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西遊之絕代兇蟾 愛下-第三十節 放人閲讀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有了望海菩萨亲自带领,云翔很快便找到了守在黑风洞外的熊罴三妖。
三妖一见到云翔与望海一同前来,顿时吃了一惊,又见望海衣衫凌乱,脸上似有淤青,更是露出了诧异之色,齐齐上前行礼道:“菩萨,您怎么来了?”
望海冷哼一声,看了看一旁的云翔,面无表情地道:“有人要救孙悟空,我便带他过来了,你们以为该如何行事?”
熊罴三人对视了一眼,顿时有所会意,齐声道:“孙悟空擅闯我黑风洞,已是死路一条,怎可轻易放出来?谁若想救他,便是与我三人为敌。”
说完,三人闪身而上,便将云翔围在了中间,只听得熊罴恨声道:“云翔,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这百年来的新仇旧恨,今日也该好好清算一番了吧?”
云翔淡淡一笑,道:“既然是当年的故交,倒也不必一见面就喊打喊杀,望海菩萨,你说好了带我来救人,莫非又反悔了吗?”
望海随手摆弄着掌中的清净琉璃瓶,意味深长地道:“我虽答应了你,但如今地主不肯放人,却也怪不得我了。”眼下有了熊罴三妖相助,再加上服用丹药后她的伤势已是痊愈了些许,自然便对云翔少了些忌惮之心。
云翔轻叹一声,摇头道:“菩萨,你向来最识时务,莫非你以为,有了这三人相助,便能赢得了我吗?”
望海道:“即便胜不得你,阻你救人却是不难。”
云翔道:“我倒是有些好奇了,你这般当着我的面害死孙悟空,便不怕我去找佛祖告状吗?”
“告状?”望海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诮的笑意,道:“说来也实在可笑,你虽然一心为西天谋划,佛祖却从来不曾信任你,你可知道,他为你准备了什么?”
云翔心念一动,从怀中取出了之前收到的五佛冠,道:“莫非这帽子中的箍儿,就是为我准备的?”
望海点头道:“正是,不怕告诉你,佛祖交给我了三个箍儿,其中一个正是命我想办法戴在你的头上,以免你有什么违逆之举。”
云翔恍然点头道:“原来如此,看来,你所说不错,我若是去佛祖那里告你的状,说不定会被你反咬一口,说我是不满这箍儿之事,所以蓄意构陷于你。”
望海双眉轻轻一挑,显然是承认了云翔的猜测。
云翔略一沉吟,又道:“也罢,既然告不赢你,那就不告了。不过,我倒是有另一个疑问,你可否为我解惑?”
望海淡淡地道:“你且说来听听。”
云翔随手一指熊罴三人,道:“据我所知,这熊罴私盗东海三星岛的《东极丹法》,擅自炼制金丹,恐怕至今寿星仍在四处寻他。菩萨你为他提供庇护,还建了这么大个丹炉,眼下恐怕已经足以炼制高等金丹了吧?”
我在时光深处等你
望海脸色一沉,道:“你究竟是想说什么?”
云翔轻笑道:“我一直以为你对东天是忠心耿耿,如今看来,恐怕也未必吧。让我算算,熊罴在黑风岭待了上百年,怕是早已炼出了海量金丹,应该远胜于从寿堂中求取的那少许。
这些金丹不但足够你们平日里修炼所用,还可以用来结交各方,豢养高手,你望海能有今日这般声势,恐怕这金丹也是出力不小吧?我只是好奇,东天若是知道了此事,又会作何想法呢?”
長孫 皇后 小說
望海冷哼一声,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一时间显得有些犹豫。熊罴三人也只能看着望海,也不知是否该出手,只能等着她下令。
不过,云翔等的却也正是他们这片刻的犹豫,只见他身形一闪,便失去了踪影,就在众人错愕之际,三妖的背后却几乎同时现出了三道身影,手臂翻转之下,便各有一道五行轮飞射而出,朝着三人压了过去。
以云翔如今的修为,五行轮早已是今非昔比,在领悟了道门的阴阳五行论之后,转动的轮盘中已不是只有五种颜色,而是变成了十种,这样的招式,比起佛祖的五行磨还要精妙不少,又哪里是寻常人等能够抵挡得了的?
只听两声惨叫传来,却是佘千丈、凌虚子二人直接就被压得口吐鲜血,爬伏在地根本就无法起身。
种田记 苏四公子
相比之下,熊罴则是机敏了许多,慌忙催动了圣钉应对。只可惜,那圣钉本就是小巧之物,进攻有余,防守却是不足,只能勉强抵挡住那轮盘的前冲之力,却已根本顾不得其他了。
望海一皱眉,正打算出手,却见那身影一闪,又出现在了原本的位置,便如同从未离开过一般。
只听他淡淡地道:“望海,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时至今日,不管是比拼计谋,还是比斗法术,我都愿意随时奉陪,不过,若是真要翻脸,恐怕你会追悔莫及。”
望海面沉似水,又盯着那进阶版的五行轮看了半晌,恨声道:“早知今日,当年在龙宫之时,我便会想尽办法杀了你,也免得今日处处受你掣肘。”
云翔的脸上却是绽开了一片笑意,道:“既然如此,这人,你究竟是放还是不放?”
望海终于长叹一声道:“也罢,我放人便是。”
云翔哈哈一笑,随手一挥,三道五行轮便自行消散而去,熊罴三人都惊魂甫定地看着望海,只见她摆了摆手,无奈道:“放人吧。”
三人一脸忌惮地看了看云翔,只得老老实实地道:“是,我们这便放人。”
征服美女董事长 凉茶
我的美女公爵老婆 小魔法师
说完,他们便打开了黑风洞的大门,匆匆走了进去。
片刻之后,只见三人仓皇奔出,口中连呼着:“菩萨救命,救命啊。”
紧接着,只见浑身焦黑的悟空已是冲了出来,手持铁棒怒喝道:“妖孽,竟敢暗算老孙,纳命来!”说话间,便要上前结果了三人。
望海早有预料,连忙催动手中的琉璃瓶,便射出一片蓝色光幕将三人护在了中间。悟空一棒抡下,却只能砸得那光幕震颤不已,并未就此裂开。他正要再补上一棒,却听得望海的声音道:“孙悟空,住手!”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十節 五行山下推薦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望海菩萨带着四大金刚一路向西追去,果然,足足追出了上百里路程,便见到玄奘正独自骑着白马策马狂奔,让众人不由得松了口气。
四大金刚正要上前与玄奘打招呼,却听得望海菩萨开口道:“奇怪,既然说是云翔救了他,为何却只有玄奘一人?”
四大金刚朝着四周探查一番,摇头道:“果然不见云翔的踪影,不知他又去了何处。菩萨,可要我们这便下去,护着玄奘一同西行。”
望海摇头道:“那云翔神出鬼没,着实让人生疑,你们无需下去,且跟在后面暗中保护便是,一旦有事,也能多出几分应对,我这便回去向佛祖复命。”
四大金刚齐声称是,隐藏起身形跟在了后面,而望海则化作遁光消失在了天际。
听说云翔再次出现,她已是越来越感觉到不安,回想起来,此次双叉寨闹出了这么一桩大事,最终却没引来任何后果,反倒是东天白白折损了几十个剑修,使得福堂损失惨重。这一切,实在是太像云翔的手笔了,由不得她不生疑。
玄奘取经之路还很长,后面还不知会有多少类似的陷阱,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一切禀告给东来佛祖,重新商议出个应对之策才好。
这些神仙们的勾心斗角,玄奘却是一无所知,他被云翔救出了双叉寨之后,便只是一心朝着西边赶路。
接下来的路途,倒也是无惊无险,走了近半月的时间,却被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
这山虽然不高,占地却不小,官道绕山而行,怕是得多绕出数百里路程,远不如直接翻山而过来得近便,只怕这山中又有什么妖魔鬼怪,反倒舍近求远。
玄奘望着这大山,正自举棋不定,却见迎面走来一个樵夫,顿时心中大喜过望,连忙上前道:“施主,贫僧有礼了。”
那樵夫似乎也是个崇佛之人,不敢怠慢,连忙还礼道:“法师一看就是远道而来,不知有何要事?”
玄奘指着前方那大山问道:“贫僧要往西天拜佛求经,有意翻过此山而行,只不知此山名为何山?山中可有什么危险?”
那樵夫道:“法师有所不知,此山名为五行山,乃大唐与西域之边界,是以又唤作两界山。我曾听村中老人说起,此山乃是五百年前从天而降,也不知是真是假。法师若问此山中的危险,那可就不是三两句话能够说清的了。”
玄奘闻言一惊,道:“莫非此山中还真有什么危险不成?”
親愛 的 吸血鬼 殿下
樵夫笑道:“这危险说有便有,说没有便没有,只看法师信或是不信了。”
玄奘奇道:“这是何意?”
樵夫道:“自古传说,此山中有一个魔头,时常化作孽龙或者猛虎出来作恶,若有人经过此山,便会被那魔头吃掉,当真是厉害得紧。”
玄奘惊道:“竟有这等妖魔作祟?那附近的百姓岂不是危险无比?”
樵夫大笑道:“法师莫急,这些传言,其实都是老人们所说的,我自幼便时常与人偷偷进山,从来不曾遇到过什么孽龙猛虎,反倒不时抓到些山鸡野兔回去给我娘补身子。这些年来,村中的年轻人也不再顾忌,整日在山中打柴捕猎,却也从来没出过什么事。依我看,那些老人们的传言,不过是吓唬小孩子的把戏罢了,如今早已无人相信了。”
玄奘听到这里,方才松了口气,道:“原来如此,世间总有以讹传讹之事,所谓流言猛于虎也,看来此山也曾因此背上了不少骂名啊。”
樵夫点头道:“正是如此,法师一看就是佛法高强之人,想来自然不会怕了这区区流言,若想过山,只管走便是,只需走快些,说不定天黑前便能过去了。”
玄奘大喜,忙合十行礼道:“谢过施主指点,贫僧这便进山去也。”说完,他便牵着白马,一路朝那五行大山走去。
一路走到大山的山脚之下,玄奘找了一处山势较缓的地方便要登山,耳中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尖细的声音道:“来人可是玄奘和尚吗?”
斗气风流妃
玄奘一惊,连忙看向四周,却不见任何人影,只有那些怪石草木影影绰绰,山风吹拂而过,顿时低头失笑道:“想我堂堂佛门弟子,竟然也受了乡民流言之扰,听到些声响便会疑神疑鬼,真是罪过。”
说完,他便不再多想,正要再次登山,却听得那声音再次传来道:“你这和尚,好生无礼,老孙问你话,你为何不答?”
这一次,玄奘可是听得真真切切,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贫僧正是玄奘,你又是何人?莫非便是这山中的魔头吗?”
那声音道:“一派胡言,老孙可不是什么魔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乃齐天大圣孙悟空是也,和尚你可曾听过?”
玄奘道:“原来施主唤作孙悟空,贫僧孤陋寡闻,不曾听过,还请施主恕罪。只是不知,施主现在何处?为何贫僧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那声音道:“老孙如今身在一个隐秘之处,和尚你若想见我,倒是不难,老孙这便指点于你。你向左走上五十步,且看看脚下有什么?”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玄奘心中好奇,便依言向着左边走了五十步,却见得乱石之中赫然有一处洞口,黑漆漆的一路朝着下方而行,也不知通往何处。
他忙朝着洞中喊道:“孙施主,你可是在这洞穴之中?”
果然,洞中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道:“正是,玄奘和尚,你若想见我,只管进洞来便是。”
玄奘皱起眉头,盯着那洞口打量了半晌,心中却生出了几分寒意,便道:“孙施主,你住在如此隐秘之地,想来是生性喜好安静,既是如此,贫僧也不便打扰。愿施主福慧双增,吉祥自在,贫僧告辞。”
说完,他竟然拉起白马转身就走,这洞穴一看就不是善地,里面居住的孙悟空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人,经历了张老汉之事,他也知道了分辨人心善恶,可不愿再与这类人物有什么瓜葛。
洞中人察觉到玄奘竟然不肯进洞,也是大出预料,忙道:“玄奘和尚,你为何不进洞来见我?”
玄奘道:“善哉,善哉,一切自有缘法,施主若与我有缘,自有相见之日,若是无缘,贫僧便是进洞也是无用。”说话间,脚下的步伐也是越来越快。
洞中人叹道:“玄奘和尚,有人让我在此等你,说你会进洞来见我,还要我保你西去取经,如今看来,只怕你不过是个胆小如鼠之辈,那不见也罢。”
玄奘一愣,停下了脚步,奇道:“你所说的是何人?”
那人笑道:“那人乃是我的一个至交好友,名字唤作云翔,你可知晓?”
“云先生?”玄奘思忖了半晌,返身又走了回来,对着洞口道:“真是云先生让你等我的?”
那人道:“你一个胆小如鼠的和尚,我又何必骗你?”
玄奘咬了咬牙,道:“也罢,既是云先生之命,我便进去见你也无妨。”说完,他找了个木桩拴好了白马,又双手举着九环锡杖壮胆,小心翼翼地朝着洞**走去。

非常不錯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笔趣-第一百三十六節 靈感之威展示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近些年来,道门奉行韬光养涵之策,三界的焦点所在,无疑正是东、西天之争,而这其中表现最为抢眼的,自然当属望海菩萨了。
时至今日,望海不仅仅是代表了西天,同时还代表了大唐,已然容不得任何人小觑。听说这灵感大圣居然是望海菩萨的使者,所有人脸色顿时都难看了起来。
陈清此时满脸得意之色,朝着那灵感大圣再次叩拜道:“小人陈清,见过灵感大王,今日得见大王,实乃小人十世修来的福分。”
灵感大圣笑道:“你这区区凡人,却是会说话得紧,行了,起来说话吧。”
陈清站起身来,又道:“大王,且容小人引荐一下在座的各位大人。”
灵感大圣点了点头,便见得他指着陆二娘道:“这一位陆二娘姑娘,乃是西梁女国而来,据说乃是佛缘香榭二当家的左膀右臂。”
“佛缘香榭?”灵感大圣淡淡地道:“这我倒是听说过,据传那里处处都是貌美如花的女妖精,也不知是真是假。对了,你们二当家似乎人称半步望海,当真是胆子不小,若有机会,我倒真想会她一会。”
陆二娘冷声道:“灵感大王,你不过是望海门下区区一个弟子,还是妖族出身,竟敢对我们二当家无理,难道便不怕惹来麻烦吗?”
“哼!”灵感大王冷哼一声,随手一弹,便有一枚沙果飞射而出,带着红芒朝着陆二娘激射了过去。
陆二娘心中一惊,不敢大意,连忙劈手射出了一道白光,迎向了那枚沙果。
红白两道光芒撞在了一起,只是相持了片刻,白芒便已溃散而去,而那沙果却径直撞在了她的胸口之上。
砰,那沙果方一碰到陆二娘的衣衫,便已自行炸裂开来,并未伤到她分毫,那污渍却是印在了她纯白色的衣襟之上,显得极为刺眼。
陆二娘连退三步,气得说不出话来,却也知道自己修为不如对方,一时间也不敢轻易出手。
灵感大圣大笑道:“若说以前,你们佛缘香榭内有三位当家和一位护法坐镇,外有妖族无数强援,倒也算是三界中的一号人物,不过如今这世道早就变了,只需我家菩萨一声令下,你们在中土的那些佛缘阁连点渣都剩不下。还说能惹来什么麻烦,真是笑死我了。”
书眼
陆二娘更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终究是心有顾忌,并未出言反驳。
陈清见状更是得意,又指着那水族将军道:“这一位,却是通天河水府中的海老将军,乃是水神鼋老祖座下第一大将。”
对于这位老将军,灵感大圣反倒客气了不少,直起身来点头道:“老将军与我同是水族出身,也同样以海为姓,倒是缘分不浅。不过,我家菩萨曾说,鼋老祖年岁已高,倒也不必多插手那些凡俗之事了,若是有暇,她自会亲自拜望老人家的。”
那老将军也吃不透灵感大圣言中之意,皱了皱眉,又看了看其他人,最终也是点头不语。
陈清又指向了羊力大仙道:“这一位,乃是当今车迟国三大国师之一的羊力大仙,车迟国王也是看中了这通天镇的好处,特地派了他前来商议。据小人所知,这位大仙乃是道门中人,与昆仑山中的几位仙长渊源颇深。”
“昆仑山?”灵感大圣再次翘起了脚,毫不在意地笑道:“昆仑山倒也算是道门正宗,若是我没有记错,如今道门正是韬光养晦之时,你们却又为何来参与这凡间之事?”
羊力大仙听得这话,顿时脸色一沉,道:“我道门办事,用不着旁人来指手画脚,望海菩萨不过是西天的果位,却也管不着我道门之事吧。”
灵感大圣笑道:“菩萨想不想管道门之事,就不是你我这样的人物可以妄自议论的了,不过,我却想管管你的事,你觉得可有资格?”
羊力大仙勃然大怒,手腕一翻,掌中便多出了一柄长剑,冷声道:“那你不妨试试,看是否有这资格?”
灵感大圣翻身而起,一柄九瓣赤铜锤也出现了手中,淡淡地道:“今日本就是手痒得紧,既然你想找打,我赏你便是了。”
羊力大仙更是恚怒,便要拔剑与其斗上一场,他虽然修为弱于对方,但身为道门剑修,本就是讲究一个气势,以弱胜强也不算稀罕,所以心中也没有半点惧意,只是打算先出手伤了这狂徒再说。
不料,他手臂刚刚一动,就已被人拉住,回头看去,却见云翔冲着他摇了摇头,接着闪身便挡在了他的面前,似是要阻挡这番交手。
若是旁人阻碍,他自然不会乖乖听话,可面对这昔日老友,他自然不好执拗,只得将抽出了一半的长剑又送了回去,冷哼一声,只等云翔说话。
灵感大圣这才注意到了始终没有开口的云翔,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眼中却露出了疑惑之色,转头问陈清道:“这又是何人?”
陈清道:“启禀大王,这人也是刚刚闯进来的,我之前并不知晓,此人自称唤作……”
还没说话,他只觉得一阵冷风扑面,下面的话已是咽了回去。
紧接着,只见云翔一步跨出,便出现在了灵感大圣的身后,吓得他连忙回身一锤,却被云翔一手接过,手腕一翻一抓,却已将那铜锤劈手夺下。而他另一手却早已抓住了灵感大圣的衣领,将他一手提起,便径直扛在了肩上。
灵感大圣顿时大惊失色,要知道,他的近身搏击之术向来不凡,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还没出手便会被人擒下。与他同来的两个同伴大喝一声,正要出手相救,却被云翔双脚连环踢出,倒头便晕了过去。
他正要拼命挣扎,却觉得神魂一震,浑身一僵,只听得对方已是放声大笑道:“海棠,你这鱼头,如今行事居然如此张狂,亏得老子白白为你担心,也休怪我今日要揍你一顿了。”
不错,这灵感大圣正是鲤鱼妖海棠,他刚刚一进门,就被云翔认了出来,只是故意不曾出声,只看他要做些什么,直至此时,云翔才终于上前相认了。
海棠听得这话,顿时如遭雷击,惶然道:“你是云大哥?”
云翔笑道:“不是我还能是谁?各位,今日也是巧了,此人同样是我的蒙昧之交,免不得要一起叙叙旧了。老黄羊,随我走,且容我重新为你们引荐一番,若是真想相斗,你们不妨酒桌上斗个输赢便是。”
说着,他一把拉住了满脸诧异的羊力大仙,肩上扛着灵感大圣海棠,便朝着门外走去,只留下房中其余诸人更是面面相觑,已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ui8ir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笔趣-第七十一節 轉變相伴-013t5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第二天一早,胡宁进宫受封,云翔则是孤身出了胡府,在久违的长安城中闲逛了起来。
都说大唐乃是盛世,但显然不是指的眼下这个时节。如今天下初定,民生凋敝,长安城比起上一次来虽然好了不少,却仍是显得有些冷清,让人颇感唏嘘。
云翔虽然如今已是妖族之身,但骨子里对于中华民族的感情还是有的,他也真心希望百姓能够富足起来,只是身份所限,他能做的事情,其实太过有限了。
不过还好,如今最苦难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一个崭新的大唐盛世即将来临,经过了那史书中所记载的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之后,一个伟大的国家将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也是他最乐于见到的。
一面散着步,一面感受着寻常百姓的生活,让他感触良多,居然渐渐忘记了时间,大半天下来,除了刻意避开了香榭阁,倒是把整个城池都走了一圈,直到再看到了眼前的跑马巷,方才回过了神来。
胡宁早已回到府中了,见到云翔,像个小孩子一般炫耀着新到手的官服官印,大唐国师,加宁国公爵,俨然已是中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了,便是寻常神仙也不敢再小觑,以他那区区大圣中期的修为,着实有些骇人。
世事便是如此,方向总比能力还重要,后世常说,只要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上天,果然诚不欺我。
说完了闲话之后,胡宁却又提起了一件要事,正是关于佛门的。
傲氣淩神 摩北
今天受封结束后,唐王再次请他入两仪殿议事,请他对一件事进行卜算,不是别的,正是之前提到的佛门高僧上书之事的延续,简单说来,李世民的大刀真的已是饥渴难耐了。
上一次上书,因为李太宗顾及与少林僧人的交情,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可万万没有料到,这反倒让那些高僧误以为唐王已然有了反悔之意,居然进行了第二次上书。
而且,更加让人无法忍受的是,这一次的联名上书中,不但有三十多位佛门高僧,还多了两千名善信。
这一次,太宗彻底出离愤怒了,皇位已经到手,朕好歹是皇帝了,你们是真打算抓着朕的黑历史不放了,是吗?
修真聊天群 圣骑士的传说
既然无法解决问题,就去解决那些制造问题的人,这无疑是最简单的办法。考虑到那三十多名高僧赫赫有名,桃李遍天下,太宗终于决定对佛门下手了。自己杀兄逼父之事,根本就没什么辩驳的余地,还是用鲜血来让天下人闭嘴吧。
不过,虽然心中已下了决定,但考虑到天下久乱,民心不稳,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让胡宁卜算一卦,再决定如何行事。
胡宁早就看出太宗心意已决,却也不知该如何相劝,便借口今日受封消耗了太多精力,无力占卜,想要歇息一晚,回来与云翔商议应对之法。
云翔听得此事,也是大感头疼,自己这边还在考虑如何撮合太宗与西天的关系呢,那边太宗的屠刀已然举起了一半,若是真让他大肆灭佛毁寺,大唐可就与西天彻底撕破脸了,以后的事情操作起来可就难上加难。
前思后想了半天,他只得又问胡宁道:“宁儿,如今这形势,莫非连你也劝不住唐王了?”
胡宁苦笑道:“云叔叔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与皇上相识多年,他的性格我最清楚不过了,一旦心意已定,根本无人能够阻止,之所以问我,也不过是查漏补缺罢了,无法扭转根本。”
鼠貓同人錦禦 鈺澤昭
云翔点了点头,理当如此吧,李世民作为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中兴之皇,若是能被人轻易劝住才是真的奇怪,胡宁眼下能做的,着实不多啊。
唉,等到唐王灭佛之事传到了西天,只怕辛辛苦苦在本去佛祖那里取得的信任,就要付之东流了吧,对了,还有东天,若是东来佛祖知道了……
咦,等等,东天!
对啊,天下佛门,可不止是西天,还有东天啊,既然唐王是杀意已决,那能不能让胡宁略微引导一番,将这番杀意引向东天呢?
烈火青春part3
次日一早,胡宁再次来到了宫中,待得早朝结束之后,太宗留他与一众亲信忠臣良将聚集在两仪殿,当众说起了欲向佛门出手一事,显然,他的杀心已是无法抑制了。
魏征与房玄龄乃老成持重之辈,生怕此事会惹来更多的麻烦,连忙上谏劝阻,不过,长孙无忌与秦琼几人却一致认为此事可行,当足以震慑天下之口,两方争执不下,迟迟拿不出个主意。
最终,太宗还是转向兀自袖手旁观的胡宁道:“国师,还要劳烦你再占卜一卦,朕才好拿定了主意。”
这话一出,众人全都停了嘴,一脸期盼地看向了一旁的胡宁。却见胡宁走到大殿中央,应了声是,便取出了天乩钱占卜了起来。
胡宁占卜的过程,众人已是见过了太多次,都是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看着,直到占卜结束,他收回了法宝,太宗才连忙问道:“国师,结果如何?”
官場色戒
胡宁的脸上阴晴不定,低头不语,似是在斟酌措辞,半天才叹道:“陛下,据臣所知,这联名上书之事,只怕并不简单啊。”
众人一惊,魏征忙问道:“国师,此话怎讲?”
胡宁道:“宰相大人可还记得,武德四年之时,太上皇便有意废除佛门,还是息王李建成上谏劝阻的。”
魏征点头道:“自然记得,难道说,佛门上书之事,竟然与息王有关?”
胡宁点头道:“正是,那些佛门之人感念息王的恩德,便谋划了上书毁坏陛下声誉,为息王正名。”
“哼!”唐王重重一拍龙椅,怒道:“多亏国师提醒,方才让朕想起了此事,如此看来,更不能留那些秃驴的性命了。”
胡宁摇头叹道:“若是如此处置,只怕陛下便中了他们的奸计啊。”
太宗奇道:“这又是为何?”
胡宁道:“陛下有所不知,当年亲近息王的,乃是佛门中的一些旁支,天下大多僧人还是以陛下为正统,不过被那些旁支之人裹挟罢了。他们所希望的,正是陛下大开杀戒,良莠不分,到了那时,方才更容易败坏陛下的声誉啊。”
太宗皱眉道:“国师是说,若朕真的杀光了天下的和尚,反倒是中了他们的奸计,给那死去的息王正了名?”
—————
胡宁点头道:“正是如此。”
太宗顿时沉默了下来,一旁的长孙无忌忙道:“国师,下官对佛门之事也略通一二,不知你说那佛门旁支,又是哪一支?”
胡宁淡淡一笑,道:“虽然有佛门大能试图以法术遮掩此事,却终究还是难逃天机的窥探,谋划此事的那两支佛门旁支,一支唤作白莲教,另一支唤作净土宗。”
长孙无忌顿时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他们,倒也难怪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