要胜过这区区五六千金刀营,只怕都得折损过半。只是眼前局势,岂能容我稍露胆怯之心?唯有死战而已。”
周瑜微微一愣,他仔细看了孙策一眼,见他的鬓角处,早已是冷汗涔涔,嘴唇都有几分发白。
“既如此,唯有趁着我军将士稍稍重振士气之际,先发制人,一鼓作气,先给与金刀营以重创。否则待金刀出动之时,伯符方才所言,尽付东流,说不得还要惹得众怒。”
周瑜的话,让孙策深以为然。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哈!”他沉声怒喝,霸王枪高举,率先冲向了金刀营。
周瑜不失时机地喊道:“少将军身先士卒,我等岂惧一柄小刀?”
江东士兵的士气,再次被鼓舞到了极致,一个个脸红脖子粗,浑然不顾什么安危与否,一股脑地冲了上去。
金刀营士兵,站立原地,所有金刀,都用一个几乎完全相同的角度,垂立于其主人的左前一侧数寸处。
每个金刀营士兵,彼此相距大约一丈有余,人人面无表情,肃穆到令人心颤。
孙策左突右杀,轻易便在围困两千骑兵的那些汉军步卒中,冲出了一个缺口,随后里应外合之下,很快便突围而出。
道尺魔丈
“杀过去……”他带着这两千骑兵,杀气腾腾,仿佛要将一切敌人,都踏为齑粉。
就在他们冲到金刀营面前五十步的时候,十名金刀营中的中层军官,几乎同一时间下令。
“握……”
五千金刀营士兵,从原先的左手单握,变成了左右手持握金刀。
眨眼功夫,孙策便已冲到了二十步外,那霸王枪凛然一挺,蓄势待发。
“侧……”
金刀营中的军令再次传来,金刀的刀锋,原本朝着其主人自身一侧,此时齐刷刷调转方向,斜着对准了敌人。
“受死……”孙策怒吼一声,鼓足全身的力气,一枪刺了出去。
“劈……”
第一排的一千柄金刀,几乎在同一时间,用同一个动作,以同一个幅度和速度,一齐撩劈了出去。
“唏律律……”孙策早有准备,一拽缰绳,胯下战马高高跃起,那金刀的刀尖,刚好从战马的脖颈之前略过,只差半寸便要将这粗糙的皮毛划开。
“死来……”霸王枪好似有雷霆万钧之力,却又似流星一击,不等眼前的这名金刀营士兵缓过神来,枪头便已穿透了他的胸膛。
孙策一来武艺精湛,御马之术也是炉火纯青,二来曾经亲眼见过金刀营的作战方式,因此才能如此一气呵成。
可他带来的那两千江东骑兵,却没有这样的本事了。
混天大魔女 弥狸
冲在最前面的几百名骑兵,在这一刀之下,便有过半被砍成了两半,连人带马,分成四段,散落了一地。
孙策勃然大怒,手上一抖,将那被刺穿的金刀营士兵的尸体,直接挑了起来,随后用力一掷,便远远抛了出去,直接将一片金刀营的阵型给砸乱了开去。
“滚开!”
孙策长枪开道,却并没有一路向前冲杀,战马方才被勒停之后,已然失去了冲势,再要往前冲杀,面对前面早已磨刀霍霍的第二排金刀营,孙策自知绝对是有去无回。
他便驾驭战马,挥舞霸王枪,左右腾挪,扰乱着金刀营的阵型,同时也得以让更多的江东骑兵,突击杀入。
“少将军威武!”江东几万步卒,个个振奋不已,扯着嗓子拼命高呼。
強 取 豪 奪
一队队江东士兵,在周瑜的指挥之下,分成了两股,一股阻击牢狱之外的汉军,一股便朝着金刀营掩杀过去,只要能够灭了或是重创金刀营,那便可以让自己一方的军心,空前高涨,而敌军的军心,则必然大乱。
诸葛亮微微侧目:“居然能以骑兵对抗有骑兵克星之称的金刀营?孙策无愧于江东小霸王之名。不过么……一人之力,终究有限,焉能逆天?”
就在孙策杀得兴起,而江东兵马的士气,也因此大大得到鼓舞,几乎就要扭转了战局之时,一个黑影,毫无征兆地从角落里出现,不等众人看清之时,那黑影便已来到了孙策的面前。
“又是你?”
孙策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句话,那闪烁着寒光的细长大刀,再次脱离刀鞘,直扑自己面门而来。
“该死,只会这偷袭的鬼蜮伎俩,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游琅冷笑一声:“我何时说过自己是英雄好汉?”
孙策被这句话堵住了嘴巴,这让他更为恼火。
“今日我便解决了你这卑鄙小人。”
长枪飞舞,一次次对着游琅的各处要害刺去。
“我儿莫晃,为父来也。”
一个同样雄浑有力的声音传来,让包括孙策在内的所有江东将士,都为之一振。
“主公来了,如此,大局已定!”在远处躲避的鲁肃,此刻心中彻底安定了下来。
孙坚率领大军,终于赶了回来,战场上的局势,瞬间逆转。
孙坚振臂高呼:“江东必胜!”
“江东必胜,江东必胜!”所有江东士兵,一边呼喝着,一边奋勇向前,拼死杀敌。
孙坚纵马飞跃,很快便来到了金刀营的面前,古锭刀一横,与金刀来了一个硬碰硬。
“系统提示:孙坚触发‘虓虎’特技中的‘猛虎扑食’效果,武力额外提升2点。”
“孙坚基础武力91点,兵器、铠甲共提升2点,‘虓虎’特技提升3点,当前综合武力为98点。”
金刀与古锭刀一撞之下,便被震得“嗡嗡”作响,而孙坚顺势将古锭刀向下一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刀尖从那金刀营士兵的脖子上划了过去。
“呲……”一道细长的红线喷射而出之后,那士兵魁梧的身躯,轰然倒地。
诸葛亮羽扇轻摇,对这不利的局面,恍若不见,他的目光集中在了孙坚的身上,嘴角轻扬。
“不错不错,猎物总算如期进入陷阱之中了。”
他抬头看了看天,只见一个时辰之前还是晴空万里,眼下却是风起云涌,天空也隐隐有些暗沉下来的迹象。
“唔……差不多到时候了。”
“系统提示:诸葛亮激活特技——观天:观看天象、星斗辅助决策时,智力提升5点,在该决策正式成功或失败以前,降低敌方所有文臣武将智力2点。”
“诸葛亮基础智力96点,因火攻阶段已经结束,因此周瑜‘火神’特技失效,诸葛亮当前综合智力101点。”
“周瑜综合智力95点。”
“孙坚综合智力……”
顷刻之间,飞沙走石,迷得人睁不开眼。
“叮叮叮……”鸣金收兵的声音传来,所有汉军将士,在第一时间,便迅速各自退却,游琅也虚晃一刀之后,转眼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再也不见踪迹。
孙坚喝道:“见事不利就想走,岂有此等好事?留下几个人头来吧。”
“父帅说得好,孩儿愿去取下诸葛小贼首级。”
“好,不愧是我孙坚的儿子,去吧。”
这父子二人,此刻意气风发,仿佛都已经看到了自己入主洛阳城,睥睨天下的场景。

6sbrn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第一神貓-第一千四十五章 再次交鋒相伴-tscx1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穿行在诸多仓库之间的羊肠小道,周瑜等人虽然已经使劲了浑身的力气狂奔,可终究没有大火蔓延的速度要快,更何况一波波火箭,还在不断射向各处,点燃其余的仓库。
等到孙坚一行人好不容易逃出了一片仓库所在的范围后,随行者已经只剩下了不足百人,即便是孙坚等人,也个个都是灰头土脸,十分狼狈。
“主公,有水!”韩当惊呼一声,孙坚也随即看到了一排水缸,沿着围墙摆放,里面的水满得几乎要溢出来。
而在这面围墙上,赫然有着一扇刚刚一人高的小门。
孙坚忙喊道:“快淋上水,砸开门,冲出去。”
韩当等人连忙带着仅存的亲兵,跑到了水缸边。
孙坚直接扒下铠甲,往水里一摁,便迅速拿了出来,继续裹上,同时对周瑜问道:“公瑾莫非掐指会算不成?不然如何得知后门便在此处?”
即便面临如此局势,周瑜依旧从容而自信:“主公谬赞了,小侄不过是个凡人,焉有如此本领?只是方才看到,周围虽然多有仓库之间的路径,却唯有那一条小路上的足迹明显更新,且其中多有水渍残留,再加上敌军士兵身上个个湿透,因此便断定,敌军必然在此地存有水源。”
“而仓库重地,必定散布诸多水缸,可偏偏我等进来之后,不曾见到一处,因此小侄这才认定,他们将所有水缸,集中到了一处,此地伏兵必然是从后门进来之后,便马上将浑身淋湿,再来放火伏击我军,由此推断出后门也在此地。”
“好,好啊,公瑾贤侄真乃无双国士也,孙某能够……”
“嗖……”一支利箭射来,打断了二人的谈话,紧跟着,一阵阵嘈杂的脚步声也随之而来。
“逆贼就在此处,速速跟上,断不可令其逃脱。”
一名汉军将领,带着一队士兵迅速跑了过来,而在其他方向,也纷纷有汉军的身影出现。
“主公快走,末将等来挡住他们。”黄盖将孙坚护在了身后,双手握住一杆月牙戟,看着冲过来的汉军。
韩当、丁奉、祖茂等人,正要率军上前厮杀时,周瑜却忽然一拍双手:“有了!”
孙坚面露喜色:“公瑾可是有了主意?”
瑈海暮川录
周瑜快速说道:“请主公速速命令所有将士,从小门退出,随后将此门从外面封死。”
虽然孙坚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听从了这一建议。
他冲着诸将招呼一声,随后带着周瑜和鲁肃,最先打开后门跑了出去,而韩当和黄盖,则在门边殿后,暂时抵挡汉军的攻势。
“放箭。”汉军一波波弩箭射来,诛杀着所剩无几的江东士卒。
不过江东兵马终究人少,哪怕这扇小门每次仅能容纳一人通过,可有了孙坚的号令和指挥之下,还是很快便全部都跑了出去,即便汉军将士想上前阻挠,却无一人上韩当与黄盖的敌手,纷纷被斩杀之后,用他们的尸体来抵挡汉军的弓弩。
“可恼,贼子安敢如此?”
一名汉军将领见到自己麾下的士兵,被自己的弓箭射得刺猬一般,登时气得睚眦欲裂。
“给我冲出去,生擒孙坚,其余贼将,乱刀砍死!”
他一边呼喝着,一边冲上前去,一脚狠狠踹到了那看似不堪一击的木门之上。
原本在他的预想之中,这样的小门,根本不可能经受住他盛怒下的一脚,自然便会轰然倒地。
阴阳旅店
然而事情就是这样,你越觉得他应该如此,他却往往要朝着你相反的方向去发展。
那木门只是发出了“咚”一声响,以及一阵颤动后,便再无任何反应。
“嗯?”这将领大怒之下,正要抬脚再次踹去,却忽听得身后另一名将领惊呼了一声:“不好!”
随后,他便觉得有一人从背后,将他狠狠推了开去,让他踉踉跄跄几步之后,便摔倒在地。
“哪个混……”
他这一声骂还没出口,就见到几十只火箭从围墙外面射了进来,其中两只,便正好落到了那将领先前站的地方。
“好家伙,那几名战死的同袍身上,正有火折子,必定是他们撕下衣角裹住箭头,来还击我等,大家速速退后,隔着这围墙,叛军的弓箭要先向上射过墙头,必定难以远射。”
一名武将带着数百名汉军,大步后撤,果不其然,第二波火箭射来时,近的只刚刚飞过围墙便落下来,远的也不过三四十步而已。
先前踹门的那将领气得直跳脚:“哇呀呀,气煞我也,分明是我军用火攻对付他们,如今却被他们火攻反击了咱们,这传出去,不把咱们的老脸丢尽了?不管了,今日某家拼得一死,也要冲出去跟他们同归于尽。”
他一提手中大刀便冲了过去,方才推他的那将领急忙拉住:“老牛,不要鲁莽,小心敌军埋伏。”
“埋伏他祖宗!”那老牛一把甩开了他:“若不能拦住他们,抓住孙坚,咱们都得军法从事,左右都是以死,不如豁出去了。”
说罢,他大踏步跨出,直接跳上了水缸,很轻易便在那窄窄的水缸边缘上稳住身形,紧跟着双手举过头顶,抓住围墙,便轻松翻了上去。
一 仙 難 求
“贼子受……哇呀,老贼休跑……”
老牛怒喝一声,迅速跳了下去,他这一声呼喊,惹得里面其余汉军将士心头一惊。
“孙坚跑了?该死,快追。”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那武将直接踹开小门冲出去,果然见到一个人影正好从右侧百余步外的一个拐角处消失,而老牛正在快步追赶。
“好家伙,来这招金蝉脱壳,这函谷关内的地形,哼哼,咱们弟兄闭着眼都能摸个门儿清,大家分头追。让他们逃走了,大家都知道自己会是何等下场。”
那武将一提起此事,所有汉军士兵都不由得浑身发颤。原本必胜之局,若让敌军主将带着许多大将一同逃脱,那没有别的,自己这一方,主将斩首,其余将士个个鞭笞四十到八十不等,军中那鞭子,根本不是人受的,莫说四十鞭子,即便是十鞭子,也足以让人生不如死。
在被这种恐惧支配之下,这数百名将士,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就分成了三支小队,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跑去,这三条路,无一例外,都是可以快速通往城关的。
那老牛一路追着几个他亲眼见到拐入街角的人影,想着自己几名手下之前的惨状,心中恨意滔天。
亡夫,请自重 皖南牛二
若是两军对垒时,本事不济被杀,老牛倒不至于如此愤怒,可是眼见大胜在即,这几人却死于敌人卑劣的阴谋,却让这位嫉恶如仇到有些蛮不讲理的将领,愈发得愤恨不平起来。
中洲剑侠传
他很快也追到了那拐角之处,握着兵器的右手,不由得又抓紧了几分。
就在转身之际,他暴喝一声:“贼子,还我……”
重生公主童话 沈苔雅
这声音戛然而止,老牛那原本一往无前的身形,也骤然停下了脚步。
原因很简单,在他眼前只有二十步左右的距离处,韩当弯弓搭箭,站定身形,分明是早已等候在此。
“你……”这便是老牛这辈子留下的最后一个字,一支利箭穿透了他的喉咙,身形轰然倒地。
而另一名武将,带着一队士兵,紧赶慢赶,绕过了几条街巷之后,便在一条大街上,见到了黄盖和十几个江东士兵的踪迹,这让他们大喜过望。
“贼军在此,大家上。”
汉军足有近二百人,甲胄兵器,样样都在江东之上,面对敌军这区区十余人,这带队的屯长自然是觉得稳操胜券。
黄盖回头看着那些气势汹汹杀奔而来的汉军,只是露出了几分不屑的笑容,便带着身边十几名士兵,一头钻进了一条小巷之中。
很快的,之前那位牛将军面临的状况,便再一次出现在了这位将领身上。
在另外一处街角之中,孙坚亲手将一名汉军将领的首级割了下来,随后挥舞古锭刀,带着二十余人,将失去指挥以及军心受挫的百名汉军砍杀近半后,捂着被一名汉军士兵刺伤的左臂,兴冲冲地走了回来,对那还在流血的伤口,浑然不觉。
“哈哈,痛快,痛快得很呐。朝廷的兵马,实在上不同凡响,遭遇了埋伏,又失去了统帅,居然还能有如此战斗力,若是他们再多出三四十人,咱们今日怕还要折在此地。”
脸上有着一条刀疤的周泰,用那双满是老茧的手,给孙坚包扎着伤口,随后便直接跪在了孙坚面前。
“末将无能,未能保护主公,请主公责罚。”
孙坚却大笑着将他扶了起来:“幼平说的哪里话,由我亲自带队埋伏厮杀,此乃军令,如何怪得了你?若不是你方才为我挡了一刀,我这伤势只怕比现在严重数倍,对了,你背上的伤口如何?”
周泰抱拳道:“承蒙主公挂怀,末将粗鄙之人,皮糙肉厚,些许皮外伤,不足挂齿。”
孙坚看向周瑜:“公瑾妙计,无有不中啊。原以为,我军本剩下些许残兵,再次分兵,实乃下策,如今看来,实在是绝妙无比。”
周瑜拱手道:“主公过誉了。朝廷军中将领,多是从小卒历练而来,能够统帅数百人的将领,往往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其武艺、学识或许比之诸位将军远远不如,可作战经验与见识,未见得稍有逊色,因此他们必然会仰仗自己对此地地形熟识,而轻视我军,从而分兵试图快速找到我军,进而四面夹击。这轻敌之心,巷战之便,正可为我军所用。”
孙坚闻言,十分欢喜:“我有公瑾,胜过他十万精兵。”
“主公不可大意。”鲁肃忽然开口:“眼下我军虽是小胜,可若无意外的话,此次逃离火场的百余名亲兵,此刻伏击敌军之时,怕也是几乎死伤殆尽了。以属下之见,该当尽速赶回城关,与少将军和大军汇合,方可保无虞。”
太監 小說
孙坚也露出了凝重之色:“子敬言之有理,此事不可耽搁,理当速速重整大军,再次杀回,一来可破敌军,二来也能救得韩当、黄盖等诸位将军。”
就在这几人准备离去之时,街尾之处,却有一队汉军,忽然出现。
两个身影,骑着战马,缓缓来到两军阵前,周瑜看到其中一人之后,双目豁然睁得极大。
“是你?”
诸葛亮轻摇羽扇:“呵呵,这位想必就是周瑜,周公瑾了吧?久闻公之大名,今日在那危急之下,能够迅速找到生机,当机立断,见识之高,眼光之准,思维之捷,足见周郎名不虚传,亮佩服万分。”
周瑜有些惊讶:“你便是那位大皇子的结义兄弟,琅琊诸葛氏的诸葛孔明?”
“不错,区区不才,居然能入公瑾之耳,亮倍感荣幸。”
诸葛亮抱拳回应。
周瑜脸色一黑:“足下好深的算计,当初合肥城外,险些害死伯符的,也是足下吧?”
“正是在下,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公瑾兄若有兴趣,今晚亮略备薄酒,你我畅谈古今如何?”
周瑜脸色先是一沉,随后有些傲然道:“你便如此自信,能够将我等悉数生擒?”
诸葛亮大笑两声:“世间何来绝对之事?何况是对公瑾这等无双高士,亮尚自年幼,见识浅薄,幸能与高士一斗,已是大慰平生,成败与否,单凭天意而已。”
说完,他羽扇一挥,身边的领兵武将,便带着身后士兵,迅速扑了过来。
“快走……”
孙坚拉扯了周瑜和鲁肃一把,正要向后逃离,却见到这条街巷的另一头,也出现了一队汉军,正一个个手持大刀,一同夹击过来。
“走这边。”韩当护着主公,准备从街巷中间的一个岔路口跑去,可同样的情景,也再次出现。
总共三个出口,都有数百名汉军士兵,朝他们杀奔而来,如此局势,堪称无解,这下孙坚如此雄杰,也露出了绝望之色。
“天要亡我孙坚啊……”
周瑜却抓着孙坚和鲁肃的手,一脸坚决:“主公莫慌,伯符少卿必至,此地狭小,我等依仗地势,只要坚守片刻,便能等到援军。”
韩当十分不解:“少将军根本不知我等状况,如何会来解救?”
周瑜却十分肯定:“放心,他一定会来。”

lze3f精彩都市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愛下-第一千三十二章 矛盾爆發-hphpn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曹军士兵,还沉浸在方才那破石重弩可怖威力的恐惧之中,待他们在曹仁和几位将领的怒吼之中惊醒过来时,汉军的长矛已经刺到了眼前。
“噗呲……”
一批曹军士兵,毫无意外得就这样被刺死在两军阵前。
“蠢货,废物!”高台之上,曹仁气得满脸通红,身边的传令兵,几乎能听到那“咯吱咯吱”的磨牙声,不由得让他对那些同袍战友们在战后即将面临的处境而感到心悸不已。
黑客作者的那些事
曹仁恶狠狠地看向了不远处的荆州诸将,见他们并未加入战斗,更是怒上心头。
“尔等在做什么?大战正酣,你们不去战斗,还在这里窃窃私语,莫非想造反不成?”
蔡瑁等人骤然被这样一通怒喝,不禁有些发愣,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詭說第二空間 巴巴妖
“曹仁,你这话是何意?分明是你自己下令,要我等在此等候将令,不准轻举妄动,现在又以此妄加斥责,你若是对我们荆州将士看不顺眼,大可直说,何必如此小人行径?”
蔡瑁直接顶了回去,曹仁正在气头上,被他这么一顶撞,哪里还顾得上谁有理谁没理?
“大胆!主公走时,命我全权执掌大营事务,本将军命你们即刻率军,顶住营寨大门,如若战败,全部斩首。”
“曹仁,你……”蔡瑁怒不可遏,正要上前理论,却被文聘给拉住了。
文聘轻声劝道:“蔡将军不可冲动,曹仁乃是主公族弟,向来极受信任,我等和他冲撞,绝无好处,还是依照军令,去守住大门吧。”
他本是一番好意,可是这话入了蔡瑁的耳,却变了一个意思。
蔡瑁冷冷瞥了他一眼:“哼哼,文聘,文大将军,蔡某倒是忘了,你早已是曹家的一条走狗了。”
陰陽鬼事
文聘又惊又怒,指着蔡瑁喝道:“蔡瑁,你这话何意?文某向来不曾得罪于你,如今好心劝你,以免惹祸,竟然这般不分青红皂白,是何道理?”
“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蔡瑁甩下这一句话,便不再搭理文聘,而是扭头叫上了张允、苏双、魏延等人。
快穿之男配攻略
“军令不可不遵,都随本将军去厮杀吧。”
说完,他斜了文聘一眼,便率军朝营寨大门跑去,文聘满脸疑惑,不知自己到底何处得罪了这位荆州将士的首脑领袖,不过眼下战局紧迫,也容不得他多做思量,只能提起兵器,一同跑了上去。
有了荆州将士的加入,战局很快便得到了控制,至少营寨大门这一片区域,汉军的推进速度,几乎停滞了下来,这样才让曹仁的脸色稍稍缓和了几分。
他看了荆州诸将一眼,颇有些不屑地嘟囔了一句:“还算有些用处。”
此时,旭日东升,朝阳那和煦的日光,洒落大地,让曹仁的心情也为之好转。
他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了蔡瑁等人的身上:“这些不忠不义之徒,总归不可靠。孟德不便将他们处置了,便由我慢慢将他们的兵力加以削弱,早晚让他们战死沙场,到那时,荆州才算真正为我军所掌控。”
曹仁似乎对自己这一番谋划,感到十分满意,以至于嘴角都不自觉地露出了几分笑意。
他扭头对传令兵说道:“去,告诉于禁将军,命他亲自带兵,在蔡瑁等人大军身后压阵,但凡发现荆州将士有些许畏战不前之意,即刻斩首。”
片刻之后,蔡瑁便听见了魏延与什么人争吵的声音。
“娘的,你们算什么东西,竟敢斩老子的亲兵?”
于禁冷冷的回应了一句:“此人临阵不前,本将军依照军令,将他斩首示众,以定军心,魏将军若有不服,大可等主公归来之后,去告某家一状。”
“放屁!”魏延勃然大怒:“老子的亲兵,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怎会畏战?分明是你麾下的那士兵,与我这亲兵有旧恨,借机报复,当我魏延是好欺负的不成?”
他提起大刀,冲到了于禁的面前,尤其他凶神恶煞地盯着方才下手的那名士兵,让那士兵吓得连连后退,却被于禁一把从后面顶住。
官场枭雄 人往高处走
“怕什么?我等都是主公麾下将士,奉命行事,何惧之有?”
机甲武圣
他随后看向魏延道:“于某说了,眼下正是激战之时,魏延将军若是不服,战后自可去向主公告状,如今关键时刻,将军若是还要继续胡闹下去,哼哼,请恕某家不能奉陪了。”
“于禁狗贼,你……”魏延气得须发皆张,大有要冲上去跟于禁决一死战的架势。
“将军,算了算了。”他身边的亲兵和部曲将他拦了下来。
“是啊,胳膊拧不过大腿,弟兄们感念将军您的恩德,只是您若是因此受了军法处置,叫弟兄们如何能够心安?”
惡少纏愛之公主不嫁 淺。。
“狗六子死便死了,咱们虽然难过,却也不能把将军您也搭进去啊。”
在这些士兵的好生劝慰之下,魏延只得恨恨地朝着于禁啐了一口,这才重新加入了战斗之中。
“嘁……”于禁丝毫不以为意。
曹仁一早就看到了这一幕,他也非常清楚,魏延说的确实是实情,然而这正是他所乐见的,只要这种“误会”和“摩擦”没有演变到一定程度,他也完全不打算出面阻拦。
“哒哒哒……”
一人策马狂奔而来,他背负令其,手中死死拽着一卷黑色镶赤金边的布帛,来到高顺大军之中,士兵一见他这番打扮,便迅速让开了道路,让他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高顺的身边。
“陛下有旨,曹贼率军突围,距离此地不过十余里,请将军即刻撤回虎牢关,以待来日再战。”
一听这旨意,高顺还没说话,身边的副将却不乐意了:“我军眼看胜利在望,这时候撤兵,岂不是功亏一篑?”
高顺微微摇头:“曹贼回营,我军难以取胜。”
“可是,将军……”
“鸣金收兵。”
起源真神
高顺只冷冷地留下这四个字,随后便自己先一拉缰绳,调转方向,向后走去,俨然一副毫不留恋的模样。
嗜血法医 杰夫·林赛
“将军,敌军好像……好像撤兵了?”
曹仁身边的传令兵喊了一声,引得他急忙将目光从荆州诸将身上,转去看向高顺。
“嗯?果然撤兵了?不对劲啊,高顺分明占了上风,何故在这时候退兵?”
曹仁万分不解。
汉军如同潮水一般,在片刻之间,便迅速摆脱了战场,一直没有加入战斗的重盾兵,十分整齐得来到了撤退大军的最后方,掩护着大军西归。
有一批冲上来追击的曹军,他们的一切攻击,都被这重盾所化解,随后死在了重盾后面的劲弩之下。
“传令下去,不可追击。”
曹仁纵然心中还有万千疑惑,也在第一时间下了军令,收拢大军回营。
他盯着荆州诸将:“为何让他们一加入战斗,高顺就撤退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