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討論-第八百二十九章 輿論戰相伴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羊尾很淡定,但是商君别院的匠户就不淡定了。
用谪仙的话说,舆论的高地,你不去抢占,就被别人抢占了。
现在有人大肆诋毁羊尾,搞得现在工厂招人都有点困难了,商品销量也出现了问题。
这可怎么行?
于是,几个工厂的负责人开始聚在一块讨论。
起初的时候,有人说道:“咱们要不要报告给谪仙?”
又有人说道:“这等小事,还需要告诉谪仙吗?那咱们也太没有用了,谪仙要我们何用?”
“万一将来某一天,谪仙飞升仙界,我们怎么办?难道继续这样浑浑噩噩的活下去吗?”
其他的人都缓缓的点了点头,一脸感慨。
这人说道:“依我看,这件事就由我们自己来办,最好在一两天内,把事情办妥。如果办妥了,就用不着惊动谪仙了。”
“如果办不妥,我们再呈报给谪仙,请谪仙定夺。”
其他人想了想,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其实,在匠户们互相讨论的时候,李水就已经知道羊尾的事情了。
因为大秦太无聊了,每天有限的消遣活动就那么几项,看报纸已经算是其中之一了。
所以李水每期报纸必看,无论是大报小报都看的津津有味。
封魔战神
对于羊尾的事情,李水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完全像是后世的吃瓜群众一样。
至于商君别院的销量,李水也并不担心。因为他太明白一个道理了:百姓都是很健忘的。他们很快就会忘记这些事了。
在李水看报纸的时候,相里竹走进来,对李水说道:“有一群匠户,聚集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好像在密谋什么,你要不要关注一下?”
李水问道:“他们在密谋什么?”
相里竹想了想,说道:“他们好像是在说,什么事要瞒着你干,什么羊尾,什么销量之类的。”
李水笑了笑:“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了。没事,让他们去做吧。这些人不经过一番磨炼,是不能成才的。”
相里竹哦了一声,说道:“你觉得行就行。”
她这么说,倒也不是太信任李水,而是……单纯的不关心而已。
爱咋地咋地,能保证科研经费就行。
李水有点奇怪的看向相里竹,问道:“你不是一向不关心这些事吗?这次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关心起匠户来了?”
相里竹翻了翻白眼,说道:“谁关心他们了?当时我坐在石头上思考问题。或许我坐在角落里,又一动不动。这帮蠢货竟然没有看见我。”
李水对相里竹说道:“你这……也太专心了吧?科研工作者都这样吗?”
然而,相里竹并没有回答。
李水纳闷的看了一眼,发现相里竹坐在门槛上,两眼发直,又陷入了呆滞中。
李水:“……”
…………
神魔无双
几个匠户先找到了羊尾,对羊尾说道:“你老爹说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羊尾一边干活,一边点了点头。
匠户说道:“这件事,你怎么想?”
羊尾说道:“我前两天学了一句话,叫清者自清。我没有做过,就让他们说去吧,我心中无愧。”
匠户摇了摇头,说道:“可是谪仙说过,叫舆论的阵地,你不去占领,就有别人去占领。”
“三人成虎啊。说的人多了,那就是真的了。纣王难道真的这么坏吗?不过是他成了坏蛋头子,所以所有的坏事都安到她头上罢了。”
“连纣王都洗刷不了的冤屈,你觉得你可以吗?”
羊尾一脸茫然,说道:“谁是纣王?”

旁边另一个匠户对之前那人说道:“你小子刚学了点文化就在这里卖弄上了?还什么纣王。这能让人听懂吗?”
这匠户对羊尾说道:“咱们商君别院的李大娘你知道吧?”
羊尾有点茫然。
匠户说道:“就是那个李破鞋。”
羊尾恍然大悟。
匠户说道:“你觉得李大娘最多和多少人搞过破鞋?”
羊尾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匠户微微一笑,说道:“没事,你放心的说,大胆的说,你觉得多少就说多少。”
羊尾沉默了一会,说道:“三个?”
匠户微微一笑,说道:“一个都没有。”
羊尾顿时愣住了:“一个都没有?那怎么……”
匠户说道:“那怎么被人叫做破鞋呢?不是不是想问这个?”
羊尾点了点头。
匠户叹了口气,说道:“这就叫人言可畏啊。李大娘家里男人死的早,男人死的时候,她才二十二岁。”
“家里带着一个小娃,日子过得很清苦。后来呢?有一天来了一个乞丐,李大娘看那乞丐可怜,就给了他一碗水喝。”
“哪知道这乞丐知恩图报,后来在山上抓了一只兔子,就硬是分给了李大娘一半。”
羊尾问道:“后来呢?”
匠户说道:“后来,没有后来了,后来乞丐走了,李大娘继续过日子。咱们也不知道当年的乞丐是死了,还是远走他乡,去别的地方要饭了。”
“两个人就遇见了这么一次。但是从那以后,就有了说闲话的人。这些人说,两个人在一块搞破鞋。”
小 小 螢火蟲
“还说那乞丐始乱终弃,把李大娘给扔下了。反正这种事,越传越多,越传越多。”
“起初的时候,李大娘也是不予理会,觉得是无稽之谈,不值一哂。但是时间长了,李大娘竟然有了个李破鞋的外号。”
“这时候李大娘再想要解释,已经来不及了。人人都知道她叫李破鞋,怎么解释都不管用了。后来,李大娘自己也认命了。”
这匠户向羊尾摊了摊手,说道:“你看,事情就是这样的。有些事情,你必须得去争,你不争,别人就会争。”
“你觉得是不值得反驳,别人会觉得你是不敢反驳。”
羊尾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向匠户说道:“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匠户想了想,说道:“登报纸吧,登报纸,澄清事实。”
羊尾嗯了一声:“好。”
匠户立刻找来了将军小报的记者,表示想要登报纸,把事情说清楚。
将军小报的记者到了之后,详细的听了羊尾的话,写下了扎实的文字。
第二天,报纸发行。大大的标题就是,羊尾的回应。
这件事,立刻在咸阳城中掀起了一股热潮。
而李水看到这报纸的时候,不由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匠户,还是太年轻啊。”
未央在旁边好奇的问道:“怎么?难道他们这样反击,做的不对吗?”
李水说道:“这样做,等于帮着鸭梨日报把热度炒起来了。原本不知道羊尾的人,因为这样的打嘴仗,恐怕也要知道了。”
“你看鸭梨日报的文章,说羊尾偷钱,杀人,不孝。一桩桩一件件,何等的紧张刺激?百姓更喜欢看这样的文章。”
“将军小报的文章虽然把事实罗列的很清楚,但是百姓不喜欢看,那不是起不到打击谣言的效果了吗?”
未央好奇的问道:“如果是你的话,你怎么做呢?”
李水笑了笑:“如果是我……嘿嘿,谁敢给我造谣?”
未央白了李水一眼:“那也是,你懂不懂就跟人赌命,谁敢给你造谣?”
李水嘿嘿笑了一声。
未央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就任由这些匠户自己做下去吗?”
李水嗯了一声:“不着急,先让他们自己做。这种事,吃一堑长一智。”
未央说道:“就怕覆水难收,到时候想要挽救,都挽救不回来了。”
李水摆了摆手,说道:“放心,绝对不会。”
…………
鸭梨日报社的人都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竟然把将军小报给逼出来了,这一次,我们岂不是要大伙特火了?”
于是,这些人又开始捉摸着下一次编造些什么东西。
当然了。朝廷确实有命令规定,不允许编造新闻,尤其是攻击别人的新闻。
可是……这些东西都是从三蛋那里采访得来的啊。是三蛋要骗人,那记者顶多算是失职,绝对没有罪过。
如果朝廷真要治罪,就找三蛋治罪好了。
回头这两个记者,在报社内部做个检讨,批评教育一番。
板子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这也很不错嘛。
反正钱是挣到了,等风声过去之后,又能迎来升职。
甚至于鸭梨日报的主编,亲自嘉奖了这两个记者,夸赞他们做得好,让其他的人好好向他们学习。
于是乎,鸭梨日报的所有人都铆足了劲,一定要搞出一个大新闻来。
…………
“老伯,我们又来了。”鸭梨日报的记者见到了三蛋,对他更加客气了。
三蛋微微一笑,说道:“又来采访我了?”
这两个记者点了点头。
三蛋狡黠的笑了笑,说道:“这次我的价钱可涨了。”
两个记者有点紧张,心想:看样子,他已经知道自己有多大的价值了。也不知道这老家伙会不会狮子大张口,漫天要价。
记者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涨了多少啊。”
三蛋呵呵一笑,说道:“我现在啊,没有一千钱,你们是请不到我说话了。”
两个记者顿时松了口气,心想:果然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啊,闹了半天,只要一千钱。
这两个记者干咳了一声,假装为难的说道:“一千钱,价格会不会太高了?能不能往下面调一调?”
三蛋想了想,说道:“九百五十钱,再也不能少了。”
两个记者低着头思索良久,说道:“九百钱行不行?”
三蛋为难的说道:“罢了。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就给你们便宜点,不过下不为例啊。”
于是,双方达成了共识。
三蛋在心中冷笑了一声:两个笨蛋,我随便说几句话,就收你们九百钱,你们太蠢了吧?
而两个记者也在心中冷笑:“真是笨蛋,你恐怕不知道,这几句话在咸阳城中,值九万钱不止。”
随后,三蛋又开始编排羊尾。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三蛋就变现的很轻车熟路,熟门熟路了。
他对两个记者说道:“这羊尾啊,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她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几年前,她还想何人私奔来着。”
“其实和那后生,跑了有几个月,最后硬生生被我给抓了回来。”
“幸亏我发现的及时,才没有大了肚子。”
记者摆了摆手,说道:“老伯,这样虽然刺激,但是还不够,咱们不如说,她其实已经大了肚子,但是后来搞了点药,把孩子给打下去了。”
三蛋眼睛一亮,说道:“你们果然是专业的啊,听你们的。”
两个记者干咳了一声,说道:“老伯你看,这故事大部分都是我们编的,你这价格能不能少一点?”
三蛋顿时急了:“什么你们编的?这都是我想出来的,我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不对,这些就是真的,就是我的故事。都是我亲身经历了的,羊尾做过的事。”
两个记者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是是是,是我们错了。这些都是羊尾的事。都是你自己讲的。”
三蛋这才放下心来了。
想从我这里把钱抢走?门都没有。
…………
新一期的鸭梨日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销量甚至差点超过将军小报。
这对一份新报纸来说,简直是无比巨大的成功了。
因为这标题太吸引人了:羊尾曾经未婚先孕。
无数的人争相购买,不少人看完之后,还要给亲朋好友传看。
羊尾的名声,一日之间就臭不可闻了。
当然了,还有一些人是相信羊尾的。
不过这些人与其说是相信羊尾,不如说是相信商君别院。
他们相信商君别院找来的代言人,不会是这等货色。
于是,他们死死地盯着商君别院,盯着将军小报,想要看看将军小报怎么应对。
而这件事,也惊动了伏尧,他亲自来到商君别院,对李水说道:“师父,现在怎么办?”
李水微微一笑,对伏尧说道:“你不知道怎么办吗?你可是主管宣传的。”
不久前,正是李水的提议,让伏尧主官天下间的宣传事宜。

f9g35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零五章 翻身了分享-t1xlz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两个巡捕微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气愤,觉得此生没有什么盼头了,只剩下一个死字了。”
“可是你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不想在临死前快意恩仇吗?”
羊尾看着两个巡捕,轻声念叨了一句:“快意恩仇?”
她确实想要快意恩仇,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两个巡捕竟然会鼓励她快意恩仇。
巡捕,不是朝廷的人吗?
这两个巡捕,不是来维护大秦律法的威严的吗?怎么这样的人,却要鼓励自己报仇呢?
大秦,不是严禁私斗吗?
巡捕看出来了羊尾的疑惑,冲她微微一笑,说道:“你不必有顾虑。我们让你报仇,不是去杀了他们,而是报官,让官府惩治他们。”
羊尾有些担忧的说道:“我之前杀过人。”
她现在忽然响起来了,自己曾经杀了狗娃一家。
其实,之前羊尾也并不是忘了。
那时候她觉得,自己反正死定了,反正不想活了。杀了狗娃那些人,杀了就杀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羊尾忽然觉得有人帮自己主持公道了,自己有了求生的欲望。
于是,她开始重新担心杀人的事情了。
如果能活下来,谁愿意去死呢?
活着虽然不好,但是死了就彻底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巡捕对羊尾说道:“都有谁害过你?你能不能详细和我们说说?”
“你不用担心我们帮不了你。你可以这样想。如果我们帮了你,那是最好不过了。”
“如果我们当真不能帮你,你再去寻死,不是也来得及吗?”
羊尾沉默了。
她思索半晌之后,点了点头,对巡捕说道:“也对,如果你们帮不了我,我再去寻死也来得及。”
随后,羊尾缓缓的对巡捕说道:“这些害我的人,我第一个要告的,就是我的父亲。”
两个巡捕对视了一眼,目光之中都有些惊讶。
羊尾正要继续说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随后,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羊尾立刻住口不不言了。
巡捕有点恼火的看着这人,心想:好容易劝动了羊尾,他眼看就要说了,这是谁啊,来这里捣乱。
你 的 靈 獸 看 起來 很 好 吃
两个巡捕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这不是老牛吗?
大半夜的,老牛来干什么了?
老牛看了巡捕一眼,有些拘谨的说道:“我……我忽然想请你们帮我。”
巡捕笑了:“欢迎啊。”
没想到羊尾看到老牛之后,一副恨得牙根痒痒的样子:“帮你做什么?继续帮你欺侮我吗?”
巡捕愣住了。
他们看着老牛,意味深长的说道:“想不到啊,你居然还干过这种事呢?”
老牛有点害怕了,转身想要离开。
巡捕一把抓住他,淡淡的说道:“有什么问题,敞开了谈。现在我们是坐下来谈,开诚布公,往和气了谈。”
“等她把你告到公堂之上,那就是跪着谈了。但时候说什么都没用了。”
老牛有点害怕。他的嘴唇颤抖着,低声说道:“我其实,其实并没有做什么为非作歹,不可原谅的事。”
巡捕微笑着说道:“既然没有做什么,就更不用害怕了,你如实说出来就好了。”
老牛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是,是,小人如实说出来。”
他沉默了一会,对这两个人说道:“那一日,羊尾被狗娃一家买来……”
羊尾打断老牛,说道:“不是买来,是骗来。”
老牛连忙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不错,是骗来。”
他叹了口气,说道:“骗来之后,羊尾不甘心在我们这穷困的小村子里过活,因此一直想着逃走。”
“有一次她逃走了,狗娃一家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族长便要求我们所有人去寻找。我也跟着去了。”
“我本来没有想出力,可是偏偏让我撞见了羊尾,于是我将羊尾抓了。”
羊尾一辆冷漠的看着老牛,那眼神分明就是在看自己的仇敌。
老牛心中惶恐,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低下头去了。
巡捕有些无奈的看着老牛,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两个都是苦命人,都被村长害的不轻,你为何要帮着村长做事呢?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老牛低声说道:“我若不帮着抓人,村长还会折磨我。分给我最差的田,甚至于给我安一个罪名,让我生不如死,受人唾骂。”
巡捕问羊尾:“你打算怎么惩治他?”
羊尾说道:“凡是伤害过我的人,我都不想让他们活着。”
老牛打了个哆嗦,他有些急切的说道:“姑娘,就算当日你没有被我抓住,你也逃不掉啊。在那个方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抓你呢。”
“就算没有人抓到你,可你知道吗?这山中有无数的豺狼虎豹,你觉得你能平安走出去吗?”
羊尾淡淡的说道:“如此说来,你还是把我救了?”
老牛没敢应声。
羊尾又说道:“人总是要死的。难道你告诉我,早晚有一天我是死路一条,所以提前几十年杀了我,不算什么?”
老牛苦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英伦缘 苹果毒毒
两个巡捕对视了一眼。
巡捕对羊尾说道:“姑娘,依我看来,这老头当初抓你,也是身不由己。你也知道宗族的力量有多大。”
“这里的人出路不多,只能依靠宗族过活。宗族可以剥夺他们田产,可以夺取他们的房屋,甚至可以对他们动用私刑。”
“因为这人在被人胁迫之下,曾经做出一些伤害你的事,我觉得,倒也罪不至死。”
羊尾缓缓地点了点头。
巡捕又说道:“谪仙说,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我觉得这个老牛,就是可以团结的人。有他加入,我们的力量又大了一分。”
羊尾沉默良久,最后说道:“那就让他加入把。”
老牛顿时松了口气,向羊尾连连道谢。
圣武称尊
随后,羊尾开始继续讲述自己的苦难遭遇。
羊尾讲到激动处,呜呜的哭起来了。而老牛也听得老泪纵横同情不已。
两个巡捕强行让自己保持着理智,他们只是在忍耐不住的时候,说上一句:这样的宗族,不铲除可以吗?他们简直成了土皇帝。
其实刚开始谪仙让他们铲除宗族的时候,巡捕是不理解的。
因为乡绅、族长治理乡村,他们已经习惯了。
他们知道这些族长可恨,但是又觉得,没有了他们管着那些村民。那村子里会不会乱套了?村民会不会老老实实的,继续纳税?
但是现在,巡捕们亲身经历了一番之后,觉得宗族必须铲除。
与此同时,他们又极为佩服谪仙的远见。
想不到,谪仙远在咸阳城,居然能知道最贫困的乡村中的事情,不愧是谪仙人啊,果然有大神通。
等羊尾讲完了之后,巡捕将这些东西牢牢地记在了一张纸上。
然后他们看向老牛。
老牛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们两个:“我……我也要讲吗?”
这两个巡捕微微一笑:“当然。”
老牛清了清嗓子,有些拘谨的说道:“我的经历,就比较一般了。”
随后,老牛开始讲自己儿子的惨死。
老牛的儿子,原本是族长儿子的玩伴。
说是玩伴,其实认真看起来,简直就是仆役了。
这两个小孩都只有八九岁的年纪,但是村长的儿子,从小见惯了自己的父亲颐指气使,威风八面,将这些东西学了个十足十。
村长的儿子学会这些东西之后,全都用在了自己玩伴身上。
而老牛的儿子,身体瘦削,性格懦弱,就成了村长儿子欺负的对象。
老牛的儿子其实并不喜欢和他们玩耍,但是那些孩童总是将老牛的儿子拉出去。
这一日,他们故意带着老牛的儿子到了河边,告诉那孩子说,他们想要看落水。
于是他们便将老牛的儿子推倒了河水中。
老牛的儿子猝不及防,掉到了河里,一阵挣扎,好容易湿淋淋的上岸了。
村长的儿子带着人看着这一幕,哈哈大笑。
老牛的儿子有些生气,但是敢怒不敢言。
谁知道村长的儿子又是伸手一推,又把老牛的儿子退下去了。
那孩子又落水了。
这一次,他挣扎出来之后,就距离村长的儿子远远地,不敢靠近了。
谁知道那小霸王快步走过来,一把揪住了老牛儿子的衣服,要将他重新推下去。
老牛的儿子抓着村长儿子的胳膊不肯放手,竟然把他也给带下去了。
两个孩童在水中挣扎良久,最后一块湿淋淋的爬上来了。
村长的儿子勃然大怒,一定要打老牛的儿子不可。
于是,一群孩童开始拳打脚踢,有人下手没轻没重,在老牛儿子的头上狠狠踹了几脚。
老牛的儿子躺在地上不动了。
等老牛赶到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儿子已经死了。
为了这件事,他哭着到了村长家。
但是村长只是当着他的面,责骂了儿子一番而已。
只是责骂而已,甚至没有动手教训。
老牛气不过,站在村长家不肯走,结果被村长痛打一顿,几个月没有下床。
两个巡捕听了这话,个个目瞪口呆:“竟然……竟然如此嚣张吗?”
老牛缓缓的点了点头:“就是这么嚣张。”
羊尾看着老牛,幽幽的说道:“原本我以为自己够惨了,现在看看,其实还是你更惨。我虽然倒霉,可是至少没有经历过至亲的离去。”
说到这里,羊尾又缓缓的摇了摇头:“不过,我的那位至亲,呵呵。”
巡捕拍了拍正在擦眼泪的老牛,说道:“好了,现在哭解决不了问题,只有把族长打倒,才能告慰你儿子的在天之灵。”
老牛连连点头:“是是是。”
巡捕又说道:“现在你告诉我,村中还有谁有可能被争取过来?谁平时没有敢做太多的坏事,而且和族长有些仇恨,又不太敢表现出来的?”
老牛说道:“闷三应该可以争取过来。”
巡捕好奇的问道:“为何?”
老牛说道:“闷三有一个妹妹,长得模样一般,可毕竟是个女人。”
“大人也知道,我们这村子十分穷困,普通人是不肯嫁过来的。所以我们就想了一个办法,采取换亲的方式,你娶了我的妹妹,我娶了你的姐姐。”
“这样我们两个都不是光棍汉了。”
“闷三的妹妹嫁给了隔壁村子的一个人。而隔壁村的男人,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了闷三。”
“结果在迎娶回来的那一日,那女子被村长的一个孙子看到了。这孙子觉得那女子有几分姿色,于是就抢走了。”
“闷三气不过,去找村长理论,结果村长说,嫁给谁不是嫁呢?都是同族的兄弟。”
“闷三不敢争辩,就回来了。直到现在,他都是孤身一人。村中人提到闷三,第一反应就是,他的女人被夺走了。”
巡捕嗯了一声:“夺妻之恨,确实是深仇大恨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个闷三住在什么地方?我去会会他。”
老牛说道:“就在村子东头。”
其中一个巡捕看着老牛和羊尾,另一个巡捕则把闷三叫来了。
闷三一进来就低着头,一言不发,确实很闷。
在羊尾和老牛劝说了一番之后,闷三表示,豁出去这条命了,他们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两个巡捕很满意又让他们列举可以争取的对象。
时间不长这屋子里面的人越来越多了。
而且越到后面,就越容易,因为任何人都有从众心理。
他们看见这么多人都开始反对族长了,自然就有了信心,就有了胆量,就敢做这件事了。
到天亮的时候,三分之一的村民已经在这里了。
人数达到三分之一,就足够了。
因为剩下的三分之二,没有经过巡捕的组织,只是一盘散沙而已。
他们会跟着起哄,或者不敢说话,已经不成气候了。
两个巡捕站起来,揉了揉带着血丝的眼睛,说道:“都回家吃饭吧。吃过午饭之后,我们会抓捕族长。”
“到时候,你们要个个奋勇争先,谁也不许后退。”
这些人都轰然答应了。。

hdk3a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零二章 謫仙寶刀不老鑒賞-ol9sk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公子,我们现在如何是好啊?”乌交着急的对伏尧说道。
一边说,他一边悄悄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那里已经被伏尧掐肿了。
伏尧深吸了一口气,对乌交说道:“不着急,不着急,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他开始在院子里缓缓踱步。
现在伏尧很需要一个可以和自己聊天的人,毕竟依靠自己一个人的智慧,恐怕理解不了谪仙的战略。
可是,偏偏所有的朝臣都被叫去朝议了。
伏尧想了想,对乌交说道:“立刻备车,我要去北地郡一趟,我要见见巨夫。”
乌交说道:“出不去了,陛下已经封锁了皇宫。”
伏尧倒吸了一口冷气。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难道这一次父皇下定决心,要致师父于死地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师父有炼丹的本事,父皇用得上,肯定不会杀了师父的。
伏尧想到这里,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对乌交说道:“你快帮我想个办法,怎么找到巨夫?”
在伏尧看来,除了自己之外,最能理解槐谷子的,就是巨夫了。
乌交说道:“可是。咱们联系不到外面啊。”
伏尧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忽然眼前一亮,说道:“打电话,不是可以打电话吗?”
乌交说道:“可是……电话又没有通到北地郡。”
伏尧说道:“先打电话,通知商君别院的匠户,让匠户坐着火车去北地郡。把巨夫给我叫回来。”
“两天时间,足以打一个来回了,然后我们两个宫内宫外,打着电话商量对策。”
乌交说道:“两天的时间……如果陛下真的打算杀了谪仙,两天时间还来得及吗?”
伏尧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道:“师父这种人,不是说杀就能杀了的。”
乌交哦了一声,匆匆忙忙去找人了。
伏尧则在宫中信步乱走,他一边走,一边思索对策,忽然一抬头,看见自己走到丹房跟前了。
丹房里面装着一步电话。
伏尧拿起电话,思索了一下,拨通了商君别院的号码。
这个电话是打给未央的,伏尧有点不确定是不是要告诉未央这个消息。
不过,未央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吧。
伏尧觉得,自己应该安慰她一下,无论她有没有知道这个消息,至少让她知道,她还有个弟弟,一直在帮忙。让她有个依靠。
电话拨通了。
在另一头接电话的却不是未央。
是商君别院的一个丫鬟。
伏尧问道:“公主呢?”
丫鬟说道:“早上便出去了,行色匆匆,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心事。”
伏尧听到这里,就知道未央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叹了口气,对丫鬟说道:“那让相里竹来吧。”
商君别院的相里竹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相里竹从来不肯承认自己是商君别院的人,她更不承认自己是谪仙的下属。
暗恋有点烦 乔宁
据她自称,她只是商君别院的合伙人罢了。暂时住在这里,搞搞研究而已。
对于这种说法,李水一直是一笑置之,也不计较。
而商君别院的人都知道,相里竹,其实就等于是商君别院的人,而且是商君别院的重要人物。
现在谪仙不在,未央不在,有能力替商君别院做决定的,也就一个相里竹了。
所以,伏尧把电话打给了相里竹。
相里竹在那边懒洋洋的说道:“有什么事啊?我正在搞研究呢。”
伏尧干笑了一声,说道:“你是在搞研究吗?怎么听起来像是在睡觉?”
相里竹说道:“像我这样的聪明人,睡觉的时候也能搞研究。说吧,到底什么事。”
伏尧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了。
他对相里竹说道:“我师父出事了,你知道吗?”
相里竹有些无奈的说道:“听说了,还有别的正经事吗?”
伏尧:“……”
易 看 小說
他有些无语的看着相里竹,说道:“难道这不是正经事吗?”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这事正经吗?你自己说说,你师父哪个月不出事?就算没事,他也到惹是生非。”
伏尧说道:“好像,也对啊……”
相里竹说道:“是吧?没事的话我挂电话了啊。”
伏尧连忙说道:“等等,你再等等,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这一次的事情格外严重。”
相里竹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
伏尧说道:“这一次陛下封锁了皇宫。不允许朝臣出来。”
相里竹说道:“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
伏尧无奈的说道:“你帮我想想办法不行吗?”
伏尧有点耍无赖的意思了。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颇有点大人的感觉,怎么现在忽然又变成孩子了?”
她想了想,对伏尧说道:“你师父经常说,术业有专攻。这一次他出事,不是因为什么新发明。”
“如果是发明东西,那是我的老本行,我可以帮他说上一两句。但是他现在是在铲除宗族,这个我就插不上嘴了。这不是我的知识范围。”
伏尧哦了一声:“这好像也是。不过……我应该找谁帮忙呢?”
相里竹说:“谁了解这件事,就找谁帮忙。”
伏尧又问:“那谁了解这件事呢?”
相里竹说:“如果你连这个都办不好的话,我可能要考虑写一封奏折,让陛下把胡亥叫回来算了。”
随后,相里竹挂了电话。
伏尧握着电话,有点无语的说:“这家伙……不怕死吗?”
大秦有两个人,任性妄为。一个是槐谷子,另一个就是相里竹。
但是这两个人有任性妄为的资本。
槐谷子有炼丹的本事,这一点谁也取代不了,这就是一道隐形的免死金牌。除非是谋反,危害大秦社稷,否则的话,嬴政不会动他。
而相里竹头脑精明,精通各种科学研究。更为关键的是,她对政治不感兴趣,而且是一个女人。即灭有野心,也没有把野心变现的能力。
所以嬴政对她很放心,她的任性妄为,反而显得很可爱,很率真。所以嬴政也没有必要动她。
今天相里竹的话虽然说得很直白,但是伏尧想了想,又觉得很有道理。
他思索了一会之后,又开始打电话。
这次是打给王老实的。
王老实是生意场上的人,比较聪明,而且对李水忠心耿耿,可堪大用。
王老实接到伏尧的电话之后,又惊又喜,连声说道:“公子有何吩咐?”
伏尧说道:“你去帮我找几个人来。”
随后,伏尧说了一些人。
王老实有些纳闷,对伏尧说道:“找这些人做什么?公子和这些人……并无瓜葛啊。”
伏尧微微一笑,说道:“我自有用处,你只管照办就好了。”
武道 乾坤
王老实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
与此同时,未央召集了一群人正在谪仙楼开会。
这群人无一例外,都是妇人。
这些妇人无一例外,都是那些高官的夫人。
在朝堂之上,那些高官对槐谷子颇有微词。但是这些妇人对槐谷子,那是敬爱有加。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吃到这样的美食吗?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用上这么漂亮的化妆品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穿上这么鲜艳的衣服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如厕都没有这么舒服。
可以说,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哪一样都少不了槐谷子。
食梦师 蒋一刀不留痕
槐谷子,就是大家心目中的神。
这些妇人爱戴他,敬爱他。甚至经常为了他和自己的夫君吵架。
现在未央把大家召集起来,大家都很热心。
千妃太嚣张
未央说道:“诸位帮我想想,应该怎么帮谪仙?”
这些妇人立刻开动脑筋。
老实说,这些妇人平时受到自己丈夫的耳濡目染,也懂得一些朝政上面的事情,但是这些人,毕竟没有亲身参与。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她们给出来的,都是似是而非,没有什么用处的不太专业的建议。
未央听了之后,就在心中微微摇头,知道靠着这些人,恐怕是没有用了。
这些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未央,说道:“公主,我们深居闺中,很少参与这方面的事务,恐怕是不成了。倒不如公主,你是妇女联合会的会长。对这些比我们懂得还要多一些。”
未央听到这里,顿时眼睛一亮。
随后,她开始派人,将妇女联合会的人召集过来。
…………
朝堂之上,对李水的批判还在继续。
李水有点无奈的说道:“诸位,我只是动了一下宗族首领,你们就说我大秦要灭亡了。难道大秦在你们眼中是纸糊的吗?”
“你们就是这么看待大秦朝廷的?你们不会有异心了吧?你们是不是想要谋反?”
以往李水用这一手的时候,朝臣们都面如土色,连连否认。
但是这一次,朝臣们也不知道是因为人数众多,胆气格外的壮还是怎么回事。
他们指着李水,大声说道:“你已经在破坏大秦社稷了,难道这还不算危险?难道你带着反贼来到大秦的朝堂之上,我们也不能批判你吗?”
李水淡淡的说道:“我带着反贼来到大秦朝堂了吗?谁告诉你们,动了宗族,就是动了大秦的根基?”
朝臣们说道:“动那些宗族,我们没有意见,但是你让那些百姓去杀族长,就是不对。”
李水好奇的说道:“我是让那些百姓自己去杀族长了吗?我记得我是让那些百姓,让他们去揭发族长,去告官。”
朝臣们说道:“是吗?可是我们接到汇报,有很多地方,那些村民义愤填膺,已经不经审判,直接把族长打死了。”
李水说道:“所以呢?”
朝臣说道:“什么所以?你的行为,已经让我大秦失控了。”
李水哈哈大笑:“我怎么没有感觉到?有些族长,鱼肉乡里,百姓敢怒而不敢言。我让那些百姓去揭发族长,这有错吗?”
“有些百姓,或许是痛恨族长平日的压榨,或许是想要趁乱取利,用死刑杀了族长。”
“难道我大秦律法中,没有对应的刑罚吗?杀人者死,这有什么难的吗?”
“除了大秦朝廷,谁能用私行处决一个人?一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个人。一百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百个人。”
“大秦天下,怎么会乱?还是有人想要暗中保护族长,故意不去制止,故意不去审判,故意制造乱象,要迷惑陛下,让陛下收回成命,让你们继续在宗族之中,保留势力?”
这些朝臣倒吸了一口冷气。
李水的提问太犀利了,直入人心。
而嬴政的脸色忽然缓和了不少。
这时候,有朝臣咬着牙站了出来,他对李水说道:“你的所作所为,会告诉百姓一件事。他们可以联合起来,灭杀掉一个强大的人,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就给了他们勇气,让他们觉得,他们可以挑战贵族,挑战皇权。”
“从此以后,他们就有了造反的胆量,我大秦再也没有宁日了。”
李水哦了一声:“百姓们可以联合起来,杀掉一个强大的人,杀掉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个道理百姓已经知道了,那大人你知道了吗?”
这位朝臣说道:“我自然已经知道了。”
李水说道:“那你打算何时做反贼呢?”
朝臣吓了一跳,脸色煞白的说道:“你可不要诬陷我,我何时要做反贼了?”
李水笑呵呵的说道:“你不打算做饭贼?那你为何要诬陷那些百姓做反贼呢?”
“你知道了这些道理不去做饭贼,难道百姓就要去了吗?百姓生活的安安稳稳,为什么要把头悬在裤腰带上造反?”
“反贼野心勃勃,诸如项梁等人,就算不懂得这个道理,也是要造反的,他们需要我给勇气吗?”
朝臣:“……”
李水说道:“你知道杀了你的儿子,就不用再花钱养他了,你为什么不杀?”
“你知道脱光了衣服,就不会觉得热了,你为什么不脱?”
“你刚才的话,简直是荒唐至极,本仙都懒得驳斥你。”
这朝臣满面羞愧,退下去了。
而李信看着李水,心中感慨:“槐兄果然还是槐兄啊。佩服,佩服。”

9lpje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七百八十五章 坦白從寬鑒賞-tl1rs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柏涙是哭着走出实验室的。
因为他发现,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发生了变化。
这些人是真的把他当成了偷东西的贼。
柏涙想要争辩,但是没有人听他说话。
而且柏涙发现,谣言这东西,真的是越传越多,越传越离谱。
现在已经有人说,柏涙偷了很多钱。还有人说,柏涙偷了别人的新衣服。还有人说,柏涙偷了别人的传家宝。
每一个传言都有鼻子有眼。
柏涙忽然觉得,其实活着挺没意思的。
他垂头丧气的走出来,进了公共场所。
结果他刚刚进去,就被人堵在里面了。
柏涙看见为首者也是一个科研工作者,叫赵槎。
奧特戰神傳
平时柏涙和赵槎井水不犯河水。而且赵槎也不是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正义感爆棚的人。
因此,柏涙倒也不是太害怕。
他只是平静的问:“怎么了?”
赵槎看着柏涙,皮笑肉不笑。
柏涙有点不安:“到底怎么了?”
赵槎说道:“我前几天,刚刚丢了一块玉佩。”
柏涙哦了一声:“那是挺倒霉的。”
赵槎丢玉佩的时候,嚷嚷了很久,所以柏涙对这事也略有耳闻。只是此事与自己无关,柏涙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谁知道赵槎说道:“以前我不知道丢在哪了。但是现在……我怀疑是你拿走了。”
柏涙:“我去……”
他有些悲愤的说道:“我没有。”
赵槎呵呵笑了一声,他淡淡的说道:“人人都知道。你是咱们商君别院的贼,你敢说你没有?”
柏涙咬着牙说道:“你有证据吗?”
赵槎说道:“我若有证据,早就把你送到官府了。岂能容你在此逍遥?”
柏涙说道:“我没有偷你的玉佩,你若没有证据,趁早放我走。”
赵槎呵呵冷笑了一声:“你说没有偷,便是没有偷吗?我们可要搜查一番。”
随后,几个人上来扒柏涙的衣服。
柏涙勃然大怒,大呼小叫。
很快,周围有一群人围观。
但是,只有人围观,并没有人上前帮忙。
很快,柏涙被扒光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
柏涙觉得自己已经没脸活下去了。
赵槎带人翻找了一番柏涙的衣服,自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他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个贼人倒是挺聪明,提前把玉佩藏到别的地方了。兄弟们,我们盯紧了他,不要再让他有作案的机会。”
众人都应了一声,然后像是一阵风一样走了。
柏涙抱着衣服,急匆匆的向自己的房间跑去。
九門神道之第十門 譚氏獨子
路上的时候,他听到大家正在议论。
有人说道:“这家伙怎么被扒光了?”
另一个人说道:“这还看不出来吗?偷东西被抓住了呗。”
又有人说道:“可是他说自己是冤枉的。”
有人冷笑了一声:“哪个贼不说自己是被冤枉的?”
又有人说道:“可是有人说,没有找到证据。”
之前那人呵呵冷笑了一声:“证据?没有证据牙就不是贼了吗?如果东西不是他偷的,那为什么要查他?就算没有证据,这家伙八九不离十,也不是什么好人。”
众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柏涙听到这话之后,感觉自己离死不远了。
再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不过,在临死之前,总得沐浴更衣吧?
不不不,绝对不能悄悄的死。
萌妃入懷
死在自己的房间,恐怕死了之后,还要被人扣上一顶帽子,说是畏罪自杀。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这样。
柏涙想了一会,忽然横了横心。
他决定了,今天晚上就寻死,不过不是死在自己的房间,而是死在赵槎门口。
不要用上吊,不要用服毒,要用最惨烈的方式,用刀割开自己的脖子,把血喷洒在他的大门上。
以死明志,忠烈千秋。
柏涙越想越激动,于是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洗了个热水澡。
透心凉的冷水浇在身上,没有浇灭他心中的熊熊火焰。
柏涙已经决定去死了,谁也拦不住他。
当天晚上,柏涙把门反锁,然后在里面磨刀霍霍。
一把刀磨得锃光瓦亮。
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着自杀了。
白骨传说 轩辕苍紫
很快,午夜到了。
柏涙悄悄地打开房门,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楼道里面。
他知道赵槎住在哪,所以很快找到了他的住所。
在赵槎的住所门口,柏涙把刀放在了自己脖子上。
这一刻,柏涙忽然有点恍惚,他想起来不久前,也是在这个时间,他来到楼道里面上厕所。
只是万万没想到,被牛鼻给撞见了。
从那时候,自己的厄运就开始了。
被人诬陷成为贼,被人各种侮辱。
照这么说,牛鼻才是罪魁祸首啊。
想到这里,柏涙忽然很想去牛鼻门前自杀。
但是……赵槎也很气人。
一时间柏涙有点犹豫了。
就这么一犹豫,柏涙渐渐的冷静下来了。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来到商君别院,是有任务的。现在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能轻易言死呢?
于是,柏涙打算再苟活一段时间。
当他提着刀往宿舍走得时候,周围的宿舍忽然都打开了门。
柏涙吓了一跳。
紧接着,他手里的刀被夺下来了。然后,他被人被人用绳子绑起来了。
混乱中,柏涙听到有人喊道:“抓住了,抓住了。抓住贼人柏涙了。好家伙,真是心狠手辣啊,居然想要杀了赵槎,见过报复人的,没见过这样报复的。多大点事啊,不就是扒光了衣服吗?”
柏涙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大声叫道:“我没有要杀人啊。我是要自杀,我没有……”
可惜,他的嘴很快被堵上了。
在经过自己宿舍门口的时候,柏涙看见牛鼻正带着人在里面搜查。
柏涙心中大惊,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随后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的一切都秘密都没有放在宿舍,而是放在了另一个稳妥的地方。
想到这里,柏涙稍稍放下心来了。
不要坏了那位大人的事情就好。
随后,柏涙被拖走了。
当走出大门的时候,柏涙忽然想到:自己很可能无法回来了。
他东张西望,想要找到牛犊的身影。
他不指望这牛犊能救命,但是牛犊是唯一曾经相信他的人,善待他的人,他想在临走的时候向牛犊告别。
当时有人在柏涙身边说道:“你东张西望什么?贼心不死,还想偷东西吗?”
随后,柏涙感觉后脑勺来了一下重击。
然后,他扑倒在地了。
当柏涙再醒过来的时候,他看见自己已经被关进反思室了。
反思室,原本是用来给人反思的。自愿进来,自愿出去,吾日三省吾身。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关押别人的地方。
主要关押那种,有些嫌疑,但是又没有定罪的罪犯。
凡是到这里来的人,都要经受一番盘问。
据说这里没有严刑拷打,但是想要什么都不吐露,完好无损的走出来的人,目前一个都没有。
于是,柏涙有些紧张。
也不知道在反思室坐了多久,门被推开了。
柏涙看着进来的人,有些诧异。
这些人,有食堂的赵大妈,有扫地的李大娘,有织布的王大婶。
柏涙看着这些人,有些纳闷的想: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不是要审讯吗?
赵大妈看着柏涙,微微一笑,说道:“多大年纪了?”
柏涙说道:“三十二岁。”
李大娘问道:“有未婚配啊。”
柏涙:“还没有。”
王大婶说道:“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姑娘,人品不错,十分踏实,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触一下。”
柏涙:“……”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哪跟哪啊。怎么了就有个姑娘。
无上魄尊
我不是因为偷东西被抓来了吗?
王大婶对柏涙说道:“你到底愿意不愿意?”
柏涙说道:“愿意,自然是愿意的,不过……”
王大婶又说道:“既然愿意,就把你的基本情况说一遍吧,祖籍在什么地方,现在居住在什么地方,家里都有什么人,一年赚多少钱,有没有在咸阳城中买房置地。”
柏涙:“……”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还……还真的要给我介绍女子吗?”
王大婶说道:“废话。”
柏涙只要说了一遍自己的基本情况。
然而,这王大婶就像是智障一样,一连问了三四遍。记住了前面忘记了后面。
柏涙有点无语的想:“这些人怎么搞的?”
他干咳了一声,对王大婶说道:“我暂时不想成家立业,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王大婶淡淡地说道:“别走,我问完之前,你走不了。”
这句话,让柏涙有一种在过堂的感觉了。
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是犯罪嫌疑人。
柏涙对王大婶说道:“能不能告诉我,为何要问我这些?”
王大婶哦了一声:“我平日里给人说媒说习惯了,审讯犯人的时候,喜欢问这些东西,否则的话,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柏涙:“……”
王大婶喝了一声:“柏涙,你方才的财产我也了解了一下,凭你的发明,以及商君别院给你的工钱。你的收入虽然丰厚,但是不可能在咸阳城中买得起宅子。你怎么解释那些钱是从哪来的?”
原始美女
柏涙冷汗直流,他辩解道:“我什么时候说买宅子了?我若在咸阳城中有宅子,我何必还要住在宿舍呢?”
王大婶说道:“你没有宅子吗?我们在你的宿舍当中,搜出来了这本房契。”
柏涙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是祖上留给我的。”
王大婶说道:“可是你放在说,你祖上世世代代都在赵地,他们怎么给你留下咸阳城中的房子?”
柏涙说道:“因为……因为……因为我父亲留下来的不是房子,而是钱财,我得到钱财之后,在咸阳城中买了宅院。”
王大婶说道:“他给你留下的钱财?可是据你所说,你父亲是工匠,他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柏涙说道:“我父亲,我父亲乃是能工巧匠。”
王大婶冷笑了一声:“能工巧匠,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忽然,她用力一拍桌子,大声喝道:“柏涙,你别给我狡辩。你老实说,是不是偷了别人的东西,偷偷变卖,靠着这种手段,弄了一些横财。”
柏涙使劲摇头:“我没有,我没有偷东西。”
王大婶指着墙上的一副对联说道:“你好好思量思量。”
那副对联很有特点。
上联是:吾日三省吾身,三思而后行。
下联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据说每一个进来反思室的人,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对联什么玩意?上下联字数都不一样。
但是当被审讯一番,终于精疲力尽的出去的时候,这些人就只有一个念头了:这对联说的真对,真后悔之前没听。
柏涙一通胡思乱想,而王大婶等人则笑眯眯的说道:“我们回去之后,就会搜查你的所有地方,到那时候,你偷来的赃物可就藏不住了,你好自为之。”
柏涙呵呵了冷笑了一声,一言不发。
他的东西根本不在宅院当中,所以不怕搜查。
随便查吧,老子不怕。
至于名声坏了……
坏了就坏了吧。
阿斯坦那編年史
柏涙已经绝望了。
这几个大妈走了之后,柏涙就在反思室发呆。
这期间,曾经有不少人来看他。
有人进来之后,讽刺柏涙几句。有人进来之后,踹柏涙几脚。
柏涙默默地承受着。
可是任何承受都是有限度的。
渐渐地,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
柏涙又想寻死了。
这样的活着,有什么尊严,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
就在这时候,又有人进来了。
柏涙一看那人,眼泪顿时就流下来了。
是牛犊。
牛犊看着柏涙,幽幽的叹了口气,第一句话就是:“那些人太过分了。”
雪中送炭,何其珍贵。
柏涙上前一步,握住了牛犊的手。
牛犊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受苦啦,其实,这样的遭遇,我也有过,所以我很同情你。”
柏涙:“啊?”
他看着牛犊,万万没想到,在商君别院风风光光的牛犊,居然也有这样的经历。
在这一瞬间,他忽然觉得牛犊亲近了很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